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倾覆(1/2)

加入书签

  嘉文听到此番言论。拂袖而去。出了会议室。又不清楚路。就在浮空城转悠。看景色。

  不知不觉转到玄空寺。觉得奇怪。这上面建座寺庙做什么。谁会來拜佛。走入进去。看到一个妇人归于前。对着佛像。虔诚无比。

  嘉文看了将近两个小时。妇人这才起身。只是看了嘉文一眼。就让嘉文神魂颠倒。世间竟有如此好看的人儿。

  目光随着妇人步伐。嘉文看到。妇人走到门口。就被一个白胖子搂着出去。这才恍然大悟。原來这妇人就是杨乃玉。胖子自然是张宽喽。

  机会难得。平常人很难和张宽说话。嘉文一路小跑赶上去。打了个招呼。言辞恳切地对张宽道:“张先生胸怀大略。经纬天下。为百姓做了许多好事。堪为神人。”

  张宽懒得听这些马屁。漠然地看他一眼。又要离去。

  嘉文急忙说道:“我这次來。是有几句不敬的话要说。不知道先生肯听。”

  张宽停下。“给你十分钟。讲。”

  嘉文大喜。顿时滔滔不绝。说出张宽许多不是。

  张宽听完。默默点头。“你说的只有两点是对的。一是我糊弄老百姓。二是我玩弄女人。这两点我知道。要说糊弄老百姓。不光是我张宽。你是搞文学的。究竟是谁在糊弄老百姓。你比我清楚。我再怎么糊弄。好歹也为百姓办实事。第二。我玩弄女人。这点我有错在先。你批评的对。只是已经错了。更改不了。只能将错就错。”

  嘉文道:“张先生既然知道错了。就该改正。若真心想改。沒有改不了的。”

  张宽看他一眼。哼一声。“我自按我本心做事。改于不改。都是我的。”说完就走。

  嘉文急了。在后面大喊。“先生神人。兴于女人。必败于女人。如果不改。一世英名全都毁了。”

  却说因为喜妹跟了张宽。天宝性情大变。不如以前活泼。整日把自己关在屋里打沙袋。日子久了李师师察觉不对。就去询问。为何变得这么勤奋。

  天宝回答。“我练好了拳击要去浮空城做保安。”

  李师师惊愕。而后发笑。“你是想去浮空城还是想去做保安。”

  天宝这才醒悟。母亲大人的能量不小。就问。“你有办法送我去浮空城。我想接近张宽身边。研究他。”

  李师师面有疑惑。“他有什么好研究的。”

  天宝哼哼道。“传奇人物。我要向他学习。”

  李师师叹息一声。咕哝道:“果然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

  这话落在天宝耳朵里。很是惊讶。“阿妈。你说什么。”

  李师师就对天宝道:“你也二十岁了。我不再瞒你。那张宽不是别人。就是你的亲生父亲。别说你想去浮空城。那浮空城。本來就是留给你的。”

  听到这个消息。天宝浑身颤抖。如五雷轰顶。

  “我是张宽儿子。大哥也是张宽儿子。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李师师听完就是不屑。“不要把那个风尘女子跟我相提并论。张宽在我眼里。始终是**丝一枚。我只当他是个玩物。”

  天宝愕然。问道。“那天下男人。你喜欢过谁。”

  李师师想了想。道。“这天下除了你。再也沒有第二个男人能入我眼。我的孩子。你跟我一样优秀。在我看來。这天下的女子。也沒有一个能配的上你。你是最完美的。任何人都比不了。如果你也像其他痴男一样。就是折辱了你自己。你说的那个喜妹。我已经打听过了。她的生母当年也是风尘女子。她的父亲也是如此才不要她们母女。有其母必有其女。那女人也是个放荡的。要不然怎么会从了张宽。”

  李师师如此说辞。天宝心痛不已。却不敢表露。只问一句。“我要如何上的了浮空城。”

  李师师回答道:“我不愿意你去。你在李家。同样是吃穿不愁。去了浮空城。就要跟她们斗。你势单力薄。怎么斗得过。还不如慢慢等待。张宽一死。浮空城自然落在你手里。”

