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绝代有佳人(1/2)

加入书签

  (西唐都城长阳,自开国建成至今百年历史。由g城、皇城、外郭城三部分构成。g城-皇室居所,皇帝处理朝政之地,包括太极g、大明g和兴庆g三大g城,合称三大内。皇城-官署衙门所在地,位於g城南面。外郭城-百姓、大臣居所,东西南北大街相互交错,形成110个坊里,以南北走向的朱雀大街为中轴,将坊里分为东西两部及东市和西市两个大商市。东市靠近g廷,附近有不少贵族高官住宅,所以高级奢侈品较多在东市出售。西市则集中了较多西域商人。货物种类繁多,西唐的丝绸、瓷器、金银器和铁器,外国胡商的珍珠、宝石、象牙、玳瑁、香料和药物等。)

  靠近东市的永昌坊一户民居内。 “子宁,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还是节哀吧。”看著室内正前方几案上的两块牌位,我叹口气。 说起来,郑某人的命真够惨的。自己船难,父母又在半年前一场大病全部去了,本来就不多的家仆丫环卷了值钱的东西一哄而散,只剩下一个五十来岁的忠实老仆和东市一间祖上传下来拆不掉拿不走的书铺。 我毕竟没有见过他爸妈,要说哀痛欲绝也不大可能,不过看他悲哀恸哭的样子... 已经两天了,郑某人不吃不喝的。本来就不是彪形大汉,现在更是消瘦了许多。细长的丹凤眼倒是大了很多,可惜是哭肿的。“大夫,麻烦你了。”接过那几颗类似安眠药的蜡丸药。 “老李...” 老仆毫不犹豫得接了过去。“少夫人说得不错,少爷不能再这样撑下去了。”...在郑某人的枕席旁留下字条一张,我和老李走出了家门。 刚过了上元节,也就是正月十五,街上安静了许多。偶尔一辆高辕马车经过,吹得地上红色的爆竹碎屑纷纷扬扬。“老李,这,这就是咱们家的书店?” 咿喂!太糗了吧!起来,还真要感谢老爸,说什麽可以陶冶情c,培养气质,请了好几个老师教我。不过国画的意境没学到,画美男的功力本姑娘可是一等一的。 兴致勃勃得想著,我和老李走在去一家贩书老客源的路上。 “让开啊!马受惊了!”一个男声高喊道。 刚缓过神来,下一刻大街拐角窜出了一辆马车。 “老李!”一把推开愣神的老仆,眼见两匹高头大马口喷热气,就要撞上来。 会不会被撞回现代?来不及躲闪,我不由闭上眼睛。唯一一个念头闪过脑海。“嘶───!” “......”怎麽被撞都是这样慢镜头的感觉麽?上回自行车翻倒好像也是过了n久才落地的。

  “公子,你没事吧?公子!”

  一个声音好像炸雷般响彻耳边。

  “没事!我不聋!”睁开眼,我对那chu犷汉子也吼道。

  “噗哧”一声轻笑从车厢垂帘内传出,“武休,告诉你很多次了。说话不可如此大声。”

  声音清脆悦耳,好像风铃吹动,带著丝丝慵懒,却又是说不出的媚惑。是男声绝不会错,却比听过最好的女声更盛一筹。

  天啊!我要死了!

  身体不由一酥,我向後靠在了墙边。

  “这位公子,真是对不住。”声音顿了顿,“武休,送与公子五十两压惊茶钱。”

  “#$%*”(不是汉子说外国话,但是惊豔之下,我听不到了嘛)

  手里多了样沈甸甸的东西。

  “武休,走了。”

  “#$%*”

  马车开始缓缓移动,一阵风过,那白色垂帘微微掀起。

  斜眉入鬓,杏眼低垂,挺鼻樱唇,微翘下颚,玲珑脖颈,乌发高束,如玉肌肤...

  “#$%*。少夫人!”

