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毒舌总裁别装纯请医生来一趟(1/2)

加入书签

  距离沈恬远离自己的视线还不到24个小时,韩玮珀已经觉得非常的难受了,况且,他已经知道她怀着自己的孩子,那份思念只有递增,绝对不会减少的。

  早早,他就起来了,约了顾易年去喝早茶,顺便一起商量对策。

  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对于沈恬和严谨三年前的那桩婚事也从头调查了一遍,看过结果后,他们也发现了其中的蹊跷。

  针对这一发现,他们想了几个方案,并开始了部署。

  沈恬怀了他的孩子,只要她们呆在严家多一天,都会多一分危险的。

  特别是不能让严家的人知道,否则,他们是不会放过沈恬的。

  和顾易年喝完早茶后,神色凝重的韩玮珀离开了,他回到了韩氏集团。

  宽大的背脊靠着黑色的皮质座椅,韩玮珀闭上了眼睛,他的两指之间夹着一根点燃的香烟。

  在等待例会开始的过程,他宛如度秒如年,若不是恰好有一些紧急的公事需要处理,他真的会凭着自己的心飞奔去杭城的。

  几乎是花费了所有的自制力,他才忍下不貌然去严家找沈恬的。

  他真的想她,事到如今,他也不再欺负自己的心了。

  他招了,他真的中了邪了!

  秘书一请韩玮珀到会议室,立时,他睁开了眼睛,把手中又点燃的那根还没抽完的烟摁熄在烟灰缸里,紧接着,他走进了会议室。

  在他的期盼中,会议一结束,他给他的助理交待几句后,韩玮珀开车离开了韩氏集团大楼。

  他去了杭城,他要找严格谈一谈。

  ~~~~~华丽丽的分割线,请多多支持宝妈~~~~~

  据秘书通报,韩氏集团的总裁来找自己了,严格立刻让韩玮珀直接上来。

  思及单芷晴昨晚跟自己所说的那番话,他也不确定是否属实,但是,他的心却狠狠地拧疼了。

  昨晚,他*都没有睡好的,闭着眼睛,脑子里总是在胡思乱想,就连呼吸,他也觉得特么的让他难受。

  很好,韩玮珀自己找上门来了,若是他今天没来,恐怕他也会按耐不住跑去海城质问他的。

  哪怕是明知道自己会痛苦,他也想弄个明白的,他更多的是在担心沈恬。

  他担心她的处境!

  以单芷晴对她的怨恨,他怕她会做出伤害沈恬的事情的。

  韩玮珀在秘书的引领下,他来到了严格的办公室,而后秘书悄悄地退了出去,并把门关上。

  韩玮珀缓缓地朝严格走过去,只见,他背对着他站在落地窗旁,他好像是在沉思什么似的。

  在严格的办公桌旁,韩玮珀顿住了脚步,他臭到了一股很不好的气息,夹着幽怨和愤怒的。

  “严格,你一定很意外我会来找你吧。不瞒你说,我是来找你谈谈你哥严谨和沈恬的婚事的。对于他们的婚事,你没有一丝怀疑吗?”

  韩玮珀并没有拐弯抹角,他开门见山说了,英挺的剑眉微微蹙了起来,深沉的锐眼一瞬一瞬地盯着严格那道散发着幽冷的背影。

  一听到韩玮珀嘴里说出沈恬的名字,背对着他站着的严格更加的气愤,他的俊脸早在听说他来见他的时候布满了黑线,额头上的青筋也在隐隐暴跳着,双眸更是闪烁着灿亮的火焰。

  他还好意思提沈恬,他真的难以接受他们之间的事,可是,他除了心痛之外,却又是那么的无可奈何。

  他恨自己不能像韩玮珀那样,沈恬真的离他越来越远了。

  一阵低气压寒流袭过,冷不防的,严格转过身了,刹那间,他紧握成拳头的手快速朝韩玮珀挥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他的脸上。

  “沈恬真的怀孕了吗?孩子是你的?”严格的表情如罩千年寒霜,冷硬的声音从齿缝间迸出来质问着韩玮珀,那双闪烁着灿亮火焰的深眸也烧向了他。

  严格这一拳打得挺狠的,力道也蛮重的,韩玮珀吃痛地撇了撇嘴,他的手摸了摸被打、还挺痛的地方。

  “没错,她怀孕了,孩子是我的。而且,我要带她离开你们严家。我不隐瞒你,我此次来找你是有目的的。”

  韩玮珀承认了,他也明说了,深遂的眼眸坚定地望着严格。

  他不会退缩的,在来杭城的时候,他就料想到不会很顺利的。

  但是,他也要试一试。

  他想尽快帮沈恬解决她和严谨的婚姻。

  他知道,严格是唯一能帮助他们的人。

  韩玮珀承认了,他难以置信的竟然是真的!

  “混蛋!”严格脸上的表情一僵,随后,他又是一拳狠狠地打了出去。

  韩玮珀并没有还手,他只是抬起手背擦了擦泛着血腥味的嘴角。

  随后,他的手背上沾了点血,他也很不在乎。

  现在,他想到的只有沈恬和孩子,让严格打几拳消消气,以便他愿意帮他们,这才是他的目的。

  “韩玮珀,别以为你不还手我就会对你改变什么,见完我了,你滚!你以为我会帮你吗?你也想得太天真了,哪怕是那个人是傻子,那也是我哥。”

  严格的声音冷冷的,没有一丝温度,而且,他的眉眼有些狰狞,恶狠狠地瞪着韩玮珀。

  “我知道你会帮我们的,因为你也爱沈恬,你也不想看着她难过痛苦的。我更知道你是善良的,你还是处处为她着想的。

  你心里也相当清楚的,若是被你妈发现沈恬怀孕了,而孩子不是你哥的,你也可以预料得到她的下场的。而且,他们的婚姻有没有诡异,你在三年前就已经知道了。

  也就是因为你爱沈恬,你才不想让她远离你的身边的,哪怕她是你的大嫂,你不能和她在一起,每天你能看到她,你还是觉得甘之如饴的。严总,我说得对吗?”

  一道剑眉往上挑起,带血的性感薄唇一撇,韩玮珀露出了个讥稍的表情。

  他的话仿佛一针封喉,顿时,严格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反驳了。

  他知道了,他的私心。

  而且,韩玮珀的话正戳中他的痛处呢。

  没错,他的确是在三年前就发现了他们的婚姻是有诡异的,他也想沈恬一直在他的身边的,哪怕是她以大嫂的身份。

  “有没有兴趣去跟我喝一杯,我们慢慢谈。抱歉,我的女人和孩子,我一定是要带走的,我需要他们,我也爱他们。

  你把他们交给我保护和照顾,那是最好的选择,因为沈恬不爱你,她现在爱的人是我。你也不可能看着她还呆在那个可以窒息的地方的,因为你相当了解你母亲的做法。

  还有,你那个妻子,她对沈恬的怨恨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她不可能罢休的。因为有你在,就因为你对她的好,甚至是一个深情的眼神,一句关心的话而已,已经足以让她妒忌得疯狂。”

  韩玮珀眯起深遂的眼眸望着黑脸紧绷的严格,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从兜里掏出一包烟。

  他随意拿了根烟叼在嘴边,点燃后抽了起来。

  “要不要来一根?”说着,他朝严格把烟盒递了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