  天宝却道:“我不要等他给我。我要自己拿过來。他抢了我的女人。我就抢他的产业。”

  李师师还要再劝。天宝却是听不进去。自己买了门票。直接去找张宽。

  张宽还在办公。听到天宝寻來。很是吃惊。两人在办公室见面。张宽正想着如何措辞。那李天宝已经噗通一声跪下。咣咣咣地三个响头。“大。我來认你了。”

  一句话把张宽激动的身如筛抖。赶紧过去扶起來。连说三个好。又拿手抚摸儿子面孔。“我等这一天等了二十年。娃呀。你太苦了。”

  天宝也挤出两滴泪。演技比起张宽有过之无不及。

  毕竟是私生子。不能明目张胆地声张。张宽只让他跟在自己身边。做贴身秘书。逐渐地掌握三秦。

  他说。“儿呀。我创这么大的基业。说到底都是留给你们其实你还有个哥哥。唉。可惜。再也找不到了。闲话不说。下面的产业慢慢的舍弃。咱们只要把住浮空城。永世就有花不完的钱。”

  天宝不解。“下面那么大的产业。为什么要舍弃。”

  张宽苦笑。“你不懂。人不能太贪。贪得多了。容易撑死自己。我现在就是例子。”

  天宝不解。张宽让他慢慢体会。

  当天晚上。天宝就去找了喜妹。把个喜妹震的惊慌失措。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不知如何是好。末了哭道:“造化弄人。如果你早些和他相认。何苦弄到现在这地步。”

  天宝哼一声。“那就要问你了。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自甘堕落。”

  喜妹摇头辩解。“我不是自甘堕落。我是不服。我要凭借我的力量。让那些害我的人。得到报应。”

  天宝这才对喜妹刮目相看。问她。“你有什么想法。”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张宽的性格变的暴躁。多疑。不再像以前那般总是笑眯眯。任何事情稍有不对就大发脾气。乱摔东西。

  同时。他的**也高涨起來。行为变的古怪。对女人的需求量大大提高。整日就如同一匹种马。时常都是保持在充血状态。

  最开始几天张宽沒在意。反正身边女人多。喜妹哑哑古凤歌换着來。等到后面越发厉害。连许久未曾宠幸的徐娇娇也被照顾到。很快张宽感觉不对。自己身体出了问題。

  可根据贴身医生乔治的说法。张宽体内某种神秘力量被唤醒。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张宽就放心了。只要不是有人故意整自己就好。那股体内的神秘力量。就归于赑屃血脉。

  越是如此。张宽越觉得朱小强说的有道理。就应该恢复一夫多妻制。为此对小强大加赞赏。让天宝多多跟小强学习。

  这天。张宽接到喜妹通知。说要介绍个朋友给他认识。张宽去了。却是个如花似玉般的妹子。好似在哪里见过。

  妹子自己介绍说。她是朱玲玲。是朱小强和沈佳雪的女儿。张宽这才想起。呵呵笑道:“好好。你们姐妹能好好相处。也了却小强一桩心事。”

  喜妹却道。“光是这样关系还不够好。要是我们姐妹都能伺候你那才好了。”

  朱玲玲闻言变脸。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轻推喜妹。“不要胡说。我得回家。”

  喜妹拉着她嘻嘻笑。对张宽道:“好妹子。刚才咱们俩可不是这么说的。夫君。还等什么。快收了她。”

  张宽此时腹中一股邪火。很想摔点什么东西。脑子越发不清醒。仅凭身体本能。

  朱玲玲不是外人。那是刘飞和沈佳雪的孩子。当初因为这个孩子跟小强闹过很长一段。赔了不少钱。最后才了事。

  小强也有一番狠劲。自从知道沈佳雪外遇。就不把她当人看。当牲口一样使。唯独对朱玲玲爱若珍宝。捧在手心。含在嘴里。热不得冷不得。也正是如此。沈佳雪才能忍受小强这十多年的欺负。

  至于小强心里有沒有别的想法。外人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大家是公认的。朱玲玲就是小强的心头肉。谁都开罪不起。

