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表姐的(1/2)

加入书签

  “嗯,表姐要说的事情就是那时候发生的。”秦卿瑶鼻微微发出一丝低吟,轻声地道:“那时候…嗯,那时候表姐可是很疯狂的,经常…经常和室友们…那个…”

  大海虽然大致能揣摩出一点,但究竟是表姐,他不敢乱想,此刻听着表姐吞吞吐吐地诉说,大海心中更的肯定了,低声问道:“哪个…”声音充满了磁性,穿透力,秦卿一听之下,娇躯微微一颤,低声道:“就是…就是和室友玩…玩…女同…”

  果然,大海一听之下,热血立马沸腾起来,低声地道:“那…那姐,你们都是怎么玩的啊?”说时,大海的心扑通扑通跳得特别厉害。

  “怎么玩的?…我们,我们就是在床上脱光了衣服…然后,然后相互摸对方的身子…那会儿,我们的身子就会好热…好烫…”秦卿的身子燥热地在大海怀中扭动起来,声音磁性中带着颤抖,俏脸在粉红的灯光下更显妩媚动人。

  “姐…那你们…就只是相互摸对方的身子吗?”大海情不自禁地问道,虽然他知道不应该继续问下去,但好奇心是能害死猫的。

  “不是…不是,我们有时候是两个人,有时候是三个…除了摸身子外,我们…我们还会接吻,还会…”秦卿仿佛有些痴迷了,娇躯越来越烫,越来越颤抖。

  “还会怎样…”大海的呼吸也变得有些粗重了,全身都微微有些发烫。漂亮表姐原来还有如此香艳的往事,真是让人大吃一惊啊!想到性感惹火的表姐裸身与美女接吻。相互抚摩,大海就感觉体内一股邪火从小腹窜了起来…

  “还会…和她们那个…用舌头去舔…那里,相互的去舔…然后…然后贴在一块…一块厮磨…”秦卿的身子已经彻底软靠在了大海怀中,说话也断断续续,听这声音,大海已经感觉到了老姐的春情,或许是与自己老弟在一块,那份刺激感觉让人快感倍增。此刻的秦卿仿佛被欲火吞噬了一般,俏脸嫣红,春情荡漾。

  大海此刻也是唇干舌燥,“咕噜”地吞了口唾沫,喃喃地轻声道:“姐…”

  “嗯,弟弟…”秦卿听着大海成熟稳重地声音,小心肝微微一跳。双手放在大海靠在自己小腹的手上,她感觉一股暖流从小腹蔓延开来,酥麻的感觉遍布全身,不知是舒适还是难受。

  “姐…你…是不是很难受…”大海吞吞吐吐地问道。秦卿娇躯微微一颤,将头扭过来,怔怔地瞧着大海。瞬间,整个房间静谧地只剩下两人粗重的喘息声,暧昧的气氛在瞬间蔓延了整个客厅,粉红的灯光此刻也充满了诱惑,瞧着近在咫尺地诱人红唇。一口噙住的冲动很强烈,忒强烈。大海的呼吸声也越发的浓烈。

  “弟弟…”瞧着俊朗地老弟,秦卿的心也微微跳动了几下,轻轻地呢喃道。

  “嗯…姐…”大海明白此刻的呼唤,但他能做吗?她是自己的表姐…

  秦卿的美眸此刻满是水意,意乱情迷地瞧着大海,微微将红唇翘了起来,缓缓地大海凑了过来。

  “…”瞧着这勾魂夺魄的一幕,大海有种吐血的冲动,嘴唇也情不自禁地凑了过去…

  近了,那抹诱人花瓣近在咫尺,大海的心狂跳不止,全身燥热、颤抖、**、刺激在瞬间充斥了大海的心间…

  “不能!”秦卿突然将头埋在大海怀中,低声地道:“弟弟,我们…我们不能这样。”声音略带哭腔,娇躯也轻微地颤抖起来。

  大海心中大叫遗憾,不过也庆幸表姐及早醒悟,不然两人可就犯下大错了!

