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设圈套打断偷羊贼脚(1/2)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笔÷趣♂乐 Biqule】,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傻瓜做傻事,不叫蠢。聪明人做傻事,那才是叫蠢。

  也许是受不了郁锋涛目中无人的挑衅吧,四把笔一个星期不到,已经捂不住,他要杀一杀郁锋涛的冲天神气,毁灭掉郁锋涛那凌人的书生气。再让郁锋涛这样有滋有味在村里生活下去,他四把笔这个第一文化人还有什么脸活在闹荒村。

  到了第十一天中午,四把笔扛着柴担,腰背插着柴刀,装着上山砍柴,早早躲在村西头一个角落里猫着,候着郁锋涛出现。

  当郁锋涛赶着羊群,走出村西头,过了四把笔前头,四把笔即刻窜了出去,在后头不怀好意叫嚷开:“小子,又去放羊兮——”

  酸溜溜的话一钻入耳朵,叫人一百年的陈饭吐一地,连三岁小孩子同样会晓得是哪一个,郁锋涛根本用不着转头去看是谁?

  怒火心烧,郁锋涛恨不得一巴掌干过去打歪四把笔嘴巴,他发誓,总有一天要叫四把笔无脸再在口袋上别四把笔,天天恶心的装文化人在村里晃荡。

  遭到郁锋涛如此鄙视,四把笔很甚是恼火,气话撞上来了:“小子耶,别以为上县城读了几年书乎,把尾巴翘到天上也。能养二、三十几只羊兮,了不起乎?思思汝也,养鸡失败乎,养鱼失败乎,哈哈哈……”

  目不斜视,一言不发,头顶冒气,郁锋涛旁若无人继续往前走。

  稍微知趣的人,稍微有点自尊的人,见人家不理不睬,早找个台阶下了。可是,四把笔相反,他认定郁锋涛这个穷光蛋,在他这个第一文化人面前,也不得不甘拜下风,低下头做人,才会这么老老实实不敢吭声。

  越发得意的不可一世,四把笔摇头晃脑哈哈哈奸笑几声:“小子,山上到处都是狼耶。那年吾在西松山砍柴时,遇上三只狼乎,吾吓得滚下山乎。小心汝的羊被狼吃吁……”

  ——具有狼的警惕性。

  四把笔的话,一下子激起郁锋涛狼的警惕:嗬,四把笔,原来是你这只没肝没肺的狼,偷我的羊。行,你四把笔真行,心毒如蛇蝎,我——锋涛不叫你加倍偿还的话,是你四把笔的龟孙子。

  狠狠咬着牙关,郁锋涛霍地刹住脚,一转身,霜剑出鞘双眼,鄙视、仇恨寒飕飕射向四把笔,许久许久。

  被郁锋涛突然举止吓了一跳,尤其是郁锋涛那对闪电目光叫他胆战心惊,四把笔不敢迎接。

  看到羊群走远了一截,郁锋涛这才动了双脚:“四把笔,别以为口袋插了四把破钢笔,嘴上能够说上几个耶乎兮也,月亮当镜子,把自己当作文人,丢人不丢人呀你。真正的文人,那是行走如神龙见首不见尾,坐似将军押阵抗敌,这种深厚文化底蕴,你有吗,四把笔?几个耶乎兮也,如今城里幼儿园的三岁小孩子说的都要比你溜得多。”

  “哼——”四把笔狠狠的一跺脚,双眼暴凸,他何时遭受过别人这般耻笑、嘲弄、讽刺、挖苦。“汝,汝,汝……算老几乎——”四把笔抬起右手,颤抖的手,直戳郁锋涛。

  “哈哈哈哈”郁锋涛忍耐不住,喷声大笑,自嘲道:“我一个穷光蛋,跟地上蚂蚁一样,实在是不算老几,那你四把笔又算哪根葱呢?”“四把笔,你看看——我锋涛这羊长得又肥又壮,多可爱。狼,有什么怕。再狡猾再毒辣的狼,我三天两头换座山放羊,它会知道个屁。过个把月,我把羊卖掉,卖的钱,去做大生意,到时连个羊屁,狼也捞不上。要是被我逮住,他妈的,我连个狼窝一把火烧了!”

  “什,什——什么……”郁锋涛这话不啻平地一声劈雳,把四把笔惊吓得心要掉到地上了,伸出半截舌头僵麻得缩不回去。

  郁锋涛赶着羊群从他视线中消失了,四把笔还缓不过神。

  这个夜晚,闹荒村轮到四把笔睡不着了。

  待老婆阮珠莲上了床,钻进被窝里头,四把笔才忧虑焦躁把中午获悉坏消息对她说了。

  ——中午时分,当四把笔从惊吓中醒悟,得意的手舞足蹈,觉得自己实在是聪明过人。干哪样,失败哪样的区区一个穷小子,郁锋涛哪能不在他四把笔脚底下。要不是自己聪明过人,在半路上劫下郁锋涛,等到郁锋涛把羊卖了,拿着钱去做生意,他四把笔还蒙在鼓里,事后岂不是后悔莫及,惋惜一辈子。

  对他四把笔来说,郁锋涛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书呆子,头脑哪有他的好用,要不然羊被偷了两回还不知道,以为是被狼叼走,心头嘲笑不偷郁锋涛这个书呆子那肥生生的羊,是白不偷。

  “你这笨蛋,那你还不赶快多偷他几只。”阮珠莲心急了,她是一个从小手脚不干净的女人,只是人们被她姣美的外貌迷惑。当看到老公两次偷羊轻易得手,阮珠莲小偷拣钱包——喜出望外。听老公讲偷羊的经过,比听什么神话故事更来劲,简直被迷倒了。

  四把笔偷羊,确实实是有他的一招:

  用鲜草编了一件草衣,披在身上,趁着郁锋涛看书看得沉迷十二分之际,趴在地上,朝羊群慢慢慢爬过去。当靠近羊群时,四把笔学着羊“咩,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