  同时。朱玲玲也是刘飞的逆鳞。谁要惹了朱玲玲。那就是刘飞死敌。

  不料。朱玲玲终究是毁在张宽手里。两人同时暴走。去找张宽要说法。

  张宽清醒过來。从天宝口里得知。朱喜妹是朱小强和刘飞合谋送给张宽的。目的是想把张宽迷惑住。从而获取更大的权利。

  眼见这两人为了朱玲玲來责问自己。气就不打一处來。反问对方。“朱玲玲是闺女。朱喜妹就不是。这女人跟了我。不就是你们想要的结果。”

  两人说他不过。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吞。从张宽处退出來。朱小强去了朱喜妹处。刘飞却被天宝拦住。私下里说。“朱玲玲被害。你当是谁的主意。要说沒有朱小强背后指使。朱喜妹那敢这么做。你想想啊。朱玲玲不是小强亲生女儿。他怎么可能对她好。亲生的都往火坑里推。何况是别人家闺女。”

  刘飞大怒。质问天宝。“你是从哪里知道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天宝道:“喜妹以前跟我好。做这事前已经告诉我。就是担心朱小强卸磨杀驴。把罪责都往她身上推。”

  刘飞转念一想。就往广寒宫跑。果然如天宝所言。朱小强在广寒宫撒泼。殴打喜妹。骂喜妹是贱人。连亲妹子都不放过。

  其实最开始小强并不会动手打喜妹。只是问问她当时的真实情景。不料两人一见面。喜妹就各种言语刺激谩骂。说朱小强畜生不如。为了上位不择手段。老婆女儿全都送给别人玩弄。不是男人。

  小强被说到痛处。这才发怒。

  见刘飞过來。还指着喜妹对刘飞道:“这贱卑害了玲玲。我沒有这种女儿。”语气愤然。义正词严。

  刘飞看着他表演。不动声色。扭头离去。

  朱小强还要再打喜妹。却被天宝一脚踹倒。连番耳光上阵。抽的不知道东南西北。

  “我见过无耻的。却沒见过你这么无耻的。亲生女儿都当牲口一样。你还有点人性。”

  因为朱玲玲事件。刘飞恶了朱小强。无时无刻不想把朱小强从千米高空扔下去。小强却因为此事痛定思过。察觉出这事是喜妹的报复。同时对张宽的恨多了一份。如果沒有张宽。自己怎么会变的如此嘴脸。

  张宽却不自知。每天浑浑噩噩。只听喜妹说玲玲如何喜欢他。想长久跟他一起。就通知刘飞。把朱玲玲弄到广寒宫和喜妹同住。

  刘飞不愿意。张宽就说他对自己不忠心。进而越发疏远刘飞。不多时。张宽的病情越发严重。整日脑子里嗡嗡响。唯独要办那事才好受些。起先还能克制。到了后面。一旦犯病。管你面前是谁。是个女的就成。

  文明远得知此消息。紧急召开会议。商议对策。刘飞朱小强都对张宽沒好感。第一时间更新就闭嘴不答。明远无奈。和天宝商议。最后决定。时常在张宽身边安排数名女服务员。以备不时之需。

  为此三秦内部新一轮的选美活动召开。共计选出美女百名。全部给出高新。养在瑶池。供张宽使用。

  不到三天。这种丑闻就被有心人传到地面。图文并茂。引起轰动。对于张宽其人的谣言。也逐渐变的多种多样。

  传來传去。逐渐把张宽从带领渭阳人致富的神坛上拉下來。变成另一番说辞。张宽采用哄骗手段绑架了全渭阳人。供他奴役驱使。所创造的财富。全都被张宽用來享受。

  吃喝住行。还有那些美女。所消耗的巨大财富。都是來自于渭阳人民。

  越來越多的流言传出。网络上各种黑张宽事件铺天盖地。朱小强作为宣传部门负责人。根本不管。甚至。还在后面推波助澜。

  而那些流言传送者。刘飞也懒得管。张宽自己屁股不干净。妄想让谁來擦屎。

  终于。五一节前夕。三秦集团爆发工人罢工事件。起因很简单。三秦内部的管理本來就是畸形。所有工人升迁奖励全是凭着领导喜好。真正有能力有本事的人永远在下面任劳任怨。又鉴于三秦的严格管理。这么多年都平安渡过。今年却大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