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命令不敢做半点耽搁,匆匆忙忙跑回大殿里去到这魔王平时为了滛乐放置各种奇怪道具的地方。

  没过多久,yi个精致的小木匣子被取了过来。当着女人面打开yi看,青悠讶异的发现天鹅绒衬里之上竟然整齐排放着yi蓝yi粉两只堪比真人大小的假棒棒。

  这棒棒看上去十分逼真,用手指触碰yi下便觉软硬恰到好处,竟有点像燕窝等补品熬出来的胶质制作而成。

  “这宝贝很少拿出来用,今天既然仙子有此雅兴,本座就陪你玩上yi玩。”说罢,不等青悠仙子有任何回应。夜王便将女人从石桌上抱了下来,换成高大的自己趴跪在上面背对着众人竟然做出了狗爬姿势。

  “这”

  yi时之间青悠仙子yi头雾水。抬起头来却只看见男人性感至极的屁股,以及叉开肉缝中那yi枚深色紧致的菊|岤。

  “夫人,这姿势叫‘颠鸾倒凤’,奴婢来教您怎样玩。”

  旁边的小妖却像早有准备,只见他将盒子其中yi只假棒棒取了出来,嘴角挂着戏谑的微笑将其塞到了青悠仙子手中。

  这妖精乃在山中修行的蟒蛇精。年龄不大,却也颇得夜王欣赏,所以才将他留在自己身边。

  青悠仙子见他也相貌英俊,身材健壮。跟夜风王在某些方面竟然有些类似。但见他拿着另yi只棒棒伏在自己耳边如此这般详细解说了yi通,话还没说完她已经目瞪口呆满面潮红。

  “羞什麽,妖精本来就这样。想怎麽玩就怎麽玩,何必在这样事情上装腔作势呢?”

  夜王等得不耐烦,回头见青悠仙子握着那精致的假棒棒面露犹豫之色。yi时之间,嘴角勾起yi个嘲弄的笑容,而後又对着蟒蛇精吩咐道。

  “她就交给你了,就当本座赏你。”

  “是!谢谢大王!”

  yi听夜王居然这麽说,蟒蛇精立刻面露喜色。周围的小妖精们但凡是个男人脸上都露出羡慕的表情,唯独青悠仙子不知所措的握着yi根假棒棒,听得云山雾罩。

  “哦就这样本座喜欢”

  片刻之後,凉亭之内便再度响起了滛声浪语。只这yi次,参与这次事的不再是夜王与青悠两个人,而连方才yi直服侍在旁边的蟒蛇精也加入其中。

  只见夜风王呻吟着跪趴在石桌上,臀部高高翘起对准了青悠仙子的容颜。而女人正在奋力用右手中紧握的yi根蓝色假棒棒不断捅男人的菊|岤,左手则绕到小腹之下抓握住真棒棒,yi前yi後手in了起来。

  “恩恩恩”

  尽管自己是掌握夜王身体的主宰者,然而青悠仙子自己却并不比他要好过。视线移动到女人丰腴的臀部上,只见背对着她的玲珑身体。那张开的肉缝之中yi上yi下两个洞分别插着yi根粉色假棒棒以及蟒蛇精又硬又长的滛物。

  夜风王所说的赏赐就是这个,让他有机会插进青悠仙子小|岤里享受她的滋味。

  “啊哦哦好夫人小|岤好仧滛让奴婢干得好过瘾”

  蟒蛇精抽锸得十分卖力,yi心想在这仙子体内获取更多快感。

  要知道,能得到她的滛液滋润就相当於平白无故又多了几百年修行。更不要说这女人身体又湿又紧,弹性十足。虽然物事比不上夜风王大,但却也被吸吮的紧紧的,荫道内壁还像活了yi般裹着棒身慢慢蠕动了起来。

  这种绝顶爱欲体验在yi般妖精身上根本体会不到,yi插入她的荫道内便像再也舍不得拔出来了yi般,gui头yi阵乱钻,顶住青悠仙子芓宫口就不断穷磨蹭。

  “啊啊被插烂了不行不行”

  手上马不停蹄干着夜风王的菊|岤,自己身後却又被yi根假棒棒和蟒蛇精同时干着。青悠仙子放声尖叫,快感四溢。只觉得自己今天yi定会被干死在这里。

  “用力再用力yi些”

  被她牢牢掌控住的夜风王却似乎非常享受这样的性茭模式。眼见菊|岤中插着yi根大假棒棒,稚嫩肉壁yi收yi缩咬紧穿入其中的异物。而身前的棒棒被女人紧握着不停地套,显然备受刺激而变得更硬更大。

  “啊啊啊”

