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浪爷发达了!国君颤栗(1/2)

加入书签

  宁元宪满脑子里面都是卞妃扭头一笑的那一瞬间。

  他心中仿佛充满了宿命感。

  当年他的妻子就喜欢对他回眸一笑。

  当然回眸一笑其实并不是什么好词,听上去仿佛有些做作。

  但是感情好的男女之前仿佛是有心灵感应的,当女人感觉到目光注视她背影的时候,她当然要给丈夫回应,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比回眸一笑更适合的呢。

  而且当年妻子贵为太子妃的时候,就几乎天天为他下厨。

  这甚至不是为了讨好她,而是为了照顾丈夫,只有她才知道丈夫喜欢吃什么,应该吃什么,并且掌握好其中的平衡。

  就因为宁寒公主和卞逍未出世儿子的婚约,使得宁元宪当时不得不废后,致使原配妻子郁郁而终。

  但是宁元宪知道,妻子当时很伤心,但是并没有责怪他。

  而这一次卞妃同样是回眸一笑,然后鲜血猛地涌现出来。接着他就失去了还没有出世的孩子,而且马上就要失去卞妃。

  真的是充满了宿命感。

  就仿佛是对他宁元宪的惩罚。

  他满脑子里面都是自己曾经杀过的人,曾经造过的孽。

  就仿佛是上天要收走他心爱的妻子一般。

  当时收走了原配,这一次又要来收走他的卞妃了。

  难道注定他宁元宪不能爱任何人吗?一旦他爱上哪个女人,上天就会收走,难道他宁元宪是真正的天煞孤星吗?

  ………………

  沈浪,找沈浪。

  听到黎隼的话之后,国君眼前仿佛亮起了一道光芒。

  没错,没错!

  还有沈浪,还有沈浪。

  因为关心则乱,所以刚才国君一下子真的没有想起来。

  沈浪会神奇的医术,这一点国君深知。

  但当时沈浪治好了张翀,治好了肠痈绝症,国君下旨不得宣扬,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太过于神奇了,国君不想让人给沈浪打上一个神医的标签。

  神医能够救命,当然很了不起。

  但在这个世界,大夫是不值钱的,哪怕神医也是不值钱的,只有遇到性命之危时才会想到你。

  而人一旦被贴上某种标签就很难再改变了。

  今后有人再提起沈浪的时候,就会想到此人是一个神医,其他应该就不会了,仿佛除了治病救人就不会别的本事了。

  这其实也算是国君对沈浪的一个保护。

  或许是因为保护得太过了,连国君就差点忘记了沈浪还有这本事。又或者他心急如焚,脑子里面已经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此时被黎隼提醒之后,内心顿时涌起了无线的希望。

  “快,快,用最快的速度把沈浪带来。”

  “另外,把宁洁也一并叫来!”

  因为宁洁曾经和沈浪配合过,治好了宁焱。而且卞妃是女子,很多事情让宁洁来做更加合适。

  国君的旨意刚刚落下,小黎公公立刻带着几名武士飞快地冲了出去。

  此刻完全是争分夺秒,和死神在赛跑。

  沈浪啊,希望你能够再一次创造奇迹,拯救寡人的爱妃。

  ………………

  五王子宁政宅邸中。

  沈浪正绞尽脑汁,想着如何拯救五王子宁政。

  他脑海瞬间涌起了许多种法子,但是没有一种非常优秀,都有点勉强的。

  真正好的法子,一定要大巧若拙,不能有什么算计的痕迹。

  准确说,不能让国君觉得沈浪在胁迫他,不能伤他的心。

  夺嫡首先争夺的就是国君的心。

  就在此时。

  小黎公公闪电一般从了进来,速度真是如同鬼魅一般。

  沈浪第一次知道,原来小黎公公的武功如此之高。

  “卞妃流产,引发血崩,十万火急,快!”

  小黎公公进来之后,用了不到两秒钟就把事情说完了。

  沈浪来不及惊愕,立刻飞快冲入房间里面,背起自己的医疗包,朝着外面冲了出去。

  不过小黎公公还是觉得他速度太慢了。

  很快冲进来两个武士,架着沈浪飞快地朝着王宫内冲去!

  ………………

  仅仅一刻钟时间,沈浪就已经进入到宫中。

  进入卞妃的房间之后,满眼都是血迹。

  地上,床上,到处都是殷红的血迹。

  卞妃脸色苍白如纸,呼吸微弱而又急促。

  因为大量失血,是的她必须非常用力呼吸,才能给脑子勉强提供足够的氧气。

  而宁洁公主已经在这里了。

  此刻,卞妃正握着国君的手,仿佛在给他交代后事。

  国君满脸都是泪水。

  真的整张面孔都被泪水糊住了。

  见到沈浪后,国君眼中爆出了前所未有的光芒,颤抖道:“沈浪,能不能救,能不能救?”

  沈浪暂时没有理会国君,而是朝着边上的老御医道:“血崩为何止不住?”

  老御医道:“卞妃强行保胎,吃下了太多的药,所以流产脱落得非常猛烈,伤口较大,而且是在肚腹之内,完全止不住。”

  卞妃瘦弱,大概只有八十斤左右,体内血液重量大概也就是三千多毫升左右。

  此时失血量应该已经在一千毫升了。

  尽管她非常努力在呼吸,但是眼神已经迷离了很,很显然是脑供血不足,很快就要进入彻底的昏迷了,完全是凭借一股子意志力在支撑。

  “夫君,请你转告兄长,艳州是陛下之艳州,不是卞氏之艳州,不要给子孙召祸。”

  这是卞妃最后的遗言了。

  国君再也忍不住,直接嚎啕大哭。

  如此贤妃,临死之前依旧在为他考虑。

  最后的遗言竟然是让兄长交出艳州之权,不要成为割据之军阀。

  这更加让国君心痛如同刀绞。

  交代完最后的遗言后,卞妃意志力再也支撑不住,眼睛一闭,整个人直接昏厥过去。

  甚至,连呼吸都仿佛停了。

  刹那间,宁元宪的心脏仿佛猛地裂开,眼前一黑,也几乎昏厥了过去!