  “姐…你怎么呢?”大海将老姐额前的几缕青丝撩开,温柔地问道。

  “弟弟…姐好难受…真的好难受…”秦卿双手紧紧地搂抱住大海的脖子,一下子将美臀坐在大海的大腿上,轻声地抽泣起来。

  “姐你怎么呢?”大海顿时手足无措起来,双手轻轻地放在表姐的后背,低声的询问。

  秦卿抬起满面泪花的俏脸,摇了摇娇艳欲滴地红唇,腻声地道:“弟弟,你知道么?姐活了二十七八岁了,还没让男人碰过…”

  嗡!

  瞧着老姐娇美动人的俏脸,大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痴痴地道:“姐…你…”

  “真的,姐没被一个男人碰过,姐…真的好希望有个男人宠,疼…可…可是,姐怕,好怕…”秦卿在顷刻之间仿佛遏止不住一般,轻声地抽泣起来。

  大海更是迷茫,姐今天怎么有点不对劲了,受了什么刺激?还是刚才两人做的事情让她想到了什么?

  温柔地拭擦了表姐俏丽上的泪花,大海轻声地道:“姐,能和弟弟说吗?究竟怎么回事?”

  “老弟,抱紧我,抱紧…”秦卿一下子突然失去了以往的强硬,仿若一只弱不经风的小白兔,乖巧地躺靠在大海的怀中。

  “姐…”大海微微叹息,看来老姐还有许多事情都没和自己说过,或许,她经历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

  “弟弟,姐还没和你过姐家庭的事情吧?”秦卿突然低声地说道。

  “嗯,姐不说,弟弟也不问。”林笑心中一惊,来了,果然是受过什么刺激,还可能与老姐家里的事情有关。

  “傻老弟,呵呵…”秦卿的情绪稍微恢复了一些,坐在大海的大腿之上颇觉尴尬,低声道:“放姐下来吧,姐好多了。”

  “唔…好的。”大海抱了这么长时间倒没觉得什么,此刻一松下来,还真他妈有些尴尬,奶奶的。

  秦卿端坐在一侧,瞧了一眼尴尬地大海。柔声道:“你要听姐以前的事情吗?”

  “嗯,姐说吧。弟弟或许能帮姐分担一点。”大海柔声地说了一声。

  “好吧。”秦卿优雅地撩了撩额前的发丝,张开红唇道:“弟弟,姐以前在家里住的时候,父母不和,每次都看见爸爸欺负妈妈,那时候姐还小,不知道他们怎么回事,一天到晚不是吵架就是打架。但长大了之后,姐知道了,那明明就是每次爸爸醉酒回来就拿妈妈出气,妈妈只能仍爸爸毒打,特别是爸爸输钱之后,打得更凶!每次爸爸打妈妈的时候,姐都只能趴在老远的门后偷偷地瞧。瞧着爸爸那凶狠的眼神,那可恶的面容,姐的心里好害怕,好难受。”

  大海微微一愣,他算是明白了,方才老姐说从没被男人碰过。恐怕不是假的,而且并不是没男人追求表姐,只是表姐不敢面对男人罢了!

  大海突然开口问道:“表姐,你有去看过医生么?”他知道,表姐可能和自己一样。心里有阴影,如果不克服。那一辈子恐怕都会怕男人。

  大海以前在各大论坛也不是没见过表姐这样的病例,大多得这种心理病的一般是小时候受的刺激,小时候心理承受能力差,没多大抵抗力,遇到这种事情当然会承受不了。

  “没有…我怕,我怕我真的有病…要是我真是惧怕男人,那我该怎么办…”秦卿虽然已经竭力控制了,但大海还是能感受到她发自内心的恐惧。

  “不怕不怕…”大海紧紧地将表姐拥入怀中,抚摩着她细腻柔嫩的后背,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头对表姐说道:“老姐,你怕我吗?”“你?”秦卿仔细地盯着大海,然后用手在大海的脸上来回抚摩了几遍,轻笑道:“不怕。”

