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

加入书签

  那人被燕西笑的又索闭上了眼睛,来一个眼不见为净。

  燕西极其嚣张的笑声让他心里已经气的恨不得将这个咧着嘴巴的人扯的七零八落,然后扔去喂狗。不过碍于自己的身体不能动,他也只能苦苦的忍着。

  等着吧,等他好了,他可是会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让他男扮女装出嫁的仇,言语和行动上轻薄于他的仇,还有现在嘲笑他的仇,他会一一的都索要回来。至于那个人救下他一命的恩,他也会大度的给这个嚣张到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留一条命下来的。

  要知道,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如此的不敬了。

  若不是他自负了些,小看了刘凌那厮,一时失误,他现在又怎么会受伤留在刘凌的地盘上与府中之人失去联络?

  自己受伤动弹不得,看起来自己的手下也不是很快就能找到这里,他只能先将所有的忍下再说。说起来,自己养的那群蠢货,平日里看起来还算是伶俐,怎么现在就这么窝囊了起来,居然还没寻到自己的踪迹,真是无能的该死!自己中了刘凌那厮的招,内力被控,只能先让身上的伤先慢慢的调养好,等回到自己的地盘,再找解药,恢复内息。

  他却哪里想的到,并不是他的手下无用,而是能追踪到他的所有线索都已经被这个被他在心底咒骂了百回千回的鄙农夫给清除了。专业杀手清理的现场,他的那些手下纵然再怎么明,也查不出任何蛛丝马迹来。

  不是手下无能,而是燕西太强大啊。

  就在他心思百转,且暗暗咬牙切齿的时候,他感觉到身上一凉,手臂已经被人小心的抬起。他睁开了眼睛,猛地看到了燕西在自己眼前无限放大的面容。

  秀丽高挺的鼻梁,长而直的睫毛,白皙的皮肤,水润光泽的唇,说起来这个人生的一点都不像是乡野农夫,而且他居然能在第一时间躲避开自己的“暗器”。这点叫他微微的眯了眯自己的眼睛。

  虽然自己已经没了内力,但是那“暗器”扔的还是相当的准,也是他拼尽了全力的一扔,若是普通的农夫怎么可能避的开?他却只是一偏头就轻松的躲掉。难道他的身份。。。。。。。。这里是刘凌的地盘,而自己受困在此处,莫非他是刘凌的人?想到这个,他的心猛的一跳,骤然缩紧了自己的瞳仁。

  碍于现在自己落在他的手上,他的杀念也只是一闪而过,便被他按奈了下去。就算他是刘凌的人,现在他的情况是也人为刀俎,他为鱼,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他微微的垂下了自己的睫毛,遮蔽住自己的目光。

  “看什么?”燕西知道那人在看自己,朝他一挑眉,问道,“难道发现你夫君我生的帅气了吗?”

  照以前,这些轻佻的话,他也是不会说的。只是现在,他活的随心自在,想说什么就自然而然的说出口了。况且,自从捡了这个人回来,他就一直累死累活的连个安稳觉都没睡过。这个人不知恩图报就算了,反而处处盛气凌人,这点叫燕西心里很不爽。气他两下,他又不会死掉,而且气一气他,自己心里就很爽快,何乐而不为呢?

  只是一眼,燕西就发现那人的眼底划过一丝杀机。他默默的在心底苦笑了一下,看来自己玩笑开的是有点过分了。

  拉着他的手臂环绕上自己的脖子,燕西将他小心的抱了起来,再没了逗弄他的心思,燕西沉默无语的抱着他走出了房间,来到后院他自己设计建造的卫生间里。

  来到这里之后,燕西什么都能凑合,唯独对古代的茅厕不能凑合,他用了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建造了这座颇具现代感的卫生间。

  外面看起来和古代的茅厕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一间上面盖着茅草的土坯房子,不过里面却是完全不一样,很宽敞,墙壁上放着油灯,燕西习惯一入夜就来点亮这个油灯,免得自己半夜起来,还要黑。所以一进来,里面就有光。地上用青石条铺的十分整齐平坦,便池也都用青石砌好,上面放了一个硕大的木桶作为水箱,就连冲水的装置都是燕西想尽办法做的,十分好用。

  引来的山泉只要一拉机关就会从木桶之中流出,整个卫生间整洁干净,一点异味都没有。燕西设计建造的卫生间不仅干净,而且干湿功能区域独立分开,就连冲澡和泡澡的地方他都隔了出来,毛巾都是按照他在现代的习惯整齐的叠放在一个小矮柜上的。他甚至在矮柜的边上放了一个花瓶用来装饰。当然花瓶也是他捡来的,只是蹦了一个口而已,转个方向就看不到了。。。。。。。

  燕西抱着那人走入了卫生间,那人也被这种他见所未见的地方所吸引。他不禁睁大了眼睛好奇的四下观望。直到自己被燕西轻轻的放下,才回过神来。

  “你用右腿站着,左腿不要受力。”燕西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