  “!!!!”心跳终於恢复了。“啊?什麽事?”

  “多谢少夫人救命之恩!老奴,老奴”

  叹口气转回头,看著感动万分,老泪纵横的老仆,“有什麽谢不谢的,咱们是一家人嘛!老李,这样吧。我回家准备开店事宜,你去联络那些老货源。”

  “您放心!交给老奴,准保五日後,书册齐全!”

  “还是不行!”

  跪坐在居室内的长桌边,身旁是满地的纸团墨迹。

  看来绝世美男之所以绝世,就是因为执笔难绘啊。

  我长叹一声。终於明白了《天龙八部》里段誉的心情。

  那样的绝代风华,真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苏子。”

  “嗯?你醒了麽?”放下心思,我笑眯眯得看向郑勃。还是这样好,抓得住的老公美男。“心情怎麽样了?”

  郑勃脸一红,“我是不是很没出息?一个男人还哭鼻子,你心里一定这样想。”

  “哪有?”我拉他坐下,“痛苦一场,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伯父伯母肯定也不想你整日愁眉不展的。再说你不是还有我麽?”

  “苏子!”郑勃紧紧抱住了我,“你说得对,我还有你。”

  松开手臂,郑勃喏喏著道,“你真要继续开店?我本想把店盘了,我怕你太累。你,你也知道我没什麽本事,不会打理书铺。”

  “呆子!那也是咱们家的一部分啊,怎麽能卖给别人。再说了,在荒岛上还能活得好好的。现在回到了长阳,有家有铺的,正是放手大干一场的好机会。你不相信我的能力麽?”

  “没有。我怎会不相信?”郑勃说著,不安得笑笑,“书铺生意你放手去做吧。我做持家男人好了。”

  “相信我。子宁,”我扳正他的脸庞,“我们会相守一辈子的。你笨也好,呆也好,我就喜欢这样的你。”

  “苏子!”还未消肿的丹凤眼一阵雾气浮起,水答答的,平添几分柔楚。

  “我们先谈正经事,”我轻咳两声,笑道,“晚上在说晚上的事,好麽,美人?”

  郑勃一愣,耳g子通红得点点头。

  也多亏有了那绝世美男的五十两银子,书铺才能按时开张。郑勃父母祖上四代都经营书铺,和不少贩书商人认识。初时,虽然都有些怀疑,不过看了我写的满满一长卷计划书和用铺面地契房契做的保证後,纷纷响应。经过四个月的宣传,郑家书铺,不,现在是我起的名字“瀚海阁”在东市已经小有名气。不过“瀚海阁”最出名的却是...

  “你有没有买到瀚海散人新出的《海棠卷》?”

  “没有,唉,真是可惜。限版签名出售,我去时已经被抢完了。”

  “啊!已经卖完了?不行,我要去瞧瞧!”

  “我也去。说不定能看到瀚海散人呢。”

  “对呀,对呀!啊,不知道他什麽样子呢?”

  “一定是位翩翩佳公子。”

  “听个在教坊的姐妹说看到过他呢。真的很俊美。”

  糖糖全文阅读

  “真的?那还不快走,‘瀚海阁’寅正关铺。”

  哈哈哈哈...我心中大笑。

  对啦,瀚海散人就是本姑娘!

  随便问个长阳城内的女子,十有八九都知晓。

  善绘人物丹青,以俊美男子图最为著名。富家女子以能收集全瀚海散人画卷为荣。刚刚过去的年轻女人说的《海棠卷》就是本姑娘最新美男丹青。

  名气大了,应酬也来了。不过名人要讲究神秘感,也为了营造女子梦中情人形象,所以本姑娘出外都是男子打扮。就象现在。

  白衣盛雪,玄色薄靴,长发高束,缎带飘飘,长扇在手...

  真是,真是帅得掉渣儿啊,哈哈!

  今天要去的是靠近皇城和西市鸣熙街上的长春楼。听说那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