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四大奇书(1/2)

加入书签

  流冥见以无痕的锋利竟然砍不破司徒玄的护体真气,心中大吃一惊。知道他内功修炼已至化境,不用剑气是破不开他的防御了。

  心念动见,真气渐渐注入无痕,在无痕完全隐形的瞬间,蓦然大喝一声,嗤的一声,一尺来长白色剑气闪跳而出,一剑狠狠往司徒玄左手砍去!

  司徒玄反应何等快捷,虽然剑气也未必能伤得了他,但他还是拉着刘剑,一个闪身,瞬间退出十丈,正待说话,突然眼前白光大涨,剑气啸空嘶然不绝!眼中无数的光弧纵横交错组成一道亮丽的光墙!那光弧就像杂草一般,散乱无序的左穿右,交织成一面光网,将司徒玄身体整个笼罩其中!

  司徒玄眼中光爆闪,心中隐隐有丝兴奋,寒极真气遍布全身,将自己和刘剑都笼罩了起来,左手一挥,嗤然声响中,三尺来长的白色真气形成一把剑形出现手中,顿时冰寒刺骨的森冷寒气笼罩全场!

  “凝气成剑!”

  一旁的龙独我眼神闪烁不停,丝丝执着的现露无疑!凝气成剑,可是要达到先天化境才能使出的,是所有练气士一生的目标!龙独我一代枭雄,无时无刻不着震慑武林,统领全豪!但他内功修为始终无法迈入先天之境,已至于不能跨入顶尖高手行列,使得天龙帮成为众人眼中的二流帮派,这始终是他心中的一个痛!此时他全部心神都放在了司徒玄身上,希望能从中得到一点点启发!

  赵晓曼与赵晓妙倒是没怎么吃惊,她们早已见过赵啸天凝气成刀的本事,司徒玄身为十大之一,他能凝气成剑也没什么稀奇的。神棍倒是有些吃惊,他从没见过神天行用这招,也不知道神天行会不会!他这此是第一次见这种绝技,除了吃惊之外,还有一丝兴奋!

  其实凝气成剑是非常耗内力的,一般绝顶高手之间的争斗都不会用这招,除非你的真气生生不息无有穷尽!但就算是先天高手,体内真气的再生速度也不能支持凝气成剑的消耗!司徒玄毫不犹豫的用这招,那是因为他本没把流冥放在与他一个档次的位置,他有速战速决的把握,当然不怕浪费功力了!

  司徒玄左手往前一横,真气剑嗤嗤声响中,空气中无数水珠被凝聚出来,一一地投入真气剑,只一会功夫,真气剑便变成了一般闪着寒光的透明冰剑!

  司徒玄双眼紧紧盯着那无数交错无序的光弧,如山般压了过来,兴奋的神色从眼中一闪即逝,静静站着一动不动!等到光弧临身,他才一声大喝,手中冰剑闪电般入光弧中心,并顺势一搅,光弧顿时一震,向四周散了开来,冰剑硬是撕破了一个大口,流冥隐于其后的身形现了出来。

  司徒玄正想一剑往流冥劈去,那些被他搅散的光弧蓦然在空中一阵跳闪,如无数的灵蛇般扭曲晃动,随着流冥一声大喝,瞬间绕过冰剑,没头没脑地向司徒玄身上扑来!同一时间,无痕剑闪电般砍在了冰剑上!

  喀!一声脆响,以无痕的锋利竟然只砍入冰剑一寸,流冥还来不及心惊,的反震之力瞬间将他身体弹飞,一股冰寒之力透过剑身涌入体内,他身体还未落地,便被一层薄冰封住!

  轰地一声,被冰封的流冥撞在地上,沿着街道一路滑了五丈才停了下来!而那覆盖全身的薄冰虽然只有两寸来厚,但撞在地上居然丝毫未损,反而在地上磨出了一尺来深的痕迹!

  那无数的光弧也一道不露的尽数轰在了司徒玄身上!噼里啪啦声声异响中,司徒玄的护身真气硬是被撕裂了,衣襟翻飞中,气劲四溢,蓬蓬震响不断传出!

  等光弧尽散,声响止息,四溢的劲气也渐渐平息!众人望去,只见司徒玄前衣襟被剑气砍出了无数道裂口,露出了他健壮雪白的肌肤!其中,有几处殷红片片,数道血痕赫然入目,无数细密血珠缓缓渗透而出,与他雪白的肌肤相互映衬,白的刺目,红的骇神!他竟然受伤了!

  众人震惊中,司徒玄一脸铁青凝立不动,浑身散发出冻入骨髓的冰寒杀气,双眼如万年寒冰一瞬不瞬地盯着被冰封在地的流冥!

  “会主!”张狂急急跑了过来,有点骇然的望了望流冥,他简直不敢相信流冥竟然能让司徒玄受伤!“会主,你……”

  看到司徒玄满脸的杀气,张狂打了个寒颤,再也说不下去了。他知道,现在司徒玄正处于暴怒的边缘,上去搭话无异于找死!

  喀喇!一声裂响,流冥终于破冰而出,在空中一个翻腾,双足稳稳落于地面!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身形却如标枪般挺直,两眼毫不回避,与司徒玄虚空对视!

  啪!又是一声脆响,却是刘剑终于趁着司徒玄分神之际,挣脱了缚住自己的真气,一道火热真远从左手注入司徒玄右手,司徒玄受痛,下意识地一松手,刘剑立时抽身飞退,一直退到流冥身边,与他并肩而立,目光炯炯地望着司徒玄!

  “你没事吧?”刘剑左手按住流冥肩头,感觉他全身冰寒无比,立即一道火元注入他体内!流冥体内真气立生感应,瞬间围拢过来要将火元驱逐,但流冥感受到那火热的劲道,立时明白了刘剑的意思,将真气全部调回丹田,任那道火元在体内乱窜。

  不一会,寒气便被驱逐殆尽,流冥只觉全身暖融融舒服无比,!其实那入体的寒气早在流冥破冰而出之时就被驱逐的差不多了,就算刘剑不帮忙,他也很快能驱逐,不过身体暂时有点冰冷就是了,现在被火元在体内一转,便完全复原了!

  当然,他刚才那一招“乱剑斩”与先前杀秋祝的“群星荟萃”一样都极耗功力,他现在正在加紧调元恢复中!

  “乱剑诀?”司徒玄双目咄咄逼视流冥。

  此话一出,除了刘剑与流冥外满场震惊,张狂更是惊叫一声:“怎么可能?”

  神棍望着流冥,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口中自言自语:“乱剑诀?乱剑诀!……”

  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