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331(1/2)

加入书签

  “长生,我真的好快活。mlwxs520 乐文移动网”

  莫长生被眼前的恶龙抱得紧紧地。

  他下意识地回抱了过去,心中亦觉得快活。

  原来,被人付出是快活的,为自己倾心之人付出,也是这样的快活。

  “嗯。”莫长生低声道,“我也是。”

  一人一龙就这么傻傻地你抱我,我抱你,互相拥抱着不知多久,待到莫长生先反应过来,抬头看天,就见空间里的月亮已经升到了天上的最高处,周围被夜色笼罩,唯有那九盏走马灯,闪着灼灼光芒,兀自转动着。

  莫长生忍不住暗骂自己傻,心道自己都被这恶龙个带傻了,可是骂完之后,又忍不住的翘着唇角,怎么都压不下去。

  “好啦。”莫长生慢慢将这恶龙推开,道,“再抱就抱到明天早上啦。”

  蛟龙大人只顾咧着嘴笑:“和长生在一起,就是抱到明年,慕生也高兴!”

  莫长生欲要板着脸教训教训他,奈何只板了小半个时辰,就板不下去了。

  “再过七日,我们还要离开这里,要是真抱到明年,待我们出去,还不知道外面要闹成什么样子。”

  蛟龙大人虽然笨了点,但也不傻,当然知道他们是不可能在这里待到明年,可是……

  蛟龙大人忽然张开大嘴,回过头去,就把九盏走马灯一一收到了腹内空间。

  莫长生:“……你不是有储物戒指么?”再这样随便张嘴乱“吃”东西,他就不和他亲吻了!

  蛟龙大人眼睛亮亮的道:“可是这九盏灯笼不一样啊。这九盏灯笼,可是长生送给我的宝贝!我一定要放在自己的空间里,这样谁都抢不走!”说罢,蛟龙大人将把莫长生推着转过身,有些羞涩又有些兴奋地道,“长生莫要转身,我也有东西要送给长生!长生你等等,只要小一刻钟,就能转身啦。”

  莫长生简简单单的“嗯”了一声,可是一双桃花目中,满满的都是笑意。

  然而等到小一刻钟后,他转过身去的时候,莫长生立刻笑不出来了。

  他果然不该期待这恶龙能送给他甚么好东西!

  以这恶龙对金色的热爱,以这恶龙的特殊品味,以这恶龙简单的头脑,他能想出甚么好东西送他咧!

  莫长生盯着那件“礼物”,看得咬牙切齿。

  蛟龙大人却还不知错,讨好的跑了过来,指着他那件礼物道:“长生长生,你看这张床好不好?喜欢不喜欢?”

  原来蛟龙大人送的,正是一张和蛟龙大人的龙鳞一样金光灿灿、足足有一亩地那么大的一张圆/滚滚的床!

  “……”莫长生面无表情地盯了那张巨大无比勉强可以称之为床的东西片刻,转过头,看着那恶龙紧张中略带失望的神色,微微一顿,才缓了缓脸色,道,“我们再过七日就要离开了,就算是你想了……也要等我们匀出两三年的时间……才好做那件事。”

  莫长生心中也是无奈至极。

  他虽然本身清心寡欲了一些,但若是心上人喜欢,他也不介意和心上人多滚一滚床单,奈何心上人不是人,是龙,还是条动辄滚一次床单,就要耗费足足两三年时间的龙!然而他也不是每次都能专门匀出这样多的时间来滚床单,于是无论他心中如何遗憾和愧疚,也只能默默地把这恶龙的念头给压下去了。

  蛟龙大人闻言,原本有些小失望的眼神立刻变了,他嗷呜一声,就把莫长生拖到了那张金灿灿的大床上,还不忘给二人拖鞋。

  莫长生微微皱眉:“你……”

  蛟龙大人手一扬,金灿灿的大床上方,又出现了一顶罩住大床的金色床帐,床帐微微闪着金光,正好把床上的情形照的清清楚楚。

  蛟龙大人做完这些,才拉着莫长生的手道:“长生长生,你觉不觉得这里有甚么不一样?”

  莫长生一怔,慢慢感受了一会这大床上的灵气,好一会才道:“这里的灵气流动速度好像快了些。我们也能慢慢吸收这里的灵气,但是只能供我二人生存,但若是修炼,就肯定不成了。”

  蛟龙大人立刻道:“长生好聪明!这大床上有特殊阵法,一旦进入这个大床,开启阵法,大床上一年,外界才只过了一日!我、我们……”蛟龙大人红了红脸,就把他的心上人给压倒了,一面压,还一面给他的心上人脱衣服,“我们在这里‘洞房’好不好?长生好不好?”

  莫长生此刻已经被这恶龙脱得浑身上下只余一条亵裤,他还能说不好么?

