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失败中的胜利(1/2)

加入书签

  1991年8月末,亚细亚板块,喜朗峰战场。 时隔三十年红肩再现。

  尽管前敌指挥部早在战争一开始,就已经有过巨舰内可能存在红肩的信息判断,但是当它真的出现,扩散的消息依然让几乎所有人心头猛地一沉。

  因为在于人类或者说蔚蓝的历史中,记录关于红肩的那一笔,实在太过黑暗和沉痛了。

  蔚蓝传统纪念碑日,就是由此而来。

  按照之前做的等级推测,红肩大概率是大尖战士等级中的“托扣那”或者“戴呃”。

  陈不饿个人的判断倾向前者,依据来自大尖铁甲上铭刻的碎星章。

  但是,这一点具体其实要看泛蓝大尖是不是一个独立的等级,或者他们存不存在类似士兵向士官过渡的概念,才能最终确定。

  也就是说也可能泛蓝大尖是托扣那。

  总之就算红肩是戴呃,高级战士。那么在它之上,至少也还有“普嗒尔”和弥望两个等级。

  可是,红肩就已经是人类目前为止遭遇过的最强大尖了。

  三十年前那一战,只是一具红肩和四具泛蓝一齐出现,就曾经让蔚蓝感觉绝望。

  当年最后,是那时还没有任何军职在身的华系亚方面军第一战神陈不饿赶到出手,亲率敢死队上阵血战,斩出那一刀,才斩杀红肩于那片染血的荒原。

  此时现场,消息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陈不饿。

  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人比这位华系亚方面军唯一目击军团军团长更有发言权。

  “放心,吕墨逸杀它不能,但是脱身,应当不会有太大问题。”陈不饿开口还算从容说。

  老人这些年来一直在用一种淡定而确实的态度,向人们灌输人类战力进步的观念和胜利的信念。

  “那要是它的攻击目标,是青子呢?”

  一个听着平静但其实裹着巨大忧惧的声音,在长长的会议桌远端问。

  众人扭头看去,辛摇翘站在那里,目光恳切地看着陈军团长。

  “那,我也不知道。”陈不饿迎着她的目光说道,答案在旁人听来像是安慰性质的,勉强保留一些希望。

  “嗯,不知道……也好。”辛摇翘的回答更令人意外,说完她木木地又坐下了,埋头咬着嘴唇继续勾勒纸面上的符号。

  笔尖在纸页上划动的声音嚓嚓作响。

  当场,爷爷和外公两个都有些担心这孩子,但是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们对于武力,终究是外行。

  会议室气氛就这样凝结住了。

  没一会儿,陈不饿找了个理由起身暂时离开,走到门外。

  老参谋跟着他。

  两位老人一前一后,走到走廊一头,倚着已然经年的护栏站下来。老参谋给军团长点了一根烟,然后自己也点上一根。

  绵绵烟云入月光。

  “其实我之前就有个揣测,那个孩子他,大概率已经触及到生命源能了。”陈不饿开口说。

  老参谋错愕一下,“触到超级?!他…一年!”

  他的话在不经意间将生命源能和超级挂钩。

  事实,在陈不饿当年劈出迟暮一刀之后,由当时在场看见那一刀的一部分人开始,人类武力大幅提升,根本原因就在生命源能的发现和它在战斗中的使用。

  这等于说,几乎现在的每一个超级武力,他们至少都是双涡轮驱动立体装置和生命源能。

  至于个体的特殊,有没有自己的第三涡轮,是什么,又或者有什么特殊的天赋,通常没有人会到处去说。

  “不说的好。”陈不饿嘘一声,笑着说“具体怕是他自己都还不清楚。我想就这样让他继续成长最好。”

  一年,实在太惊人了。虽然他未必是世界上成长最快或唯一成长这么快的人,但是能不公开说,还是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