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卻沒有遲疑;yi直走回他的身邊,抬頭,看著他漆黑的眼眸,裡面寂寂無波,薄薄的唇緊緊地抿著。

  她怯怯地伸手去拉他的手指,卻被他用力地yi把甩開,她差點沒有站穩摔到地上。

  沈尉遲轉身就走。

  呃,神父完全看傻了眼,這簡直比看肥皂劇要精彩得多。

  葉心栩剛穩住身子趕緊飛快地衝過去,yi把抱住他的手臂,他神情堅決地拉開她,她卻再抱上去,死死抱住不鬆手,甚至被他拖著往前走,就是不鬆手。

  她的眼眸漲得通紅,眼淚滴落在他薄薄的襯衫布料上,迅速地滲透進去。

  他像是被燙到yi般,低頭狠狠地瞪著她,「你還敢哭?」

  能被沈尉遲這樣瞪著而不膽怯的人,真的很少很少,非常少,至少韓子諾從來就沒有見過;不過事實上,他也從來沒有看到過沈尉遲發脾氣,今天,再次開了眼界。

  葉心栩永遠可以刷新記錄,讓人歎為觀止。

  「我為什麼不敢?」她抽抽噎噎地,連話都說不清,卻氣勢十足地狠嗆回去:「我就是要哭,你要是敢走,我就哭給你看。」

  他像是無法置信般地看著她,她是他生平僅見的耍賴耍到極致的人,而且,還是敢在他面前耍賴的。

  他還真的敢走。

  她yi下子慌了,用力地抱緊他,「不要走。」帶著哭音的嗓子嬌嬌的c嫩嫩的,楚楚可憐。

  沈尉遲僵住,望著她。

  她踮起腳尖在他耳邊輕輕地說道:「我想跟你結婚,只想跟你,尉遲哥哥。」

  他敗下陣來了,徹徹底底地敗下陣來,就算剛剛明明被這個女人的臨陣脫逃氣得要瘋掉,可是現在卻又會為她心軟,這輩子就是栽在這樣yi個女人的手裡,誰說葉心栩傻呢?她其實是世上最聰明的女人,最聰明。

  yi對新人再次站在神壇之上,神父明著抹了把汗,這婚結得可真是太不容易了。當他再秥|乳|_口,準備念那yi段准誓詞時,yi隻纖細的手抬了起來,阻止了他。

  這,又怎麼了?

  「尉遲哥哥,你可以答應我yi件事嗎?」

  他轉頭,望著她。

  她握住他的雙手翻轉過來手心朝上,低頭,輕輕地在他掌心吻了yi下,抬頭認真地望著他,「這雙手,不要主動去沾染血腥,可以嗎?」

  他眼裡冷傲的光芒yi點yi點的褪去,漾成溫柔,是她曾經所熟悉所深愛的那種溫柔。

  「好。」

  作為yi個黑道人物,她知道他已經給了她此生最最珍貴的承諾,他讓步了,所以,她再無所求。

  葉心栩抬頭看向神父,「神父先生,拜託你念誓詞,快yi點。」

  這世界沒有天理了?可憐的神父無語問蒼天。

  「我要分別問兩位同樣的yi個問題,這是yi個很長的問題」

  「神父先生,請你跳過那個很長的問題,直接問願不願意就好,拜託。」

  她現在著急了?無辜的老神父很認真很嚴肅地望著那個不按理出牌的新娘,她穿著皺兮兮的t恤舊舊的牛仔褲,手裡捧著yi束潔白的鈴蘭,滿臉期待,有著東方人獨特的純真,讓人,很難討厭她。

  「孩子,婚禮是很嚴肅的事情,誓詞也是很重要的,這是相愛的人相互的允諾,所以,不能跳過。」

  「好吧好吧,您請繼續。」葉心栩無奈地低語,然後湊到沈尉遲的耳邊:「你找的神父都跟你yi樣,太嚴肅。」

  他神情平靜地望著前方,沉默不語,可是唇角卻慢慢地上揚。

  默默站在yi旁的韓子諾,慢慢地低下頭去。他想到了yi句很有哲理的話,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

  很棒的婚禮,不是嗎?

  超豪華的蜜月套間,葉心栩坐在大床上跟女兒熱線中。

  「對啦對啦,結婚了。」

  手機那邊傳來的尖叫聲讓她唇邊的笑意更深,放鬆地躺倒在柔軟的大床上,「好,下次yi定帶你過來玩,你記得要乖乖地跟著管家爺爺,不准調皮c不准捉弄家裡的護衛,聽到沒有?」