  只是床上一年,外界才一日,当真有这么好的东西么?

  而且,如果这东西当真这样好,那这恶龙又岂会现在才拿出来?这恶龙不是一直期盼着他修为有成,和他一起飞升么?这等好物,不是正好能助他修炼?

  “你说得是真的?那是否有甚么副作用?嗯,就是和外面不一样的地方?”

  蛟龙大人正在和心上人亵裤的裤带做抗争,闻言“啊”了一声,小心翼翼的看了莫长生一眼,才蔫头蔫脑地停下了动作,小声道:“没、没甚么不好的。就是、就是……在这里不能双修。只能行事,但是对修为一点好处都没有,没办法帮长生提升修为。”

  简单点说,就是在这大床之上,他们只能行周公之礼,享受身体上的欢愉,但是对彼此的修为却半点好处都没有。

  莫长生一时没有说话。

  蛟龙大人却急了,他很是郁闷自己又做错了事情,一边给莫长生把衣服又穿了回去,一边急急道:“长生莫气,我、我以后不拉着长生来这里做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情了。待长生以后有时间了,我们再双修。”

  可是话是这样说着,蛟龙大人却是双眼通红。

  他这段日子被莫长生宠出来的胆子,又“啪”的一下,被拍了回去。

  莫长生微微一叹,按住这恶龙的手,也不管滑落下肩膀的衣服,他反过来把这恶龙压在身下,和这恶龙脸贴着脸,低声道:“谁说这种事情是浪费时间了?能让我的慕生快活的事情,又岂会是浪费时间?慕生想让长生高兴,长生也想让慕生快活。”

  蛟龙大人闻言,想到这些日子来,他心尖尖上的长生每日为他洗手作羹汤,每日花很长的时间来陪着他做些和修为完全无关的事情,还特特为他准备了九盏灯笼的画像,为他吹奏凤求凰……

  这样想着,蛟龙大人的胆子又大了起来。

  他的手放在了长生腰上,眼睛看入长生惑人璀璨地桃花目中,喉结狠狠滚动了一下,然后脑袋就不会思考了,翻个身,就把他的长生反过来压住……

  一个恣意挞伐,一个全力承受,正所谓芙蓉帐软春风暖,狂戏蝶红被翻浪,不外如是。

  ……

  蛟龙大人倒是有心这外界的七日都在金床上度过,奈何莫长生怕自己神色之间压不住,愣是在第五日的傍晚,就从金床中走了出来。

  奈何外界五日,金床之上却足足五年。

  五年的床弟之事,对蛟龙大人来说还算不上餍足,可是对身为人修的莫长生来说,去足够他咬牙切齿的去后悔自己答应这恶龙之事了。

  莫长生这样想着,就狠狠地瞪了那恶龙一眼。

  奈何莫长生刚刚承受完,纵然他向来冷情,一双桃花目中亦是媚意横生,看得蛟龙大人忍不住又要重振雄风。

  莫长生见状微微一窒,干脆闭上眼睛,盘膝坐在河边,专心打坐一番,才将之事带给他的变化渐渐压了下去。

  待他重新睁开眼时,几乎完全看不出他经历了五年的之事。

  蛟龙大人在莫长生的空间里当然是最自在不过了,正化成小蛟龙蹲坐在莫长生身边,见莫长生睁开眼时的神态,失望的尾巴都耷拉了下去。

  莫长生瞪了他一眼,这次的目光之中是半点媚、态都找不到了,和他寻常时没有半点差别。

  “长生长生,我们现在就要走了么?”蛟龙大人看着心上人不理他,干脆默默的把龙尾巴变长,然后将尾巴伸到莫长生身旁,把人整个儿的都给卷了过来,和他脸贴着头,幸福的依靠着。

  被卷过来的莫长生:“……”使劲捉住那只龙角晃了晃。

  奈何龙角坚硬无比,所以才会被诸多修真界的人士觊觎,期望以此炼制武器什么的,莫长生的力气,显然是不能撼动那龙角半分。

  蛟龙大人只以为这是长生跟他玩儿,见长生掰他的龙角,还把他的龙爪也伸了过去:“长生掰这个,这个爪子比角好掰。”

  莫长生:“……胆子变大了,嗯?”

