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疑神疑鬼挖坑(1/2)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笔÷趣♂乐 Biqule】,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祸临头,还蒙在鼓里,大白天的跟老婆钻进被窝里,四把笔这个时候正得意忘形,密谋下一步借刀杀人把郁锋涛打成残废,真正把脚的仇报回去。

  “嘭嘭嘭……”突然,大门响起敲门声和高阿大的叫喊声,吓得四把笔差点从老婆身上滚到地上。夫妻两个晓得高阿大就是一只乌鸦,乌鸦叫绝对不会是好事,所以不做声装作不在家。

  过了两天,乡派出所下来了两个公安民警,给四把笔铐上了手铐,把他押走。

  天大的讽刺,四把笔拿村规民约换一副冰凉手铐。

  眼睁睁看着他们的又是恩人又师爷的四把笔被押走,几个老头吓得怵怵发抖,头皮发麻,额头皮肤如同漏水,逃回家去。

  几个老头害怕的躲在屋里头蒙在鼓里,经他们这么一闹,如同五雷轰顶,把村干部心头震颤,惶惶不可终日。村干部把这事扯在了郁锋涛头上。虽然早已听说郁锋涛到桃芝和福州学艺,但是村干部根本不当回事放在心上。这么一闹,村干部醒悟过来,明白郁锋涛这个头脑叛逆的家伙,果真又在打石头的主意。

  几年前,附近几个村庄早办起了石板材厂,发了财。

  要是郁锋涛也办起了石板材厂,岂不是闹荒财富全被郁锋涛一个人掠夺、独吞?

  村民一个个眼睛发红,心头发痒,无奈力不从心,只能眼睁睁看着郁锋涛发财,急得跺脚大骂。但是他们村干部手中捏着全村权力,要是也和一般村民一样,岂不是太窝囊了。

  半个月来,村干部聚在一块,一开口矛头便投向郁锋涛。

  昔日落魄潦倒穷光蛋一个,然而郁锋涛一夜间红了,在一伙村干部眼里这不光光是一个人摆脱贫困小问题,而是严重威胁到他们地位这个大问题。看看吉景生、龚寿财那几个人吧,天天混在郁锋涛屁股后头,屁颠屁颠的转来转去,不详瞄头已经出现。

  毕竟两次在郁锋涛很没面子的夹着尾巴大败而归,故而,一想到郁锋涛,他高森林心头发怵。

  但是半个月来想不出对付郁锋涛的手段,高森林急,急得牙根发炎,他决定开一个全体村干部会议,当作正经工作专门讨论、研究,说什么也要打压着郁锋涛在村里抬不起头。

  又过了四天,趁着下暴雨干不了活,高森林把村干部纠集到村委会开会。

  看看这一伙村干部坐在办公室里是人模人样,前两次去找郁锋涛,郁锋涛几句话把他们吓得比兔子跑的还快,高森林心头窝着一团火,破口大骂:“他妈的,你们这一帮人个个都是畜牲,都是缩头乌龟。两次去找锋涛,你们全死到哪里去了?好像是我一个人的事。你们往后再这样,他妈的,一个个都别当村干部了。”

  被骂的,大家噤若寒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气不敢出。

  去找郁锋涛两回都未叫上他,高森林骂不到他头上,民兵连长高大发心怀怨恨,胆子也大了:“书记,这事不能全怪大伙儿。你是一把手,你都顶不住锋涛两、三句话,别人又能怎样?我虽然当时不在场,但是后来听说了,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敢当众贬低他,说他的不是,是不是活腻了,高森林心头大怒,拿眼凶恶一瞪见高大发:“怎么不对劲,你说?”

  慢条斯理点燃一支烟,高大发吐了一圈烟圈,才傲慢开口咄咄逼人展现他的高水平:“书记,锋涛不是一般刁民。人家是有文化的人。中央政策鼓励大家脱贫致富,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再带动全部人富起来。锋涛这是响应中央政策。现在又不是割资本主义尾巴那个年代,又不是大队那会儿,村民自个儿的事,我们村干部哪有权力去管。你们胡乱去管人家,不被锋涛揪住尾巴辱骂才怪。”

  言外之意是骂高森林是个没文化的大老粗,除高阿大那个猪头外,这话谁听不出,大家惶恐盯着高森林,暗暗替高大发捏把冷汗。

  ——这个高大发三十来岁,他因为觉得自己水平在村干部当中是最高一个,结果落个有名无权一个民兵连长,一直对高森林耿耿于怀,心有不满。

  被高大发揭了短,高森林压不住,羞恼成怒:“大发,你妈的,你吹什么大话啊,你有本事,你当时干么不去?”

  开口闭口就你妈的,高大发被骂的火起,大喝一声:“你又没有叫我去,我干么要讨人嫌。”。

  徐开发不痛不痒说了一句:“你们两个不要吵了,有什么好吵的呢。事情都过了嘛。大家还是开会要紧嘛。大家往后谁都不要说谁了,心要拧成一股绳对付闹事的村民才是大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