  大海微微一笑,握住老姐的小手道:“那就好,姐不怕我,那就说明你的病还不是很严重,姐以后尝试着接触男人,渐渐地就不会对男人恐惧了。”

  “真的?可是姐以前一瞧见别的男人做出那种可怖样子就会很害怕,全身都会颤抖的。”秦卿仿若乖巧好奇地小女孩一般瞧着大海。

  “呵呵,没事,弟弟会保护姐的,没人敢欺负姐。”大海柔声地道。

  “嗯!”秦卿将头靠在大海的肩头,轻声道:“老弟,要是你能一直陪着姐,姐就不用去面对别的男人了,那该多好啊!”

  “那不好,虽然弟弟能一直陪着姐,但姐还是要面对男人的,以后我的朋友要见我的漂亮老姐,你可是能给我涨面子的哦!”大海调侃地说道。

  “哼,你这个坏蛋,你不怕人家把你老姐抢走吗?”秦卿面红地说道。

  “抢走?哈哈,谁敢抢我老姐,我把他打开花!”大海见表姐能开玩笑了,心也放松了许多。

  “嗯,老弟真好,姐以后可就靠老弟了哦!”秦卿听着大海关心的语句,心中温暖之极,情不自禁地将双手抱在了大海的腰间。

  “呃…”大海倒是有些受不住老姐这么亲昵的态度了,虽然在欲火焚身的时候,他很乐意与表姐亲热,但此刻他灵台一片清晰,表姐做出如此大的举动,大海一时半会还很难接受。

  “姐,你也累了,去洗澡吧,弟弟给你去买宵夜…”大海抬起头,轻声地说道。

  两人这么一闹和下来,饭也没吃,虽然喝了点红酒,但肚子还是空空如也,饥肠辘辘地,大海肚子早就抗议了。

  “嗯,那我去了。”秦卿一改常态竟对大海的话言听计从,哎,大海苦涩地摇了摇头,表姐并不是想象中的彪悍啊!

  出了店子,大海点了支香烟,老姐也是苦命人,自己虽然没家庭,虽然儿时寂寞了些,但不会如表姐那般在阴影中生存。平日里对待别人的那般冰冷估计都是用来保护自己的。

  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活过来的,以前还要照顾自己,哎,大海觉得自己还真不是人,表姐能熬过来,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呢?

  轻笑一声,深深地吸了口香烟,迎面吹来的凉风拍打在脸上,大海径直朝大排档走去。

  点了几样表姐喜欢吃的小吃,大海付了钱就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被一个人拍了一下肩膀,他微微回过头。一名中年男子微笑道:“你好。你掉东西了。”说着递出一张字条和一块盒子。

  大海瞧了男子一眼,微笑着道:“谢谢。”说着接过东西道谢离去。

  提着宵夜,将男子给他的东西放进口袋,点燃一支香烟,刚回来,秦卿正拿着吹风机吹着湿漉漉的头发。

  “姐,我回来了。”大海将宵夜放在餐桌上微笑地道。

  “嗯,老弟。来帮姐吹头发。”秦卿此刻已经彻底恢复,变会了彪悍跋扈的女王…

  一条粉红色的丝质睡裙,胸口微微岔开,粉嫩的脖子与小半边酥胸暴露出来,上下都挂着真空,大海撩起老姐的秀发吹了几下,说道:“老姐。你的头发好美。”

  “呸,头发有什么美不美的,你小子少胡说。”秦卿掐了一下大海的大腿,蛮横地说道。

  “呃…”大海心中巨痛苦,刚才还娇滴滴的,一下子就变得如同母老虎一般恐怖。汗,狂汗,大海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天可怜见啊,看看李大爷我过的啥日子吧!

  花费了将近半个小时,大海感觉手都快烫熟了。秦卿这才放过他。

  两人一边吃着宵夜,秦卿突然开口道:“老弟。今晚给老姐按摩怎么样?”

