第 1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飞到魔道玩家所在区指挥,顿时急了眼,怒喝着向长霄说道:

  “你这小子在不滚开,我可动手了。”

  他司马南天身为方天强人,就算长霄的实力再强,远远出乎他的预料,司马南天还是有应对的手段。只是碍于在正道地界,就算任务圆满完成,接下去也可能会出现很多无法预料的事情。所以他不敢将压箱底的手段都用出来。

  若能不战而屈人之兵,那是最好的了。

  司马南天这喝,长霄顿时傻了眼。

  急眼的人长霄见过,只是司马南天急眼,实在是有失他方天强人的身份,令长感觉有些诡异。

  长霄听了本来没有在意,还想继续追下去,但望着前方即将进入的正魔玩家战场,却是神色微动,身形顿,停在半空之中,然后借着漫天金火的遮掩,慢慢的落入了下面的树林之中。

  “嗯?”

  见长霄不在追了,司马南天反倒诡异了起来,脸不解的低头向下面望去。

  司马南天低头望去,正好看见漫天金火炸散,消失在树林上空,没有烧到棵树木。而在金火炸散的空中,却是没有长霄的身影,司马南天更是半个不对的地方都没有看到。

  回望身后残破不堪的各种景象,已经还在燃烧,带着金色火焰的各种废墟,司马南天心中吸气,真不知自己是如何从那金火中出来的。

  “这个金火很绚烂,很特殊,我真的记住了。”

  不过,司马南天现在可没有时间去观察这些有的没的。摇了摇头,已经是纵身飞走,发动最快速度朝正魔玩家的战场上空飞去。

  长霄借着金火的遮掩落入林中的瞬间,浑身光影闪,已经是变回了本体状态。然后微微观察,长霄就是纵身飞起,在林中掩藏踪迹的朝峨眉阵营飞去。

  长霄不在追击,点是因为正魔玩家战场就在眼前,这样飞过去无法以真面目示人,也就无法去见霞衣苌依众,自然不行。再有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长霄的道体持续时间已经快到了,若是在追下去,很有可能会在半路就变回本体,将自己的真实身份泄露,自然不能继续追下去。

  由于神霄派主战场所在魔道的大崩溃,邓隐和白骨真人的齐齐身死,魔道玩家所在也是受到了波及。没有了继续战斗的心思,纷纷飞天而起,朝着魔道所在逃去。

  众正道玩家见状,也是如同那边主战场的正道和玩家样。跟在后面追了上去。

  恰好赶到的长霄也是随在后面追了上去。

  进入了正道玩家的阵营,长霄也是不用再掩藏踪迹,发动紫霞登萍步全力飞行,浑身紫霞飚射,脚下萍花翻飞,没用会儿就飞到了峨眉派阵营所在。

  “你看,这不就回来了吗。”

  正在和感伤说话的霞衣见到忽然出现的长霄,就是抬手遥指。对着身边的感伤说道。

  “紫雨兄,你去哪里了?”

  感伤见了长霄,也是毫无纰漏的叫起了紫雨兄。

  “哦,我待得无聊。去后山杀了会怪。后来发现这里不对本来想飞回来,却是被几个忽然出现的魔道玩家拦住,我这刚将他们杀死就追上来了。你们怎么样,都没事吧?还有感伤,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长霄听了立即随后想了个理由。

  “我。我来了有会儿了,是和掌教起来的。”

  “和武当掌教起来的?你也是来贺寿的?”

  长霄闻言顿时阵惊讶,先是诡异的瞥了霞衣眼,才是开口问道。

  “嗯。我也是来贺寿的。只是和你们略有不同,我是和门派起行动。你们是玩家单独行动。”

  “这是怎么回事?”

  听了感伤的话,长霄就是转首问向了霞衣。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后来确实来了很多贺寿的门派。而这些门派和我们都不样,他们都是玩家和门派起行动。但根据紫薇言的猜,我们这些单独行动的玩家应该是在事先就安排好的,故意找些实力强悍的玩家独自行动,好在路上吸引魔道方面的注意力,让神霄派方面以及其他正道门派有所准备和安排。等我们到了这里以后,神霄派也有足够的地位压迫我们,让我们候在门派外面不让入内,等战斗出现,好分散魔道方面的力量。”

  几人正在说话,旁的苌依忽然惊呼道:

  “咦!你们快看,那不时司马南天,那个魔道最大的鸟人吗。”

  众人循着苌依所指望去,果然看到了在长霄之前赶到,已经和魔道玩家会和的司马南天。

  “你们看,司马南天怎么变得那样狼狈,他刚才去干什么了?到底遇到了什么危险,竟然让他这个堂堂的方天强人,内测资深玩家变成了这样?”

