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上山砍柴(1/2)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笔÷趣♂乐 Biqule】,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年了。

  天变、地变、事变、人变。

  学生的棱角早已被苦难岁月磨去,曾经的美好大学梦如今成了历史记忆中的辛酸一页。

  去年这个时候,郁锋涛初中毕业以全县第一优异成绩,再次考上县一中,父母亲仿佛看到儿子跳出了闹荒这个既贫困又人心丑陋的穷山沟,喜极而泣,振奋的几个晚上睡不着。可谁能想到,一年后的今天,郁锋涛祸不单行,遭遇父亲病逝、辍学、创业失败三大灾难,窝在穷山沟当一个地地道道农民头,被乡亲们耻笑、歧视。

  日子清贫的还不如以前寺庙里的和尚、尼——姑,吃的是青菜、清汤,但是郁锋涛心中坦然,没半句怨言,他在乎的是田里的稻谷,鱼塘里的鱼,除此之外,就是学业,生活嘛,只要不饿着肚子就行。

  夜黑了,才七点多钟,全村仅郁锋涛房间还亮着灯,灯光微弱,但是却很扎眼,惹得村里有人心里极度不平衡,胸口被眼红、妒嫉堵塞的要爆炸,谁不知道他家穷得鬼都想抓他,还装什么富有?

  忘乎所以的钻到课本里,郁锋涛甚至没听到大门的响动声,直到一双热乎乎的粗糙手蒙住他眼睛,心一颤,马上惊醒——是高玉娇,因为在他身陷逆境潦倒落魄中,除了高玉娇外,没人会在这黑夜里来到他屋里头。

  惊醒过来,没有拿掉高玉娇蒙住他眼睛的双手,郁锋涛反而抓住往前一拉,顿时高玉娇两座硕大的傲人、挺拔、圆润山峰立刻贴在他脊背上,阵阵惬意、撩——人袭击着他全身如老房子着火,好想掀开高玉娇的衣服,看看她两座神秘的山峰……

  毕竟是初夏了,两个人只隔着两层薄薄的衣服,高玉娇感到郁锋涛这是有意的,不由得脸上火烧一般,芳心突突突乱跳。

  心猿意马,两个人呼吸同时粗重紧迫,正需要对方来滋润关头,突然传来母亲下床去解手的响动,惊慌得郁锋涛赶紧松开手,高玉娇也慌不择路坐到床沿上。

  转身面对高玉娇,郁锋涛把煤油灯往她那边移了移,信口问她这几天都在忙什么,咋没见到她?

  胸口的两座山峰仍然留着郁锋涛刚才的体温,高玉娇羞涩的不好意思抬头,只是低着头呢喃回应一声,说这几天去砍柴了。

  说到砍柴,郁锋涛眉头紧皱,像是雕刻上去一般,因为上山砍一回柴,光光来回路程要走二十多里路。一寸光阴一寸金,就这样白白浪费了。不砍柴,他一家人只能吃生米嚼生菜。

  随着郁锋涛愁苦着脸缄口不语,高玉娇也沉默了,想着自己的心事,不时悄悄偷看郁锋涛一眼,芳心在祈盼着什么?毕竟是怀春少女了,刚才自己的胸口紧贴在郁锋涛脊背上时,一道电流撞击着她有点不能自制。

  一时间,房间的气氛诡谲又尴尬,郁锋涛头一个晚上没心思看书了,两个人就那样沉默坐着,听着对方咚咚咚的心跳声。

  九点钟半,高玉娇带着三分娇羞站起来,呢喃地说她回去了。

  “我送你。”话一出口,郁锋涛惊得自己一大跳,他这是头一回送高玉娇回去。

  走出大门不到五十步,高玉娇猝不及防转身,两个人搂成了一团,黑暗中四张滚烫的嘴唇牢牢贴在一块,舌头像两条蛇很快缠在一起,这是他们头一回亲密接触。

  就在郁锋涛的手不老实的要去探索高玉娇的两座神秘高峰时,突然响起“汪,汪,汪”的狗叫声,慌得他们活生生的分开。

  回到房间里,郁锋涛的心全乱了,半个字也看不进去。

  躺在床上,双手环抱着头,盯着黑咕隆咚的天花板,郁锋涛回味着高玉娇留在他嘴里的舌头幽兰之香,不禁的又心猿意马。突如其来,郁锋涛又想到了曾经的同桌周璐璐,但是他已经不敢有娶周璐璐的心,觉得那已经离他很遥远很遥远了。

  下半夜,突然下起了雨。

  嘀嗒嘀嗒雨声,带着郁锋涛进入了梦乡。

  梦里,郁锋涛把高玉娇压在了身下,但是却有劲使不出……

  醒来时,天已经亮了,雨仍在下着,而且比昨夜大。

  直到第五天晌午,雨才停止。

  太阳一露脸,如同是一颗悬挂在天空的大火球,要把大地上一切生灵烤出油的势头。

  次日午饭后,郁锋涛顶着火——辣——辣太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