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人穷被人欺(1/2)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笔÷趣♂乐 Biqule】,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春耕一开始,一根钢丝勒住郁锋涛脖子:他向村里四户有水牛人家——高丛木、高信钱、高怀德和徐宽宦租牛犁田,被一口拒绝也罢了,还遭到羞辱。没有别的理由,两个字——穷、懒。他郁锋涛穷,他郁锋涛懒,担心、害怕他付不起租金,赖账不给。

  这仅仅是摆在台面上的事。

  台面下,那四户人心黑的和锅底一般,卑鄙、无耻的想在郁锋涛这个穷汉子身上敲诈一笔钱。

  桀骜不驯又狂妄清高,要想叫郁锋涛对人低三下四,先要问他的头肯不肯低下。租一头牛犁田,又不是上天摘月,下海擒龙,还能把他一个大活人难倒,跪地求饶?郁锋涛偏不信这个邪,没有牛,用双手一锄头一锄头去挖,照样把他家农田挖个底朝天,一垅也不剩下。不信?等着看他郁锋涛的能耐吧。

  ——求人不如求己。

  说到做到,郁锋涛第二天果真自己一个人扛着锄头,在众目睽睽之下下田去挖。

  谁虞,郁锋涛愤恨的无奈之举引发公愤,因他这种违背传统耕作方式,在村里长辈眼里这是一种不能容忍的叛逆行为。尤其是高丛木、高信钱、高怀德和徐宽宦这四家牛户,更是气急败坏、惴惴不安。如果郁锋涛这样干行的话,一旦开个先例,来年有谁还会向他们租牛犁田?

  看到郁锋涛一个人去挖田,第三天一大早吉景生与另一个男孩龚寿财也一道主动前去帮忙。

  半晌时分,正当郁锋涛,吉景生,龚寿财三个人有说有笑,挖得起劲当儿,但见从村子那边一片黑压压乌云朝他们压过去,——是村党支部书记高森林带着村委民副主任徐五金、治保主任高阿大,高丛木、高信钱、高怀德、徐宽宦四个人也屁颠屁颠跟在他们屁股后头,还有不少乡亲也跟着看热闹。

  那伙人气势汹汹如同土匪下山,一看便知不是好事。

  当下,吉景生吓得尿裤子,一扔锄头,拔腿就逃,想逃到山上去躲起来。

  没见过如此窝囊的五尺汉子,气的,郁锋涛火冒三丈几步奔过去把吉景生拽回:“你还是个男人吗,你能不能有点骨气?你怕什么怕,砍头的天大事,他们也是冲着我来。”在一旁的龚寿财虽然没有逃跑,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双脚都有点站不稳了。泰然自若站在他们两个面前,郁锋涛将军风范,临危不惧,压低声音,气夺江河:“用不着害怕,我们只管干自己的活儿。那几个土匪,不过是土捏的老虎一头,今天瞧我——锋涛如何收拾他们!”

  话是这样说,可是吉景生、龚寿财还是不相信,不怕别人,他郁锋涛有如此胆量连高森林不惧怕,除非是吃了豹子胆。

  “你们全给我停下。”高森林站在田埂头,大声吆喝。可是郁锋涛,吉景生,龚寿财三个人好像耳聋,根本没听到他高森林吆喝声,照旧埋头挖田。堂堂一个村书记,头一遭被三个浑小子如此蔑视,高森林气得肺炸了,一边跑过去,一边不停吆喝:“给我停下,你们全给我停下,全给我停下,你们听到没有……”

  武松打虎——艺高胆大。

  看来,郁锋涛今天是要跟这一伙人硬干到底,瞧瞧是他们的脑袋瓜硬呢,还是他的锄头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