  蛟龙大人兀自笑得开心,可是听莫长生这么说,也没把人放开。

  莫长生也是无奈。这恶龙在他面前胆子小了,连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不敢提,他会觉得心疼;可是现在胆子肥了,还敢把他用尾巴给卷过来,又让他颇为无语。

  “放开。”莫长生不掰龙爪和龙角了,反而拽住一根龙须,道,“再不出去,到时候就不好解释了。”

  蛟龙大人倒是真不想放人。奈何他的长生太厉害了,一下子就抓住了他身上最容易疼的地方,蹭了蹭心上人,只能将人给放开了。

  人放开了,蛟龙大人自己也变成了人形。

  莫长生已经将他要带出去的储物戒收拾好了,凡是不能见人的东西--包括蛟龙大人--都放在逍遥秘境之中,左右逍遥秘境已然认主,除了他之外,谁也看不到、摸不着、进不来了,莫长生对此格外放心。

  他正欲出去,将那只青蛟也抓回来,暂且放在逍遥秘境里,然后再去伪逍遥秘境的出口,结果却发觉左手无名指一凉。

  他低头一看,就见无名指上多了一枚墨玉戒指。

  莫长生微微挑眉:“怎么没做成金色的?你不是最喜欢金色的了?”

  蛟龙大人闻言一喜,立刻又把戒指给拿了下来,将戒指里面拿给莫长生看:“外面是墨玉的,里面、里面是金色的。”

  原来这墨玉戒指的内侧,正有一条金色纹路的蛟龙,正是一角三爪,蛟龙大人如今化成蛟龙的模样。

  “长生快认主。这个只能用本命精血认主。”

  莫长生眉心微蹙,却也照办了,只是认主之后,才道:“这小东西是做什么用的?”

  蛟龙大人只顾着傻笑:“救命用的啊。”然后还把他的左手往后伸。

  莫长生眼睛一瞥,正好瞥到这恶龙的左手无名指上也有一枚同样的戒指。他心中猜想,这恶龙大约是听过他说地球上的习俗,才会找出这么两只戒指来,让二人都戴着。

  这样的小事,莫长生自然愿意让着这恶龙,因此也没有说甚么,看了那恶龙一眼,心念一动,便出了空间。

  蛟龙大人:“离别吻呢?说好的离别吻呢?长生你明明答应我的!”

  蛟龙大人显然忘了,莫长生是在那张金灿灿的大床之上答应他的这件事。试问,男人在床之上的许诺,有几句可以当真的?

  莫长生会忘了这个许诺,着实是再正常不过了。

  忘了自己许诺下的话的莫长生,他出了空间,正欲去找那只小青蛟,就见小青蛟自己跑了过来。

  青岩现下是十三四岁少年人的清俊模样,只是因在济遥灵君当灵宠当久了,见过的糟心事太多,他曾经欲弑主,济遥灵君又曾想要杀他,虽然相貌清俊,可是相由心生,一张清俊的面容上,却总是显得有些阴沉而令人不喜靠近。

  莫长生倒是不觉得青岩的阴沉有甚么不好。青岩是蛟龙,距离成年还有数万年的光阴,数万年的光阴,足够青岩在人间调整好心态,不再总是记挂着过往的糟心事,对他的修行也只有裨益。

  “恩公!”青岩一看到莫长生出现,就飞快的走了过去,先是躬身一礼,接着就要再拜。

  莫长生嘴角一抽,立刻让开,不肯受青岩这一礼:“你莫要如此。慕生你也见过了,他是我的道侣。你既是我道侣为数不多的同族之一,还是没有成年的同族,我帮你自是应当。只盼你将来莫要故意为恶,让我后悔曾经救了你,这便足够了。”

  青岩立刻认真地起誓道:“青岩在此立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将来绝不故意为恶,只愿一心求道,能白日飞升!若违此誓,愿世世沦为凡人界畜生道,只能做人间盘中餐!”

  莫长生微微一顿,看着青岩道:“不知青岩年岁几何?”

  青岩脸色难得一红,他有心说,他的岁数和蛟龙大人的岁数一样,都是不可说的秘密。

  可是恩公相问,青岩不能不答,只能含糊道:“很、很大了。青岩原本是凡间小蛇,有一日被一猎户捡到,猎户本欲杀我做羹汤,结果一道家小童路过,见我小蛇本体青翠可爱,便向那猎户买下了我,给我喂下一颗启灵丹,让我开启灵智,又对着我念了一段道家经法,让我按照那段经法修行,这才让我得以修行延长寿命,有了今日之果。”

  莫长生:“……”总感觉像是在听白蛇传或是青蛇传,就是不知道这青岩欲要像谁报恩了。

  “那你是在逍遥散人死之前出生,还是在他死后出生,这个你可记得?”莫长生看出来这青蛟对自己的年龄颇为忌讳,便换了个问法。

  青岩松了口气,道:“青岩是在逍遥散人死后的第三年出生的,尝闻散人平生传纪,钦佩不已,却又恨其不争。”青岩说罢,又觉自己失言,道,“青岩愚见,让恩公见笑了。”

  莫长生只摇了摇头,没有在意青岩后面说了什么,只是在想青岩想要飞升的想法,在五灵大陆没有解除之前,怕是难以实现了。

  “你进去罢,慕生也在那里,你代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