  青悠仙子快要虚脱了,连呻吟声都变得支离破碎起来。那蟒蛇精弓腰缩臀,在她身後极尽交欢之能事。胯间阳物不断变换着角度插入她早已in水泛滥的小|岤,隔着yi层肉壁摩擦着杵在她菊|岤内的另yi根硬物。

  “夫人您的小|岤被奴才插得好多水啊奴才的gui头已经进入到您芓宫口啦奴才把自己jing液射给你好不好”所谓“颠鸾倒凤”,即如此。

  凰凤,凰本身又被另yi只凤插入。三个人叠在yi起不分雌雄,身上洞皆被填满。好yi副天上人间都难以寻觅出的滛乱相交图。

  这个世上的事,原本就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妖精们生活皆遵循内心中本能,不理世俗,唯求及时行乐──

  当日三人做完了这颠鸾倒凤,夜风王并没有偕同已全身虚脱的青悠仙子离开。而就在这花园里头直接沐浴,再遣人弄些美味吃食来大啖。好像将这寝宫之外当做了自己栖息地yi般。

  做完了爱,yi边欣赏风景yi边进食。所谓“食色”也便是妖精们享乐极致──

  日头渐落,天空没过多久便已星辰罗列,看上去yi派宁静祥和。遣散了下人,夜风王看了看天色便转过身去对yi直跟在自己身边的女人说道。

  “仙子可有雅兴与本座同游妖界?”

  听到此话,青悠先yi愣,而後微笑着点点头。

  “好啊,既然夜王有如此兴致,青悠又怎能不奉陪呢?”

  自从来到这里之後,她yi直都处於被动之中。任凭妖怪们将她带到哪,她就脱光了跟着去哪。除了印象中水妖领地格外美丽之外,并没有真正感受到任何善意存在。

  虽然不清楚此行夜风王有不有什麽别的目的,不过现在自己身心都给了人家,她也就没有什麽可以再失去了。

  “呵呵,真乖──”

  冰蓝色瞳眸意味深长的看了青悠yi眼,夜王只觉得有她在身边作陪,自己心里非常宁静。

  这女人总这麽出乎意料,让他在以为摸清楚她心思之後又丢出更大惊喜。

  明明就是天上仙女,却被妖精们蹂躏得yi文不值。却没想到,她非但不恨自己,反而还努力适应妖界环境,试图成为自己身边的女人。

  什麽力量让她如此坚强

  难道说,真的是那种所谓看不见摸不着却扎根人心里的“爱情”麽──

  想不通此处,便自我解嘲的摇了摇头,揽起她的身子借助着yi片黑色雾气消失在了原地。

  如何叫冷酷无情的yi个人去理解什麽叫zuyi爱情呢?就算将爱情这东西扒皮拆骨,活生生解剖在自己面前。怕也认不得吧──

  妖界也有山,也有水,不同妖精掌控的领地都有自己的特色。

  比如水妖爱寂静,琴魔喜风月,三位树精修行不够只能通过迷雾来遮掩自己的行踪。青悠仙子被夜王揽在怀里,随着瞬间移动雾霭变换着位置,满脸新奇望着这光怪陆离的新世界,只觉得自己就像回到了孩提时代,对yi切都感到那麽新鲜,那麽好奇。两人yi路前行,忽而在山巅远眺,忽而在海边吹风,忽而又置身於花的海洋。yi番游历下来,倒心情格外舒畅。

  “哇好美的花!”

  没有女人不喜欢鲜花,更不用说此时青悠仙子身边站着令她满身浸泡在浪漫幻想中的心仪男人。

  没有忽略她眼中的渴望,夜王勾了勾唇,亲自上前采摘下yi朵最妖艳的红色花朵放在鼻前轻嗅了yi下,而後便斜插在女人鬓角处。

  “这叫曼珠沙华,比白山茶更适合现在。”

  素来清冷幽深的眼眸中射出奇异的光芒,看着眼前的青悠仙子,并没有忘记自己天上第yi次相见之时这位纯洁的大仙女鬓边那yi朵象征着无暇的洁白山茶。

  女人如花,这句话准没有错。

  当她圣洁的时候,耳边花也圣洁。现在堕入魔道,跟随在自己身边,也就只有这地狱之花更陪衬她的美丽。

  “曼珠沙华?”

  没想到夜王也会突然对自己这麽情意绵绵,青悠仙子喜出望外,就要伸手去触碰鬓角上红花。

  “别碰,此花有毒。不小心吃进嘴里,会永世不得超生。”

  yi把攥住她的玉手,男人目光中投射出警告。

  “曼珠沙华又叫彼岸花,唯yiyi种自愿投身地狱的花,象征着恶魔的温柔。虽然妖冶,却也哀伤──”话到此处,夜王顿了yi顿,眼神转向yi边不再多说些什麽。

  感觉到气氛忽然陷入yi种说不出的压抑来,青悠仙子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便上前yi步轻轻拥住了这个男人。

  “怎麽了?为什麽忽然间不说话”

  “没什麽,妹妹以前就很喜欢这种花。当初还在天上的时候,她就yi直嚷嚷着要来妖界看曼珠沙华。”

  “後来呢?”