  看着司马南天身上的伤势,霞衣也是惊呼出声,脸不解的问道。

  “是他,他可是方天,就算遇到了危险,也不至于闹成如此狼狈吧?莫非他刚才出去跑到了神霄派的禁地,遇到了神霄派的护山长老阻拦?”

  紫薇言见了司马南天的情况,也是猜测了起来。

  这时感伤开口说道:

  “刚才后山有绚烂的金火熊熊燃烧,你们又说这司马南天恰恰飞向了后山所在,莫非是那就是司马南天和别人的战斗。”

  “什么金火?”

  听了感伤的话,余下众人都是什么不解的问道。

  “刚才后山的金火你们没有看到吗?”

  感伤不解问道。

  “我们和魔道玩家打得乱七八糟,根本没有时间去观察别处,就算真的有金火我们也看不到啊。”

  听了苌依实实在在的话,感伤才是想起来,他刚才配合半边老尼对战白骨真人,虽然同样凶险,但因为有半边老尼存在,还是有闲暇去观察周围的。而苌依众打的焦头烂额,还真没时间去观察其他。

  “你既然看到了金火,那你认为他的敌人如何,真的是吗?”

  霞衣沉默了会儿,就是向感伤询问她的看法。

  感伤回想了阵,才是开口说道:

  “刚才那金火虽然绚烂,威力更是极强,但战斗经过却是不华丽不激烈,除了金火以外只能不时看见些带有魔气的道法或法宝发动,现在想来应该是司马南天的手段。而对面那人,自始至终的都是金火,只在后面用出了道炫目的金色剑光。除此以外再无任何手段。如此看来,他的敌人应该不是,而是玩家。”

  “是玩家。”

  听了感伤的猜测,霞衣众脸上都是露出了惊容。

  为什么说使用道法少。就是玩家呢。因为玩家刚刚进入游戏不久,就算没日没夜的修炼道法,能够修成的道法也是没有多少,在道法储备量上肯定没有多些。而就不同了,他们修道多年,身上的道法储备量定雄厚,战斗起来也是毫无顾忌。道法连轰之下,战斗自然会华丽。自然会激烈。根本不是长霄和司马南天的战斗能够对比的。

  “若真是玩家的话,那他的实力可真的恐怖了。”

  紫薇言微微感叹,望了眼有命飞回,正脸愤怒在旁边不断斩杀魔道玩家的返转轮回。

  金丹是什么实力。他们已经大约清楚。方天等级的金丹又是什么实力,他们也能猜测二。就算这样实力的司马南天也被打成了这样狼狈,那他的对手要如何强悍呢?别说现在没看到他的敌人,对方是死是活不知道,就算对方真的死了。能够将司马南天这个金丹方天打成这样,也绝对是史无前例的第人。

  “管他玩家还是,既然司马南天伤成了这样,他身上的手段也应该用七七八八。甚至已经没有什么强力手段了,变成了纸老虎个。我们不如联手。趁着这个机会将他杀死吧。”

  众人正在猜测,苌依忽然开口。提出了个非常诱惑人的建议。

  “如此的话当然可以。”

  番沉思下来,众人都是赞同,就连刚刚和司马南天交完手,因为变成本体而没有什么手段可用的长霄都是赞同。

  决议定下,霞衣茹蓝,感伤苌依,薇言长霄,还有许多的正道玩家就是飞天而起,朝着司马南天追了过去。

  司马南天虽然目标显眼,更是飞的很慢,闲庭信步般的为魔道玩家殿后掠阵,但敢于飞向他的正道玩家却几乎没有。很快,飞向司马南天的长霄众就是被他发现。

  “你们要干什么?想杀我邀功吗?”

  司马南天蓦然转首,脸上带着冷厉的望向了长霄众。

  显然,司马南天将刚才和长霄战斗时留下的郁气都发在了霞衣众身上。

  “正魔不两立,就算你是方天,你是玩家,在这样的场合下,我们也应该杀你。”

  感伤开口,丝毫不给面前的方天强人面子。

  听了感伤的话,司马南天忽然不生气了,脸上出现了笑容,望着长霄众笑呵呵的说道:

  “呵呵,我看看都是谁。武当的铭恩仙子月感伤,湘江的彩霞仙子虹霞衣,还有七大神光之的蓝耀神光叶茹蓝,还有天策楼主的师弟紫薇言,竟然都是方天等级左右的强人,我真是不胜荣幸啊。不过,这是谁,这又是谁?”