  沈浪道:“黎公公,把陛下带走。”

  这个时候,沈浪的话仿佛是旨意一般。

  黎隼和黎恩让两人,不说二话直接进来,不管宁元宪是否愿意,直接将他拖走了。

  沈浪立刻用x光透视眼,检查卞妃的腹内。

  此时胎儿已经流出来了,但是那个巨大的伤口还在,正不断往外涌血,完全止不住。

  一般而言,因为流产是不容易应该这么大出血的。

  沈浪本以为是tāi pán滞留,这一般是流产引起大出血的最大原因。

  但是御医这个本事还是有的,tāi pán已经从宫内完全剥离了。

  那这个大出血,完全就是因为凝血功能障碍了。

  必须赶紧止血,否则用不了一刻钟,卞妃就会流血而死。

  沈浪一撕开卞妃的衣衫,露出她的小腹。

  飞快拿出笔,在卞妃的肚子上描点。

  “这里,这里,这里……”

  然后,告知什么角度,什么力道,什么深度。

  宁洁长公主的银针飞快刺入。

  整整几十根银zhēn ci入,将卞妃失血宫内伤口封住。

  宁洁果然了得。

  这几十根银zhēn ci入之后,立刻封堵住了伤口的大部分血管。

  这血崩一下子就止住了大部分。

  现在依旧往外流血,但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吓人了。

  沈浪常常呼了一口气。

  “卞妃以前受伤,是不是就不容易止血?”沈浪问道。

  宁洁长公主点了点头。

  果然是凝血功能障碍。

  卞妃体弱,气血两虚,用现代医学术语就是有血液病,或者是血小板减少症,或者是再生障碍性贫血。

  这两种情形都非常容易引起凝血功能障碍。

  得了这种病的话事绝对不可以怀孕的,就算胎儿能够正常成长,未来分娩的时候也无比危险。

  但是卞妃太渴望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了,所以想尽办法终于怀孕了,结果遭遇了如此生死大劫。

  宁洁长公主道:“接下来怎么办?”

  沈浪检查过一遍,凝血功能障碍是容易大出血,但并不是完全止不住,而是需要更长的时间。

  接下来只要血止住,是不需要动手术的。

  但此时卞妃宫内的伤口失血点尽管已经大部分封堵住了,但依旧在渗血。

  这样流下去的话,还是会死的。

  而且卞妃已经陷入昏迷了。

  所以必须立刻输血,往她体内输血。

  因为她失血实在是太多了。

  “必须往她体内输血。”沈浪道。

  宁洁不由得一愕,还可以输血的吗?

  “用谁的血?”宁洁问道。

  这就是关键问题所在了,输血是不能乱输的,必须血型吻合。

  否则会造成输血反应,使得血液凝集彻底堵住血管,那样死得更快,几乎无救。

  万一卞妃是熊猫血型的话,那也基本上玩完了。

  沈浪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演出卞妃的血型。

  验血型对于现代医学来说非常简单,甚至不需要去医院,自己网购试纸就可以。

  但是在沈浪这个世界,这完全是不可能的。

  想要直接验出血型,这根本就不可能。

  但沈浪有法子,直接采用1900年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病理研究所工作的兰茨坦纳的法子就行了。

  他首先取了卞妃的十几管血液。

  然后将血液分离成为血清和红细胞盐水悬液。

  他速度飞快,立刻制作出了十几分血液样本。

  然后他从自己体内抽出了血液,分离成为血清和红细胞盐水悬液。

  最后,将自己的血清滴入卞妃的红细胞盐水悬液之内。

  如果能够无障碍溶解,代表着没有排异反应,代表着沈浪的血可以输入卞妃体内。

  如果发生凝集,那就证明沈浪不可以给卞妃输血。

  结果很快出来了。

  沈浪的血清和卞妃红细胞悬液发生了凝集,如同一团棉絮一般。

  沈浪又从宁洁长公主体内抽出血液,并且分离。

  然后把宁洁公主的血清注入卞妃的红细胞盐水悬液之内,依旧发生了凝集。

  沈浪大声道:“让陛下进来,找十几个身体健康的人进来。”

  他的话真的仿佛如同圣旨一般。

  国君宁元宪第一时间就冲了进来。

  沈浪二话不说,直接将针管刺入国君静脉中取血。

  这个时候沈浪如果想要下毒害人的话,就算有十个国君也已经死了。

  大宦官黎隼欲言又止,但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沈浪道:“陛下,卞妃的出血已经大体止住了,但依旧在渗血大概过一段时间才能止住。卞妃失血过多,需要往她体内输血,这样才能挽救她的性命。”

  国君立刻道:“输我的血,输我的血。”

  沈浪道:“我需要验血,一旦输入的血不对,会造成凝集,那样会更加危险。”

  “刚才我已经试过我自己的血,还有宁洁公主的血,都不行,都有排异反应。”

  “卞妃在王宫内有什么亲人吗?”

  这话一出,小黎公公飞奔离开。

  卞妃在国都有一个侄子,两个侄女。

  沈浪将国君的血液分离,然后将血清注入卞妃的红细胞悬液之内。

  然而……

  很快就出现了排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