  「哎唷,媽媽管好自己就好了,我就不用你操心了。」

  「你這個小鬼」

  「爸爸呢?」

  「他在洗澡。」

  「那我明天再給爸爸打電話好了,你告訴他,我很想他喔。」

  「馬屁精。」

  「我不跟你講了,管家爺爺說要帶我出去玩。」

  「不准調皮c不准亂來,不喂c喂,葉小汐,你這個臭小孩,居然敢掛老娘的電話?你等著,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

  yi把按掉的手機被拋到床的另yi邊,她在軟得像雲朵yi樣的潔白床褥上舒服地滾了好幾滾,然後,水靈靈的眼眸yi眨也不眨地望著擺在床頭的那束雪白細膩的花朵。

  撐起身子,拿過她的新娘捧花放在床上,伸指yi點點地碰觸那像鈴鐺yi樣的精緻花朵。

  今天,她結婚了,跟她的尉遲哥哥。

  原來人的美夢達成,真是會幸福得顫抖,至少,她現在閉上眼睛,都感到自己已經碰觸到天堂。

  「在想什麼,嗯?」低沉的男性嗓音在不遠處響起。

  她抬頭,呼吸猛地yi窒,上天,都說美人出浴最為誘人,可是事實上,美男也絕不遜色,何止不遜色,可能更難得yi見。

  他黑色的浴袍鬆鬆地繫著,結實的肌肉在敞開的襟口處,因為剛剛沐浴而閃光著誘人的光芒,濕潤的髮絲柔順漆黑,襯得他星目清朗,毓秀神俊。

  她看傻了,真真正正地看傻眼了。

  這個,被自己的老婆看到流口水,他要不要感到高興?沈尉遲無奈地走過去,坐到床邊,撫過她的唇,「流出來了。」

  什麼流出來了?葉心栩回神,下意識摸了摸嘴唇,才反應過來他是在取笑她,她也不惱,湊過去在他唇邊微微地輕咬,「誰讓你,秀色可餐呢?唔,果然美味。」

  這,是在挑逗他,對吧?眼裡的光更加熾熱,拉過她來深深地吻,舌齒相纏,無限的甜蜜。

  「嗯等yi下」她喘息著將他探入浴袍的手從胸前拉出來,拖著他yi起躺在床上,看那束美麗的花朵,「告訴我,為什麼選這個給我?」

  她yi定要將他們的新婚之夜拿來討論這種話題?沈尉遲傷腦筋地輕歎,無語。

  「說說看啦,我想知道,拜託拜託。」

  「哪有那麼多的為什麼?」

  「yi定有的,對不對?尉遲哥哥,你講給我聽呀。」店裡那麼多花,他什麼都不挑,只挑不算起眼的鈴蘭,還說沒有別的意思?

  「」

  「說啦說啦,我真的想知道。」她的嘴唇在他的臉上胡亂地親著c啃著。

  這個傢伙!他抱住她,不讓她亂動,讓她躺在他的懷裡,yi起看那束純美的花,淺淡的花香就像是從心底最深處溢出來的幸福般,純粹而清澈。

  「它的花語是『幸福再次降臨』。」他的臉貼在她的頰畔,感受那種很久都沒有過的溫馨與滿足,「我覺得很貼切。」

  他用自己最後的那分希望來賭明天的幸福,雖然過程痛苦,但現在,他得回了失落的那顆心。

  「幸福再次降臨。」她微笑著,伸手輕撫花朵,「可真好。」他們的愛,也是失去之後再度回來。

  「在法國,愛情神話裡面鈴蘭代表的是宿命的相遇,堅定到永恆的愛。」

  他的聲音溫柔而好聽,就像小時候為她講睡美人的故事yi般,細細低喃在耳邊,聽來讓她的心都沉醉了。

  宿命的相遇呵,yi直到這yi刻她深深地覺得再滿足不過了;就如她手裡這枚鑽戒,完美的切割,純淨的色澤,完美的圓,就像神父所說:「圓形代表毫無保留,有始無終,永不破裂。」

  就連最細微的捧花,他都考慮得那麼周到,他對她的心,她已經不用再懷疑。

  主動抬起頭去吻他,在兩唇相碰的瞬間,她又yi次定住,「等yi下。」

  她是故意的,對吧?沈尉遲望著她,分外無奈。

  「那個趙小姐,到底是誰?」

  第十章

  葉心栩低垂著頭,坐在床上,努力擺出乖乖認錯的姿態,表示她有在認真地懺悔。

  沈尉遲望著她,沉默無語。

  「對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

  「」

  「真的不是故意的。」

  「」

  「我哪裡知道她是你妹妹呀?」越想越覺得自己有理沒錯,「你對她那麼溫柔,換了誰都會誤會的呀,而且你又沒有跟我說她是你妹妹,連名字都沒有yi點可聯想性。」

  「這麼說,都是我的錯了,嗯?」

  「也不能說全是你的錯啦,現在解釋清楚不就沒事了?」她嘻嘻地笑著,拍拍手,表示天下太平。

  就是這種沒心沒肺的快樂,最讓人無奈,沈尉遲簡直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才好,剛剛還裝出後悔的表情,現在又這麼理直氣壯。

  他唇邊勾起yi抹笑,俯過去,「解釋清楚了?」

  她心裡升起不好的預感,這個男人很腹黑,她完全不是他的對手,身子往後靠,「呵呵,是呀。」

  「不用再解釋了?」

  「不用了c不用了。」想到剛剛他直接拿手機撥號,當趙芷清溫柔的笑臉出現的手機螢幕上時,葉心栩還暗暗捏汗,這世上有沒有直接打電話給女朋友,告訴她自己已經結婚了?這也太扯了吧?沈尉遲囂張是不是沒有上限?

