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1/2)

加入书签

  山石覆压,巨响轰鸣,让聂双的意识有了片刻的停顿。等一切平息下来,她才慢慢回过了神来。眼前,只有黑暗,让她无法判断自己的处境,甚至不知是生是死。身上的重压让她中滞结,她大口地呼吸,混着粉尘的空气涌入腔的那一刻,她的脑海霎时清明。她随即明白了过来,压着她的重量,并非来自岩石,而是……

  “桓泽!”她开口,惊慌失措地喊出他的名字。

  回答她的,却是可怕的安静。她愈发慌了,一边喊着他的名字,一边试着起身。但真气耗损,让她用不上力气。她第一次发现,原来一个男子是如此沉重。任她如何努力,都无法移动他半分。颈畔,他的呼吸温热,让她稍稍安心。可是,他现在究竟是怎样了?是受伤昏迷?严重么?她想到心痛,更悔恨不已。正在这时,他轻轻动了一下。聂双大喜过望,出声唤道:“桓泽!”

  “嗯……”他微弱地应了她一声,片刻之后,缓缓将身子撑了起来。

  重压消失,她顿觉轻松。但还未等她放下心来,几滴温热的体落在了她的脸上。她抬手,轻轻一抹,指尖那黏稠的触感,告诉她这绝非汗水。她立刻坐起身来,索着拉住了他,急切地想要问他的伤势。但还未等她开口,他却先出了声:

  “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

  黑暗之中,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他的声音急切,听来紧张万分。

  “受伤的人是你啊!”聂双急躁了起来,开口道。

  “皮外伤,不要紧……”他应了一声,伸手索着什么。片刻之后,火光一闪,黑暗骤然散开,他手执火折,细细端详起她来。确定她安然无恙,他方才松开了紧皱的眉头,道,“师姐没事就好。”

  就着火光,聂双清楚地看见,他左肩上的衣衫早已被鲜血染透,想必是被岩石所伤。她心头刺痛,又听他道:“看来夜蛭不想杀死我们……”他抬手举起火折,照亮了上方。头顶之上,巨大的岩石聚合成了穹顶。果然如他所言,最后一刻,夜蛭还是留了手。若这些岩石全部压下,岂有他们活命的机会。“他困住我们,一定会找机会再出手。师姐务必小心……”

  “我说过不要你保护!”聂双忽然喊出了声来,将他的话打断。

  桓泽闻言,心头不悦。为何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是如此的任?他正要出言斥责,却被她一把抱住。她抱得那么紧,颤抖的呼吸夹杂着啜泣,轻轻在他耳畔起伏。

  “谁要你舍命保护我……”她的声音已然哽咽,泪水微烫,灼着他的肌肤,“你若有事,我该怎么办……”

  桓泽怔了怔,而后,心潮激动,不可自已。她不是耍脾气,而是在担心他?他伸手轻轻拉开她,细细看着她的脸。她哭得如此伤心,将所有的明丽妩媚都变作了狼狈。泪水缀在她的脸颊,晶莹如珠,却又是如此的可怜可爱。他整颗心都软了,再也生不出一丝的气来。莫明的冲动,将他想要劝慰她的念头化作了更直接的行动,他探身上前,轻轻吻上了她的唇。

  这一吻,何等温柔。没有索取,亦无占有。轻轻的触碰,一瞬而止,却带出无比强烈的震撼。聂双睁大了眼睛,全身僵硬,如被定住了一般。她呆呆地望着他,忘了哭。

  桓泽笑了出来,道:“这下我可报了仇了。”

  聂双霎时羞红了脸,所幸火光之下,尚可掩饰。她又慌又气,嗔道:“抱什么仇?我几时对你做过这种事!”她说到此处,蓦然想起他们第一次交手时,她似乎就是这样亲了他一下。她愈发羞窘,忙改口道,“就……就算我做过,你也当场报过仇了!这次算什么?没道理!”

  桓泽依旧笑着,对她道:“师姐忘了自己中和乐香的那一次了?”

  聂双一听,忿然反驳,“你也知道我中了和乐香,神志不清,还跟我记仇?再说了,那时候你把我抛进池里,我都没跟你算帐呢!”

  “好,那次不算。可后来师姐做的,远比这个过分得多。我还真不好意思一样样报复回来。”桓泽道。

  回忆,被这样的对话牵起。那时的温情暧昧,轻撩着聂双的心神。她看着他的笑容,心中的郁结渐渐散开,诸多顾忌,一扫而空。她伸手,抬起他的下巴,道:“该怎么报复就怎么报复。反正方才那个就是没道理,我才不吃这亏。”她说完,一下吻上了他的嘴唇。

  再一次触碰,感觉已完全不同。唇舌的交缠,冲破了本来倔强的隔阂。压抑的思念,如洪水决堤。两人这才惊觉,原来自己竟是如此渴望对方。只恨不能再贴近一些,不能再紧密一分……太久的等待,让那一吻变得无比绵长。许久,两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痴痴地凝视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