  看完了这些声明在外的强人司马南天又是将目光投向了和霞衣众名人站在起的长霄和苌依身上。

  紫薇言率先开口,指着身旁的苌依说道:

  “这是我的小师叔,游居士的关门弟子淡柳幽。”

  “嗯?青城派的二代弟子?我会儿倒要领教姑娘高招。”

  听了紫薇言的介绍,司马南天眼中顿时露出了好奇神色,忍不住在苌依身上阵打量。

  紫薇言刚刚说完,霞衣就是指着身边的长霄介绍道:

  “这是青城峨眉弟子紫雨剑晴。”

  “原来你就是紫雨剑晴。”

  听了霞衣的介绍,司马南天又是将目光望向了长霄,脸上露出了丝别样神色。而在和长霄目光对视的时候,司马南天神情滞,忽然觉得这个目光很是眼熟,似乎就在刚才,自己还看到了来着。

  不过就在他越来越觉得眼熟,眼看就要想起来是谁的时候,长霄的目光忽然转变,变得沧桑落寞了起来,与刚才的冷煞凌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给司马南天众判若两人的感觉。

  “莫非是我刚才看错了。”

  在长霄脸上定定的望了会儿,看到的目光仍旧没有任何变化,司马南天只能叹息声——难得眼花。

  “司马南天,给我们受死吧。”

  苌依大喝声,就是率先放起飞剑斩向了司马南天。

  “叮!”

  司马南天眼见飞剑斩来,却是不闪不避,抬指在苌依飞剑上面轻轻挨,就是用双指将苌依的飞剑抓在了手指之间,任苌依剑诀连催,也是无法挣脱司马南天的掌控。

  “你是青城二代弟子,怎么就这点实力?”

  司马南天眼中带着疑惑,似乎很是惊讶的问道。

  “你才就这点实力。”

  苌依怒斥声,探手对着司马南天屈指弹,就是射出了道道碧绿色的剑光。

  “挥手剑指,竟然是剑指。“

  望着迎面飞来的数道碧色剑光,司马南天脸上惊讶神色更盛,不等那些剑指射到近前,已经是弹指将苌依的飞剑弹了出去,然后转身急退,朝着远方快速飞去,同时开口说道:

  “虽然你们这个组合令我很心动,真的很想与你们战,但今日实在不是时候,时间不合适,地点不合适,状态更是不合适,我们还是回见吧。”

  司马南天讲话说完,速度忽然加快,朝着那已经远去的魔道大队玩家追去。未完待续。。

  第426章莲爆头紫龙袍损

  奇·书·网]更新时间:2012112810:58:56本章字数:8013

  第426章莲爆头紫龙袍损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当自己是谁!”

  就在司马南天加快速度飞走的时候,虚空之中忽然响起声清朗高喝,司马南天头上光芒闪烁,忽然出现了朵巨大的绿色莲花,少说着碧绿碧绿的璀璨光芒,朝着下面的司马南天当头砸去。

  “嗯?”

  这绿莲来的迅疾,就算司马南天都是没能反应过来,在发现绿莲的时候,对方已经砸到了头顶。

  轰然巨响声中,漫天翠芒升起,司马南天的身形晃,急速向地面坠去,同时血花绽起,司马南天的头皮竟然被砸破,红艳艳的鲜血从里面流出,沾湿了他的长发,顺着额头淌到脸上,淋到衣衫上,令司马南天变的更为狼狈。

  在下坠的过程中司马南天又是不断的甩动着脑袋,竟然是被这朵绿莲砸晕乎了。

  在司马南天晕乎下降的时候,他身后的虚空中忽然阵抖动,个紫色的身影从虚空中走出,持着柄草黄|色飞剑狠狠的刺入了司马南天的后心,然后探手招,那仍旧压在司马南天头顶不断下降的绿莲忽然落入紫色身影的手中,化成块长条形板砖被这人拿在手中,朝着司马南天的额头上狠狠砸,将本就有些晕乎的司马南天砸的更晕乎了。

  手指松动之下,那被司马南天抓在手中的飞剑竟然是自动脱落,似乎要向着地面坠去。

  那紫色身影见状心中顿时喜,竟然是不在防御,将用于防御的精力和力量全部灌输到了手中绿色板砖之上,狠狠的朝着司马南天后脑勺砸去。

  绿光闪烁的板砖当头砸来,将虚空都砸的颤抖了起来,这若是被直接砸中,司马南天你就算不死,也要大重伤。

  不过就在那板砖眼看就要砸在司马南天后脑勺上的时候,司马南天的头颅忽然如同断掉了般,朝着前方低了下去,将这本应必中的板砖夺过,同时那正在悠悠下坠的飞剑也是忽然飞起,下斩在了那人的胸口之上,紫光爆射之间,将那个紫色身影撞得向后抛飞出去。

