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勾搭(1/2)

加入书签

  37、勾搭

  “石头,出去跟我混,怎么样?”秦书决定单刀直入,将自己的目的明刀明枪的摆出来。

  “跟你混?”韩磊没反应过来,秦书则以为韩磊的口气是看不起自己。以为“百里寻妻”就火了,在他秦书面前拿乔?

  “你充其量就是运气好!”秦书觉得韩磊的出逃还有很多漏洞,也就是对上新兵才被逃了那么远,如果换了他,那就是孙猴子对上如来佛祖。

  其实小时候,他就被耳提面命:“运气好也是一种实力。如果他是你的队友,就赶紧靠上去。如果是敌人,就要想办法避开!不要想着老子天下无敌,就看不起运气好的孬手。有时候百战胜的将军会因为一块马蹄铁的脱落,死在完全没有经验还吓破胆的新丁手里!”

  但不管韩磊究竟是运气好还是不好,秦书都觉得他是块可以打磨的胚子。石头打磨好,也可以成为直击心脏的尖刀。

  当杨毅第一次提到韩磊,说他“老实憨厚,训练勤奋刻苦,悟也不错,技巧掌握得既快又好。最的是文化底子不错。”

  杨毅袭承了秦书的观点:部队早就提出要干部年轻化,除了军事上过硬,文化思想也必须跟上。

  据杨毅的推荐,他也私下打听并观察过韩磊的训练生活,觉得还行可以调/教,但并没有非他不可的想法。

  如今韩磊闹了这么一出,不仅旅里沸腾,他也看出其他营长、连长对韩磊充满兴趣。虽然不能完全肯定,但是绝对不只他想要勾搭韩磊。

  这会儿韩磊被关禁闭,其他营长、连长的心思暂时还用不上。他秦书可不是光等待不干事的人。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这不专门进来挖新兵营的墙脚。其实也谈不上是挖墙脚。部队的惯例都是当年入伍的士兵会单独组成新兵营,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常规训练。

  最后据新兵在这三个月当中的表现,建制部队的连排长们就开始选人。为什么没有班长、营长?

  班长的思维高度不够,在说这个职务去拉人也不够权威。营长事多架子大,哪是随意出手挑人的?

  也就韩磊这事整得旅部高层几乎尽人皆知,凭他目前表现出来的实力和潜力已经值得营长级别的长官出手拉人。

  他也看出自家营长对韩磊的兴趣,还偏偏装出无所谓的样子,哪里知道他看韩磊就跟看肥似的,就差扑上去了。

  莫说,秦书和方文友就是相爱相杀的典型。秦书对自家营长的心理把握还是很到位的。他觉得一营已经有个秦书妖孽了。既然韩磊的属暂时还不能确定,他就不敢冒险再把刺头往营里划拉。这个韩磊如果再出点啥幺蛾子,怕比这次还夸张。

  秦书也考虑过让营长大人出马,可能比自己还有说服力。可想到一营毕竟有三个连,万一营长看自己不顺眼把韩磊弄其他两个连长手下,他不就成了被人抢上洞房的新郎官?

  再说,韩磊成了自己手下的兵,那他就必须第一时间降住,让他心服口服才好带。

  “如果当时是我在宿舍里被围堵,照样能跑!”秦书嗤笑韩磊的不堪一击。

  韩磊不予理会。

  “你不信?等出了禁闭室,我们切磋一下。”没得到回答,小心眼的秦书给韩磊记上一笔。他已经忘了当初用强悍武力慑服对方的打算,决定好好收拾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秦连长的贴身指导,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得起的。

  韩磊一点不明白这个秦书想干什么,他干脆就装作没听见对方的叫嚣老老实实的写检讨。

  “深刻检讨:我错了,我不应该去找失踪的未婚妻。”删掉!未婚妻不见了,他找是应该的,部队也要讲感情。

  “深刻检讨:我没有错,我不应该躺在医院养病。当得知未婚妻失踪的消息,我就应该第一时间赶去,说不定能追上。”才看到这里,杨毅就气得差点吐血。抬头看韩磊认真的望着自己等待指导,他觉得应该忍住,等看完再发表意见。

  可是,有谁的检讨第一句就是我没有错?你没有错,你还检讨个屁啊!跟连长学鲁了,不好。我忍,继续看。

  “我对我未婚妻陆新月的感情很深。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好不容易等她长到十六岁,才终于定亲。知道她失踪的消息,我心急如焚,感觉快要死掉了!”

  杨毅再看不下去,这是检讨还是告白书啊!

  在韩磊看来自己去找新月是应该的,没有错。那他就应该说清楚两人之间的感情,因为感情深厚所以他才决定去找她。

  这样清楚明白的因果关系,自然就交待清楚他的动机、目的。当然后面,他对于自己没有请到假就私自离开驻地,还是果断承认的。可是他也没有办法啊,如果旅部有考虑士兵们的感情,还是应该放受灾地区的士兵回家看看。那么就不存在他这种违纪情况出现?

  此时的韩磊完全是站在私人的角度说出心里话。他现在还不可能达到旅部领导的思想高度,所以理解不了为什么不允许未婚妻失踪的自己请假。他隐约还是感到旅部对自己的宽容。但是在军令面前,没有什么情面可讲,韩磊没有意识到自身思维上的本质错误。

  但他还是表示自己愧对部队的教导,以后绝不再犯。韩磊也不想说得太肯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