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惊弓之鸟下的报仇(1/2)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笔÷趣♂乐 Biqule】,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秋玉的话叫郁锋涛一惧,又感动的心在颤动,一把将她搂在怀里,泪眼泛光。

  性格内向女孩,当她钟意一个男孩,并向男孩表白,她的芳心已经是敲下去铁钉——一辈子爱他。

  这时,皎洁月光从天井倾注进厅堂里,悄悄往房间里张望着,一脸的羡慕,惬意笑着。

  或许郁锋涛这样一个男孩,更需要得到女孩的爱和温暖。

  就在李秋玉向郁锋涛献出童贞,两个人在床上乌山缠绵一刻,村里另一头有人则烦躁不安,夜不能寐。

  说者无意,听者在心。

  中午郁锋涛在屋里对人群所说的话,在村里引起一阵不小恐慌,证实郁锋涛到过省城这事假不了。一个欠了一屁股债穷光蛋,竟然敢闯省城,一归来在县城开店铺,哪个人还敢小觑他。在闹荒,除了他郁锋涛外,谁还有他这个本事、能力、胆略?

  当时在场有一个个子矮小、不引人注目的十五、六岁男孩,名叫高文文,他是四把笔的儿子。

  几天前听说郁锋涛从省城归来,四把笔、阮珠莲夫妇莫名其妙惊慌一团,隐隐约约感到郁锋涛这一回来,往后肯定不会放过他们,上一回他四把笔没被打死,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那天在家里一直等到黄昏,还不见老公回家,阮珠莲心头不安眼皮乱跳,知道老公一定是出事了,她赶紧跑到山上去找。等到她赶到老鹰山路口,看到路上有一个人在吃力爬着,马上意识到什么,阮珠莲三步并作两步跑了上去。走近一看,天啊,是她老公,恐惧一声尖叫:“山关,你怎么了,怎么会是这样?”

  原来,在郁锋涛走后两个多钟头,四把笔这才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但是双脚已经不能走路,被打断了。当时四把笔心头明白呀,自己要是不能爬回去,他只能死在山上,半夜做了狼的美餐。

  ……把老公背回家,阮珠莲连夜跑回娘家找了个土郎中。最后命是保住了,但是左脚要靠拐杖才能走路。

  自己种的苦果,自己吃。

  四把笔、阮珠莲夫妇只能拧着鼻子不敢吭声,哪敢对人说是被郁锋涛打断脚,只说是四把笔去砍柴时,从山上摔了。从此,他们夫妇时刻关注郁锋涛动向,伺机报复。

  “哪像我们村那些猪狗不如、狼心狗肺的人,自己没本事过上好日子,看到别人开始奔红日子了,就下毒手,他们肯定不会得到好报应!”四把笔夫妇听儿子讲了郁锋涛这句话,如鲠在喉。

  和尚头上虱子——明摆着,郁锋涛这是咒骂他四把笔。

  断脚的仇,天天压在四把笔、阮珠莲夫妇头顶上,难于咽下,难道他郁锋涛下手不毒吗?不过是两、三只羊呀,一线之差要了他四把笔一条活生生的命。

  本来在郁锋涛走出闹荒之后,看到他屋里堆满那些货,尤其是芒花扫帚,四把笔一天到晚绞尽脑汁、挖空心思,老想着在半夜一把火把它们连房子烧了。然而,他又害怕把事情闹大,会坐牢,况且郁锋涛比鬼还精,他早做好防备,叫李椰毕、吉景生晚上睡在他屋里,又叫龚寿财晚上把狗牵到他屋里去看门,所以四把笔根本没有纵火机会。

  那天在山上遭打糊里糊涂的打断双脚,事后四把笔、阮珠莲夫妇夫妇俩一个月来不停的琢磨其中道道,才揣摩出一些眉目:其实郁锋涛早晓得有人偷他的羊,但是郁锋涛深藏九地下,一声不吭,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暗地里则做好了一切抓贼准备。否则的话,郁锋涛怎么会有那么一根要命的杜木棍。当时,要是一棍击在他四把笔头上,他四把笔非脑桨喷溅不可。看来,郁锋涛同样是担心出人命。

  谁也不会料到,郁锋涛打断四把笔双脚,意外做了一件大好事。

  四把笔被打了以后,他们夫妇感情倒是直线上升,阮珠莲对老公是体贴入微。要是以前,哼,四把笔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不挨骂。以前老婆骂他一句,四把笔至少要骂回十句,要不然他会感觉男子汉尊严扫地。

  遭到郁锋涛一顿毒打之后,即使老婆有时骂了他,四把笔不能忍也得忍了,不做声。在老婆面前,四把笔已经可怜到没有了男子汉尊严,但是外边至少还没人知道。万一跟老婆吵开,把他丑事全捣了出去,往后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