  可是結果卻大大出乎她的意料,卻也狗血地讓她很無語。

  因為有某人的事先告知,所以趙芷清可是yi來就甜甜地叫她大嫂。

  大嫂?葉心栩那yi瞬間就凌亂了,天知道尉遲哥哥yi直找的妹妹沈知禮居然就是趙芷清呀,又沒人告訴她。

  拗不過她的好奇追問,當年的事情沈尉遲只好輕輕帶過,大約是五年前他終於找到了失散的妹妹,通過dna檢驗之後確認了她就是他的親妹妹。當年她被yi對開車經過的夫婦意外發現並且收養了她,沒過yi個月那對夫妻就移民,將她yi起帶出國了,所以這麼多年,完全都沒有辦法查到任何訊息。

  可憐的and,在沒有任何頭緒下,抽絲剝繭花了好幾年的時間,總算完成了沈尉遲交給他的任務。

  而上次趙芷清回台灣是為了處理養父母留在台灣的產業,因為她第yi次來台灣,近鄉情怯,拜託哥哥陪她yi起回去,沈尉遲無法拒絕唯yi妹妹的請求,這才踏上了原本決定永不再回的台灣。

  誰能想到,卻會再度跟葉心栩相遇,所以命運有時候,真的自己有其安排,我們稱之為宿命。

  至於後來,趙芷清因為養父生病,很快就回美國,所以她跟葉心栩,也就無緣相見把誤會解釋清楚。

  而某個因為陪妹妹回台灣的人,為什麼會在妹妹離開之後還留在這裡呢?這個原因,真的很值得探討,只是現在,似乎並不是合適的時機。

  「我怎麼覺得,還需要再解釋yi下呢?」

  「呃不必了吧?」

  「怎麼不用?」他靠得越來越近,近得呼吸吹拂在她的唇上,「用嘴說不清,我們可以用身體,你說呢?」

  好提議!

  佈置得奢華精緻的蜜月套房,處處綻放溫柔甜蜜的氣氛。將新婚的喜悅表達得淋漓盡致,kingsize柔軟大床劇烈地晃動,甜膩的嬌吟聲在這寬闊的房間裡迴盪著。

  他伏在她的蛗|乳|g,激烈地聳弄著,yi次次反覆佔有著身下的人兒,聽她喘息呻吟,看她婉轉承歡,漆黑的眼眸緊緊地盯著她的柔媚風情,yi分yi毫都捨不得錯過。

  結實完美的男性身體與晶瑩嬌美的女性曲線緊緊地楔合,如同分開的兩個半圓,終於在此時得到了完整。

  他俯下身子,輕輕地吮吻,然後加深,靈活的舌勾舔著她粉嫩的舌,將她吸入自己的唇內,勾纏交刺,輾轉纏綿。他胸前堅實的肌肉與她飽滿酥膩的ru房隨著他佔有的動作yi下yi下地摩擦,惹來她沉沉地喘息。

  這是他們第yi次以夫妻的身份做愛,這種難以言喻的親密與呢喃讓這古老的律動更加韻味幽長。

  她的手指緊緊地掐著他的手臂,微蹙著眉承受他越來越重的摩擦,指尖因為用力而泛白。

  他溫熱的唇從她的嘴唇yi路往下,徐徐舔著,柔細的頸項,圓潤的肩,yi直到高聳的綿軟。

  含住,吸吮,舌尖重重地擦過那粉嫩地不可思議的||乳|頭,感覺她在他的舌下飽滿婷立,惹人愛不釋口。

  「唔尉遲哥哥」她的表情又痛苦又歡愉,咬住嘴唇,想要止住那越來越羞人的呻吟聲,腿兒緊緊地夾住他的腰,渴求難耐。

  「叫出來,我想聽。」他伸指鬆開她的牙關,身下的動作加強加快,撞得她不斷地往上移,卻又被他拖回來,再度放肆折騰。

  「啊」激|情的紅暈染上她的水頰,因為快感的急速奔流全身泛起淡淡的粉色,她的頭在枕上搖晃著,烏黑的卷髮在雪白的枕上恣意地鋪開,明媚鮮艷,春意無邊。

  這時的她,是最美。

  他愛極了她沉醉於歡愛中的妖嬈,將她的腿兒分得更開,狠狠地進犯,有yi種想要把她弄壞的衝動,只想聽她在他的撞擊中婉轉高吟,想看她在他的佔有中哭泣求饒。此時的他,再也難保持平時的冷靜與自持,衝動得無以復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