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独身闯狼窝(1/2)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笔÷趣♂乐 Biqule】,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震骇的,屋里的人全惊呆了,直到田虎和一伙村干部逃出大门了,大家才苏醒过来,“哈哈哈……”惊雷笑声震动屋顶。

  竖起大姆指,吉景生好不佩服,大赞一声:“锋涛,你好厉害,一下子认出那个家伙是冒充的。”

  吉景生的话把骇然中郁锋涛惊醒,蓦然回首刚才打田虎一幕,他脖子后头是一片冰寒,都莫名其妙自己什么时候吃了豹子胆,竟敢打乡党委书记兼乡长。但是这一顿暴打田虎,打的是田虎,杀的是高森林的气焰,郁锋涛实在是痛快又过瘾。

  “官大一级压死人。”“跟你们直说了吧,我打的是真田虎,不是冒充的。”没有说破暗藏的玄机,郁锋涛神秘兮兮一笑,留下一个悬念,让眼前这帮泥腿子猜想去。

  ——笑的笑,哭的哭。

  屁不敢放一个,狼狈逃回到高森林屋里,脸色苍白的一屁股摔在凳子上,田虎恼火、愤怒的呼吸要断了。

  被一个泥腿子小老百姓当众扇耳光,田虎还如些恐惧,一伙村干部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糊里糊涂的不知道是怎么一回,又不敢问田虎。

  村子也一下砸了锅,与郁锋涛有隔阂的人,谩骂郁锋涛是胆大包天的土匪,连乡里一把手都敢打,这换成别人还得了,难怪那天夜里徐水龙会被打个半死。与郁锋涛没有隔阂的人,感到不可思议、恐惧悚然,他郁锋涛是不是吃了豹子胆啊,连乡里一把手都敢当众扇耳光,他就不怕遭到报复,被派出所抓了?

  比起田虎这三巴掌,郁锋涛对收拾徐水龙这个无赖,更感到从未有过的痛快,他不仅是为自己那三百多尾鱼报了仇,更是替一个寡妇惩罚了一个恶棍,给乡亲们除去一大害。至少田虎是在明处,徐水龙这个无赖则是在暗处,对他郁锋涛对村里的祸害更大。俗话说,暗箭难躲。

  或许相比徐水龙、田虎,郁锋涛锯骨之恨、不能容忍的是郁正丰父子。现在他家房子那面墙已被雨水泡浊凹进去有两寸多了,眼下春季雨小,要是夏天连续下大暴雨,要不了长时间,墙非倒塌不可。——秧苗已插上,没啥事,郁锋涛必须赶在夏天到来之前,把这件事解决了,才能放心去福州。

  过了三天,趁晌午大家午饭后之际,郁锋涛独身一人,天庭悟出一团浩气,一身是胆,闯进了郁正丰屋里。

  厅堂里,郁正丰这个老头正与大儿郁海金聊天,看见从门口闯进去的郁锋涛,他们洋装没看到,骑自行车下坡——不睬。

  马上把话题一转,郁正丰说起了讽刺郁锋涛的话。

  老东西,还轮不到你讽刺我的时候。郁锋涛心头大骂一声,自己找条凳子摆在郁正丰正面,不卑不亢、端端正正一屁股坐下,威严不可犯,俨然他是这屋里至高无上主人。

  深邃的冷峻眼睛射出一束晨霜,郁锋涛开门见山:“阿伯,我今天来,是跟你们谈我那面墙的事!”“在闹荒,我们郁姓仅不过是几户人而已。我不想自家人自相残杀,被全村人笑话,瞧不起。”

  “锋涛,别以为打了几巴掌田书记,我们会怕你了。”郁正丰小儿子郁海火从厨房里窜了出来,一脸杀气。

  压根儿不想去跟这么一个凶神恶煞较劲,郁锋涛甚至头不转一下,仍旧正眼直逼郁正丰说:“你们可以睁大眼睛看看,墙已经被雨泡浊三寸左右。万一有一天倒塌了,这是人命关天的事,你们负得起责任吗?”

  挑衅、警告的话被郁正丰三儿子郁海水听到,他也从厨房里窜了出来,一开口,骂人先:“你锋涛被压死了,跟我们一根寒毛没干系。“

  外甥举灯笼——照旧。

  依然不与郁海水这莽汉较劲,郁锋涛只当郁海水的话是有人在大庭广众下放了一个臭屁,目不斜视紧逼郁正丰:“阿伯,我只是希望你们在这几天内把寮拆了,不要把事情闹大。事情闹大了,对你们未必是好事。”

  “拆我们的寮,你锋涛的头有多大?”郁正丰的二儿子郁海木从外边回来,凶相毕露。

  郁正丰的四个儿子全在场了,战斗马上要打响。

  霍地,郁锋涛一身立定,坦荡清澈目光,凌厉蔑视郁正丰父子。

  “我——锋涛的头只有这么大,你们看清楚了!”郁锋涛用手点了点自己的头,“你们不就是仗着兄弟多,欺负我单身一人吗?这算不上本事。稍微有那么一丁点本事的人,是不会欺负自己人。走出闹荒,你们敢这样凶恶,朝别人说话大声点,我——锋涛从你们胯下钻过去。”

  ——见血封喉。

  轻轻一句话,郁锋涛把郁正丰儿子们逼得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