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血娃的尊严之战(1/2)

加入书签

  机密会客室内,氛围终于还是在突然之间进入了韩青禹之前想象过的那种状态,开始有神秘部门行事的气息。

  被阴了。

  敢情这一老一小刚才一直在演我?

  虽然我也在演他们。

  可是,他们怎么能这样呢?!

  活死人韩青禹保持着一种木然的表情和状态,先低头同时抬手,看了看自己的袖管。

  继而把目光投向涂紫手上的那颗小东西,最后视线上扬,看他。

  从视觉上和感觉上,那依然是个弟弟,最多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

  可是,他爷他奶他爹他妈,全家都在坐牢啊,而且很早就进去了,大概率都是蔚蓝的天才囚犯。

  所以走眼了,走神了,小奸贼啊,这是。至少也是一个性情和手段错位合于一身的两面体。

  总之事情有点坑人,而且拒绝者这么大官都亲自来了,估计还蛮重视的,难怪劳简之前提醒我小心谨慎。

  韩青禹有些郁闷,没好气说:“有这样的东西,你们拿去测潜伏的洗刷派去啊?!”

  “这东西确实就是测试洗刷派用的。”

  旁边胖老头插嘴,坦白接了一句,同时镇定看着韩青禹,毫不掩饰说:“不过不一定准,当不了证据。”

  所以,果然是把我当潜伏的洗刷派在测呢,韩青禹想道,嗯,大概我确实挺像的,像所图甚大的那种超级卧底。

  “但我是相信你的啊,青子哥只是,你依然是特别的。”涂紫再次开口,小心翼翼说:“所以,我刚才的提议?”

  刚才的提议明年重测吗?

  韩青禹收起郁闷,低头思索。

  其实他自己最近这两天也一直在重新思考那个先前纠结过的老问题:我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比如源能场为什么会视我如敌人,撞我?为什么我对需要提炼的金属块可以做到瞬间吸收,反而对蓝晶块的吸收速度慢很多?然后还有,小秃子刚说的,我刚才整个过程的心跳稳定得像活死人吗?好像是哦,为什么我在生死时刻,关键时候从来不紧张?反而平常生活中有时候会?

  困惑难解的问题多了,一方面很想知道答案,另一方面,也有一种对于未知和隐藏的威胁,不可避免的恐惧心理。

  整体而言,韩青禹现在的个人状态,有点像是一个讳疾忌医的病人。心理不自觉默认的应对方式:先拖着。

  那么,一年后重测吗?这样一个折中缓冲的方案,似乎正好符合他现在既想要答案同时又讳疾忌医的心理状态。

  韩青禹想好了,抬头,说:“好。”

  说完当时,一下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

  “那就好了,哈哈,完成。”

  涂紫松一口气,正如他之前所说,他们这次其实并没有拿到“审问”级别的权限,所有的试探工作都是绕过陈不饿做的,实际根本不敢强制和为难韩青禹。

  开心收拾好记录报告,等抬头再看韩青禹的时候,涂紫变得有点心虚,尴尬赔笑,解释道:

  “青子哥,除了这个,我刚刚说的其他话,可都是真的,一点没骗你。我也是真想跟你交朋友,只是看你的战场报告,我就热血沸腾了。还有,你以后在军里自己也要注意安全,我们担心”

  韩青禹眼神不快地看着他,沉默看了好一会儿,其实就是想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那你有源能块吗?刚这样阴完我,就道歉和做朋友这两件事,你总得有点表示?”

  “啊?”涂紫神情茫然。

  “诚意啊,源能块啊。”韩青禹说:“我听说你们拒绝者最不缺这个了,而且你年纪这么小就能在里面混,还能跟主管一起出来办事,地位肯定也不低。”

  “嗯。”涂紫点头,然后低头仔细翻了翻包,“那,要多少啊?”

  “十块。”韩青禹报价,等着这小奸贼还价或耍赖,心说既然你爱演,那就请继续表演。

  “可是我这次就只带了三块平实都是拿来实验用的,我出来也没用,就没多带。”

  为了表示坦诚,涂紫整个小背包捧上来,打开给韩青禹看。

  三块晶莹闪耀动人心魄的蓝晶源能块,躺在包底,而且他刚用的词,是“只带”。

  这是大富户啊。

  原本只是不管有枣没枣随手打的一竿子的心态,结果让韩青禹惊了,要知道他上次拿银质蔚蓝守护勋章的一次性奖励,才四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