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头一回创业(1/2)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笔÷趣♂乐 Biqule】,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稻谷一入库,没有外出打苦工挣钱的人,闲着无聊,又拿郁锋涛解闷,等着看他这个在县城读过书的书生,最终也要落得和别人一样背着包袱出门挣点汗水钱还债。

  当有一天发现郁锋涛仍然是天天捧着书本在啃,根本没有打算出门打苦工挣那么一点血汗钱还债时,有人在屋里头坐不住了,急得在村子上蹿下跳,愤愤谩骂有她彭淑娟这样溺爱儿子,宠着儿子的吗?二十刚出头男孩一个,有手有脚,眼不瞎耳不聋,竟然好吃懒做天天窝在屋里头,像什么话?——好像郁锋涛不出门去打苦工挣钱,碍了他们家挣钱、发财。

  出门打苦工挣钱,郁锋涛不是没有想过,而且一连几个夜深人静的夜晚,躺在床上盯着黑咕隆咚天花板,无数次的挣扎、矛盾过,他比村里任何一个人都迫切、渴望挣到钱,改变自己命运。

  以前在暑期里,郁锋涛到工地去打工过,那份苦,他至今记忆犹新:一天要干十几个钟头活,累得晚上躺在床上动荡不得,这还是小事。一旦碰上没良心包工头,工钱被拖欠,猴年马月也要不到手。更可怕的是遇上黑包工头,工程一结束,卷款而逃,结果到头来白干一场,一分钱拿不到。

  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

  家徒四壁是一个铁笼子,牢牢困住郁锋涛,他无法施展拳脚,头脑再好使、有文化,又能奈何?

  知子莫如母。

  心里自然明白自己儿子心怀凌云壮志,因此彭淑娟顶着山大压力任性宠着儿子,甘愿过清贫日子,让儿子在屋里头安静啃书本。

  半个月后的下午半晌,趁着几天来的雨天转晴,彭淑娟来到村北边小溪洗衣服。

  溪边已有好几个妇女在洗衣服,彭淑娟避开她们,找了个隔她们十来米远地方,免得遭到她们白眼,被她们欺侮。

  越怕事,事越缠身。

  几个妇女中的老太婆,担心不说话被人当哑巴,不容等彭淑娟来得及把衣服放下,就抢着讽刺、讥笑彭淑娟:“淑娟呀,你家发大财啦,儿子都不用出门做工挣钱了。”——别以为老太婆很老了,其实她一点不老,顶多比彭淑娟大那么三、四岁而已。

  充耳不闻,彭淑娟甚至头也不扭一下,一声不吭蹲下去把衣服放下,埋头洗自己衣服。在闹荒生活了二十多年,村里哪一个人她彭淑娟不了解?

  与老太婆臭味相投的川阳人,抢屎吃的狗一般,立马追着老太婆的话附和叫嚷:“有一种人呀,儿子天天死在家里看书,半夜想狗屎做点心呗。这种人能发财,我连屎都吃进去。”

  川阳人五十多岁,是邻村川阳人,自从她嫁到闹荒后,大家便叫她——川阳人,没人知道她真实姓名。

  依然不吱声,彭淑娟心里比谁都明白自己眼下处境,天大委屈也只能忍着,在村里低头弯腰做人。

  软柿子好捏。见彭淑娟不敢吭声——好欺,川阳人得寸进尺:“半夜想狗屎做点心,事是没事,不要把村里年轻人全带坏哟——”

  比起川阳人,老太婆更不可一世,当自己是村里长老,恶毒、尖刻教训起来:“敢把村里年轻人带坏,我老太婆领全村人挖了她家祖坟,砸了她家锅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见老太婆、川阳人如此毫无人性欺负落难的人,其中一个三十五、六岁妇女——彭花枝,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挺身打抱不平,怒斥道:“老太婆、川阳人,你们两个太欺负人了吧,淑娟平日里哪一点得罪你们了?天在头顶上,你们这样欺负刚刚死去老公的妇女,不怕遭到天打雷劈吗?”

  难得彭花枝这个老乡挺身仗义执言,彭淑娟感激之情跃然脸上,她们娘家是同一个村子——平电。

  衣服是没办法再洗下去了,临走前又不想显得太软弱,彭淑娟反唇机讥:“花枝,算啦了,别跟人家计较。”“我家锋涛看书再怎么没出息,总不会和有人的儿子一样:三十多岁连老婆娶不到,还整天把老娘做婊骗取的脏钱,拿去塞进破鞋那个破东西里。

  “你,你——你——”川阳人又羞又恼,气得一团血腥味涌上心口,一阵天旋地转,脚一滑,整个人掉到溪里洗澡去哟。

  “哈哈哈哈”顿时,洗衣服的妇女们忘了嘲笑、挖苦彭淑娟,一阵疯狂大笑。

  阿弥陀佛,老天开眼呐!彭淑娟心头愤恨叫一声。她说的不是别人,是川阳人母子两个,破鞋是村里臭名远扬的贱妇蔡贵香。在闹荒村,没有一个单身汉和蔡贵香不上过床。

  回到家后,彭淑娟把洗衣服遭遇对儿子说了,要儿子彻底看清闹荒人的丑恶嘴脸。

  血气方刚,郁锋涛吞不下这口气,岂能容许老太婆、川阳人光天化日之下如此欺人太甚。蹦,蹦,蹦,跑到西厢房里拿了一把柴刀,往门外闯,郁锋涛要亲手去砍了老太婆、川阳人。

  “锋涛,你要干什么?”见状,彭淑娟泥菩萨身上长草——慌了神,追出去把儿子喝住:“你给我冷静一点,好不好,这样莽撞,你能成什么气候?这点儿气都受不了,那你今后有什么出息?要是你再出事,剩下阿妈和你两个阿妹怎么办?”“俗话说,能忍者,成大事!古代韩信还能当众吞下胯下之辱呢,难道你连闹荒人几句话都无法忍下?”

  母亲的呵斥,如同一场倾盆大雨,浇灭郁锋涛胸膛燃烧的一团火,他汗颜不已。

  但是这件事对郁锋涛的震荡,可以用地动山摇来说,他心底里头压抑着一团仇恨,这团仇恨就像一个杀手追着他,他边挣扎边苦苦琢磨着要尽快走出眼前泥潭。

  身处逆境,度日如年。

  又沉闷地耗过了三天,郁锋涛又收到了同学们寄来的旧报纸旧杂志,还不忘在里头给他夹寄邮票,否则,他都没钱买邮票给同学们回信。

  靠着旧报纸旧杂志搜集信息,郁锋涛最后拿定主意——养鸡。

  养鸡,首先得有小鸡崽。

  囊中羞涩,天性腼腆又脸皮薄如纸,郁锋涛只好叫母亲到村里有小鸡崽人家去赊一些。

  结果鸡崽没赊到,彭淑娟还遭到人家当面一顿羞辱、讥笑、挖苦一顿:“叫我家小鸡崽赊给你们家,哈哈哈,你淑娟脸再生白点。就你那个好吃懒做的儿子,一天到晚窝在家里啃书本,什么活也不干,半夜想狗屎做点心,你拿什么还我们?”

  彭淑娟回家跟儿子一说,气得郁锋涛全身血管欲要爆裂,天地如此广阔,他不求闹荒人,总行了吧?

  次日一大早,彭淑娟便回娘家去。

  三个哥哥一听说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