  女人很少听到夜王会和自己说这麽多话,眼睛不禁发出光亮。

  “後来她死了,故事就没了。”

  没有在意青悠仙子转瞬又变得惊异的脸,夜风王笑了笑,转身离开。

  “诶!等等啊!”

  见他刚温柔了yi下又忽然恶质甩开了自己,青悠仙子不禁大为懊恼连忙就想要追了上去。

  然而yi阵清风吹过,她额角边得那朵花便轻飘飘落了下来,正好被她掌心接住。定睛yi看,原来那方才还开得妖娆绚烂的红色花朵竟然已经yi片干枯

  “果然恶魔的温柔啊来得快,去也快。”

  怔怔望着掌心枯萎的花朵,青悠仙子长睫微敛,原本火热跳动的心又陷入yi片深不见底得到寂寥。

  离开了花海,青悠仙子看上去颇有几分沮丧。而那夜王则yi直心事重重的在前面漫无目的走着,似乎也辨不清前进的方向。

  正当两个人沈默令气氛变得有些尴尬的时候。不远处传来yi阵野兽厮打声,青悠与夜风面面相觑,而後不约而同循着那声音上前探去。

  “嗷呜嗷呜”

  转过yi块大岩石和几丛半人高的野草,二人这才看清岩石後面yi块空地上竟然有yi只通体雪白的幼狼在跟猛虎缠斗。

  眼见猛虎似乎将这狼崽当做自己今晚的美餐,yi副势在必得的样子用尖锐虎爪将对方幼小的身体穿了个鲜血淋漓。而那明显不敌的小幼狼却没有半点怯意,尽管已经遍体鳞伤却还不屈不挠龇着狼牙做着最後的抵抗。

  “幻狼族後裔麽”

  若有所思的盯着那狼崽墨绿色的双瞳,夜王沈了片刻忽然长袖yi挥,yi阵诡异的劲风便向那猛虎袭去竟将那千百来斤的巨兽瞬间卷飞了出去撞断了yi棵苍天大树。

  “嗷呜”

  猛虎顿时撞断了几根骨头,痛哀鸣yi声,在地上颤抖着抽搐不止。

  “畜生,幻狼族太子不是你这种俗物能够戏弄的。今日本座留你yi条命,还不见好就收,当心将你扒皮拆骨!”

  “呜”

  那猛虎原本见了夜王已经吓得屁滚尿流,现如今又听到这番话更半点不敢耽搁,挣扎着从地上爬将起来,夹紧了尾巴灰溜溜便要逃跑。

  哪知那小幼狼见情势峰回路转,自己忽然间有人撑腰。看着身上无端多出十数个血洞,恨这老虎几乎将自己戳成了筛子,哪里肯甘心。前爪扑腾了两下就又奋力冲上了前去,张嘴yi口咬在了那老虎屁股上任对方惨叫yi声上蹿下跳依然黏在上面不肯离开。

  “呿,小小年纪,报复心还挺重”

  这yi幕对於幼狼和老虎来说还甚为凶险,但在夜王与青悠眼中却分外好笑。只见夜王眼中蓝光闪了闪,衣袖再度yi挥,那小幼狼便像被yi片云朵拖住了yi般,含着口中咬下的虎肉轻飘飘的飘到了男人怀中。

  “嗷呜嗷呜!!”墨绿色瞳眸中流露出明显不甘心,小幼狼挣扎了几下见几乎无用,便呸掉口中血肉不满的冲着夜风王撒娇。

  “别闹,本座好心救了你,难道你还要跟我撒泼不成?”

  见小狼崽浑身雪白绒毛都已经被鲜血染红,泄了那报仇雪恨的yi口气,原本气息在失血过多的情况下已渐渐微弱。

  夜风看着它,难得发了yi次善心。宽厚大手托起它羸弱的身体,口中念动着咒语,没过多久蓝光闪耀化作yi团光雾笼罩在幼狼身上。片刻之後光芒消失,再看幼狼身上已再寻遍不到半点伤口。

  “嗷嗷!”

  见自己伤势yi下子全都好了,小狼崽兴奋的跳到地上打了两个滚儿。抖抖耳朵,而後竟然像小狗yi样蹲坐在了夜王脚下,眼睛亮亮闪烁着感激的光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