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秋收的一种苦涩(1/2)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笔÷趣♂乐 Biqule】,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放着田里稻谷不割,疯狂上山抢竹藤,郁锋涛实在憋不住笑崩了两颗大门牙,祈祷苍天保佑这些人到时不要哭丧脸,骂爹骂娘,甚至又骂他郁锋涛是害人精。

  第三天下午,郁锋涛出人意料停止上山了,藏在山上的竹藤已经全部挑回家,堆大屋里头,等着稻谷收割后大干一场。

  一边看着屋里堆高高的竹藤,一边看着眼睛红的人疯狂上山抢割竹藤,郁锋涛心底里头甭提多振奋又讽刺,哈哈哈地戏谑道:“抢吧,抢吧,抢吧,亲爱的乡亲们,你们太可爱啦,明天,明天我——锋涛可以毫无顾虑着手割稻谷哟,稻谷一割,我这屋里又是一个热火朝天的手工品加工坊!”

  说起割稻谷,郁锋涛这个一直被全村人垢病、从未下田地的书生,叫人暗暗惊诧,怀疑他使了什么法术。当初嘲笑他挖苦他奚落他种田不像种田,不犁田也罢了,居然连草也不蓐,这样能长出好稻谷的话,他们头上都会长出角的那些人,自从稻谷长熟之后,脸色窘得像正下蛋的母鸡,再不敢吭声,因为郁锋涛的稻谷穗大,颗粒饱满,没有哪家人的能比得上。

  晚上,吉景生、龚寿财来到了郁锋涛家,开口就乐哈哈说,是他们父母亲叫他们来跟他郁锋涛说,他吉景生兄弟三个,他龚寿财兄弟两个,明天来帮他郁锋涛家收割稻谷,郁锋涛只供他们吃饭就行了,不要工钱。要是郁锋涛要付工钱给他们,他们不帮忙了。

  这是多大的面子啊,连高森林也没这么大面子。

  顷刻间,郁锋涛压着眼睛里一股大海涨潮般漫上来的东西,一句话说不出,分别走到吉景生和龚寿财身边,机械的情深义重拍拍他们的肩膀。

  在厨房里洗碗的彭淑娟,一听,热泪滚滚,如同断线珍珠。

  结果第二天郁锋涛他们一帮六个人刚在田里出现,李椰毕的哥哥——李椰共、弟弟——李椰分一同赶来帮忙。

  今年的秋收与去年秋收大不一样。说是大不一样,郁锋涛去年是最后一个收割稻谷,仅是吉景生和龚寿财两个人帮他;今年他郁锋涛是抢在了前头,帮他的人增加了三、四倍,且他家稻谷亩产量翻了一番。

  十点钟时,高玉娇去找郁锋涛,一问彭淑娟,才晓得他去收割稻谷了。见彭淑娟一个人忙着做饭,她主动上去帮忙。

  对高玉娇这个能干女孩子,又是对她儿子如此之好,彭淑娟是恨不得一夜之间暴富,把高玉娇娶回家,好让儿子有个好帮手,然而……

  看着在拔鸡毛的高玉娇,彭淑娟十二分割舍不得感叹道:“我儿锋涛真是一个命苦的孩子呀!连你这样聪明能干的女孩子都娶不到了啊!”

  不知咋的,一听彭淑娟这话,高玉娇眼圈立刻泛红,语带哽咽:“阿婶,我没你说的这样好。锋涛以后一定能娶到一个比我好上上百倍的媳妇。都是我的命苦呐,偏偏会在那么一个家庭出生。要是能再过一年半载的,我……”

  如同一把剪刀在绞她的心,高玉娇再说不下去了,她的眼角已经挂着辛苦、苦涩的浑浊泪珠。

  彭淑娟晓得高玉娇下边的话是说什么?

  沉默了好一会,彭淑娟伤感又惋惜问高玉娇,她真的要嫁到邻村——洒档去,听说那男的左脚有点跛?

  ——咳!高玉娇刹住手,眉头苦皱像个小老太婆,不由得唉声长叹,有啥办法呢,人家有钱呐,有钱就是霸主,一下子塞给她守财奴的父亲一万块钱。一万块钱,可以给她两个哥哥每人娶两个老婆。“阿婶,你知道,我心里头只有锋涛!”高玉娇擦了一把眼泪,抬头,无助看着彭淑娟。

  心像被谁拎起,彭淑娟深情地点点头,又替高玉娇担心起来:“玉娇,你现在天天跟我家锋涛在一块儿,万一你们俩的事被男方晓得,怎么办?”

  吃了一惊,高玉娇顿时感到脸上火烧一般,不曾想到她和郁锋涛的事,被彭淑娟知道了:“阿婶,你,你,你知道我和锋涛的事?”

  又点点头,彭淑娟苦涩一笑:“我是生过三个孩子的过来人,能不知道吗?有时你发出的快活声,我都能听到哩!”“再说了,你两个奶那么大,馋着男人下边那根东西要撑破裤裆。你和锋涛又天天晚上黏在一块,要是我这儿子还能憋得住,不要你身子爽一把,他那根东西也是废物了。”

  “啊!”高玉娇一声惊叫,但是很快脸上的火辣辣消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