  “按…按摩?”大海嘴里叼了根鸭脖子,一脸猪哥地问道。“嗯,怎么?不肯啊?”秦卿板着脸问道。

  “呃,不,不是,只是我也不怎么会按摩,怕把姐弄伤了。”大海心中那叫一个尴尬,把老姐的熟美娇躯这么摸来摸去,那还不把自己摸的一肚子火啊,汗,难道又要自己去浴室五个打一个?

  “呵呵,没事,你轻点就行了,要是弄疼我了,可饶不了你!”秦卿一脸奸计得逞的模样。

  弄疼?靠,听了这话,大海有种两人好像愣是要发生点什么事情似的。

  “唔…好的,那我先去洗澡了。”大海尴尬地叼了根鸭脖子急匆匆地冲进了浴室,打开喷头,将全身都冲了个遍,抹了沐浴露,刚准备擦的时候,瞥眼间,猛地瞧见了一条漆黑透明诱人的小东西…

  猛地吞了口唾沫,见鬼,这老姐怎么这么不小心,每次换了都不取出去…

  估摸着是一个人过习惯了,哎,可就苦了哥们我啊!

  闭着眼睛将冷水澡洗完,刚出浴室,大海立马点了一根香烟,他奶奶的,本来想洗个澡降温,这温没降成,欲火倒是撩了起来。

  狠狠地抽了几口烟,大海才将乱跳的心安抚下来,刚准备坐沙发上,表姐便叫了起来,“老弟,洗完澡了就进来哦!”

  勾魂!这声音忒勾魂,大海全身一阵抖擞,他妈的,还要不要人活了,他想一剪刀那自己给解决了,免得他妈的活受罪。

  哭丧着脸打开表姐卧室的房门,刚一进去,一股香风袭来,卧室的冷气开得比较大,大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妈的,表姐没给自己准备内裤,大海也只好挂空档了,下面那玩意走起路来一甩一甩的真难受,将睡衣裹了裹,这才好受了一些。

  将目光一抬,一眼瞧中席梦思上的表姐,大海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

  诱惑!绝对是诱惑,玉体横陈,三点式内衣贴身,大片雪白滑腻的肌肤暴露出来,大海的眼睛有点花,巨花!

  “老弟…”秦卿单手撑住下颚,双脚抬起来可爱地摇晃了几下,腻声道:“过来嘛…”

  我倒…

  大海忍不住耸了耸鼻子,苦笑着走过去,尴尬地坐在床边,低声地道:“姐,可以开始了嘛…”

  “嗯,好的,”秦卿调皮地躺在床上,将双手放下,双腿微微张开,轻声地道:“老弟,给姐按摩吧。”

  大海尴尬地爬上床,一双手愣是不知道往哪里放,搓了搓手,苦笑道:“姐,你还是趴在床上吧,这样我不好动手。”

  “嗯,好的。”秦卿扭动了一下娇躯,将身子趴了过来,笑嘻嘻地道:“来吧,老弟。”声音勾魂妩媚,极为诱惑。

  “唔…”大海爬过去,双手放在老姐香肩上。轻轻地揉了几下,问道:“舒服吗?”

  “嗯。舒服,往下面按…”秦卿舒服的呻吟了一声,轻声地道。

  “哦。”大海从双肩一直按到美臀,然后滑动至大腿、小腿…

  “哦…”秦卿舒服地轻叫出声,喃喃地道:“老弟,用力…”

  “呃…”大海暗自抹了一把冷汗,这他娘真不是人干的事情,还要我用力?狂汗!

  再次从肩头按到尾骨。大海刚准备偏过表姐的美臀滑过去的时候,老姐轻声地道:“别…就这里。”

  “唔…好的。”大海痛苦死了,老姐的内裤是那种超级小巧型的,唯一能遮掩住的就是那么点私密处,一条细不可见的丝带堪堪遮拦住股沟…

  大海极度痛苦地揉搓着表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