  但那紫色身影在抛飞出去的瞬间,手中的板砖就势向下砸,还是准确的砸在了司马南天的后脖颈上。闷哼声中,司马南天口中吐出了口鲜血,跌撞着向斜下方掉去。

  趁着这紫色身影和司马南天战斗的时候,霞衣众也是追上前来,形成规模,将司马南天围在了里面。

  司马南天甩了甩头,重新在虚空中站好,持剑在手,挽了挽头上的长发,看了眼手上沾染到的,从自己体内流出的鲜血,望着长霄说道:

  “没想到你还有这等实力,不愧是能够扭转战局,仅凭己之力,就将入海关所有大阵破开的强人。”

  刚才那个攻击司马南天的紫色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他剑长霄。

  “南方天客气,我也没想到你这么硬,演技也这没强,在我的板砖攻击之下竟然没有晕倒,还能演戏骗我,趁机出手偷袭我。”

  最后司马南天斩向长霄的那剑可是不轻松,若不是长霄及时的将紫龙袍转化成紫幕云华障,挡在了身前,怕是现在已经死了。

  而为什么说那剑强呢,则是因为长霄招出的紫幕云华障刚刚出现,竟然就被那剑斩碎了,化作漫天紫色云气光华四溅飞走,半天没有汇聚。而且,在长霄胸口处的衣衫上面,出现了个细微的剑痕。

  这是很恐怖的。要知道长霄此时身上穿的可是星斗紫龙袍,而星斗紫龙袍的材质那绝对是没话说。可就算如此,在那剑的斩击之下,竟然也出现了细微的损坏。这若是没有紫幕云华障抵挡的话,岂不是会被刺破?届时,长霄怕是也就活不成了。

  不但如此,刚才的情形更是危机万分。长霄为了提高攻击力,将身上除了飞行需要的法力以外,余下的所有法力都注入到了清安神印,也就是那朵绿色莲花上面。如此来,在司马南天飞剑斩来的时候,长霄也是没有了催动紫龙袍转化成紫幕云华障的法力。要不是长霄及时发动了同心手镯上面附带的性命相系道法,将他的属性和苌依的属性连通,使用苌依的法力发动了紫幕云华障,此时的情况可就不是这样了。

  至于说,紫龙袍在变成紫幕云华障以后不是应该从法袍形态完全变成云华光幕形状,而长霄身上也失去紫龙袍才对吗。为何当时长霄身上还有紫龙袍存在呢,这是因为紫龙袍变成的紫幕云华障被那飞剑斩碎了,化作的漫天云气被长霄以消耗元气的代价强行吸回身体,硬性汇聚成了紫龙袍,这才挡住了最后的攻击。

  刚才也说得,刚刚汇聚出现的紫幕云华障就被司马南天剑斩碎,变成漫天云气光华四溅飞走,半天没法汇聚。若不是长霄以消耗元气的代价强行将其系吸回,现在都还不定能够汇聚飞回到长霄体内。甚至有就此飘散飞走的可能。

  而长霄的星斗紫龙袍就是紫幕云华障,紫幕云华障就是星斗紫龙袍,若是紫幕云华障无法汇聚回来,长霄的星斗紫龙袍也就真的彻底没有了。

  “你们竟敢如此伤我,本来我也不想和你们计较的,但你们既然逼我,那就别怪我了。”

  司马南天擦了擦流淌到嘴唇上的鲜血,忽然环目四顾,语气非常阴冷的说道。

  “大家定要小心,千万不要大意。”

  见司马南天似乎发怒暴走,霞衣几个方天等级的强人都是开口提醒,生怕长霄他们麻痹大意,吃了司马南天的亏。

  “道弧,魔旋斩。”

  司马南天将飞剑横在身前,剑尖对向左侧,然后左手下放,两只手拇指对在起的抓在了飞剑上面,同时身形旋,在原地旋转着转动了起来。

  随着司马南天的旋转,他手中飞剑上面就是出现了道道的黑光,被司马南天甩出,变成道道弧形的剑光飞向了周围的霞衣众人。

  “呲,呲,呲”

  道道的黑色弧形剑光斩出,霞衣长霄几人将攻击挡了下来,但有些正道玩家却是根本没有抵挡的机会,甚至连眼前的剑光都没有看清,就被那黑色圆弧剑光飞到身前,越过飞剑,斩在身上,瞬间切成了两半。

  招,仅仅用了招。围攻司马南天的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