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不是老三(1/2)

加入书签

  “玉兰,能不能想办法让她喝下去”取出药郝然犹豫着是自己亲自去还是让玉兰出面。,

  “放心吧,然儿”玉兰接过药,这种事难不到她。

  “用过的杯碗砸了,你自己千万别沾上了”洪老头儿得很清楚,这可不能马虎。

  有胆子算计自己要有本事来承担,郝然甚至想着要当面打他们的耳光,着磨着要不要让洪老头儿冒充一下大夫当场诊断戳穿那个戝人不能生养的事。对,一定要这么干,是圆是扁才能任由自己。

  “怎么回事”

  “呵呵,听郝用睡了钱家的姑子呢”

  “怎么可能啊他怎么会”

  “嘘,有什么不可能的,男人有钱三妻四妾正常呢”

  “嘘,看看怎么善后”

  “呵呵,今天还真是热闹啊,会不会双喜临门,又过生日又纳妾”

  “那你子得再添一份贺礼才行”

  “哟,别我,要添咱大家都得添了”

  “咦,怎么没见郝三婶呢,会不会又气病了”

  “我好像看见和一个富家太太模样的人转着往后山去了,这事儿八成还不知道呢”

  “要知道这事儿会不会闹起来呀,打起来都有可能,王家兄弟俩都在呢”

  “啧啧,有钱人家还是麻烦,事儿多”

  等郝然换了一件衣服出来时,大门外面已经围得水泄不通了,人人都在声的议论着,有好些人是和胡招娣一样幸灾祸呢。罗珍原本是想吃了午饭走,这会儿却来了兴致,精神抖擞的看着堂屋里的众人,掂着脚也来看热闹。

  “然儿,你娘呢”蒋氏黄氏看郝然出来焦急的问:“这是怎么回事去找你娘回来”

  “舅娘,别着急,娘陪兰婶子去山上了,这事儿我来处理”郝然斜眼看了一眼门边和下堂屋挤着看热闹的人,是好是坏,真心假意这时候可以看出来了。经过这一事后,郝然决定要好好的理一理人情关系了她家可不是唐僧肉,好坏的人都要来咬一口

  “咦,怎么没见当事人呢”

  “不好意思出来吧”

  “敢做敢当才是英雄好汉呢”

  “呵呵,这会儿是英雄,要让王世清知道了变狗熊了呢”

  各种议论声不绝于耳,郝然努力让自己沉住气,越急越容易坏事

  “怎么还不出来”族长虽然是老年人,也是急性子,看大家伙儿议论得不像话,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原本还想正月初一把郝用当榜样宣扬一下,结果又出事了怎么没有消停过呢

  “唉呀,然儿大姑,你进去劝劝那位吧,又哭又闹又要上吊,不愿出来呢”苏大婶迈着急急的步子从祥福居走了出来,人还未到开始嚷嚷,声音比郝芬的都大,让门口看热闹的人又提高了几分兴趣。

  一哭二闹三上吊,本姑娘见多了,郝然依然压抑住自己的怒火

  “能不闹吗她虽然是嫁过人,但也是正经妇道人家,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不闹才怪呢那老三呢,让他出来这事儿怎么处理”郝芬恨不能把事情闹得全世界都知道,声音比苏大婶的还大,让门口的人脖子伸得老长

  “我进祥福居时看到那位头发散乱衣冠不整捂脸大哭,另一位好像还熟睡着呢,怎么着也是一个男人,我倒不好意思靠近了,要不然,你们都一起去祥福居看看”苏大婶在描绘着现场的场景,将目光投向郝然,而且,给了郝然一个安慰的眼神。

  难道并没有成事,只是那个女人自编自演的一出戏而已

  “哟,这老三是累坏了吧,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还能熟睡”一群人进了祥福居,见屋里子只有女人的哭声,胡招娣依在六口捧腹大笑。

  “闭嘴”郝通瞪了她一眼,将目光投向族长:“大伯,您看这”

  “走吧,都,到底是怎么回事”族长也是见多识广的人,人熟睡了又怎么成事,这里面可不简单郝芬和他男人这次怕是要算计老三呢,事情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自己一定要为郝用做主

  “大伯呀,这事儿您可得给我妹做主啊”钱富贵夫妇抢先一步带头往里走,哭闹上吊都是做做样子,反正今天这事儿得定下来,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机会错过了没了。

  “真是不省心”一脚跨进房门,见披头散发的女人坐在地上哭,床下还四处散落着男人的衣裤。一看这场景族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这钱家两口子太过了,又看了看随后跟来的郝通,心想改天一定要给他打个招呼,让那两口子少在半山村出妖娥子。

  “走,我们也稀罕”看胡招娣朝里走了,罗珍也幸灾祸的跟了上去,她身后跟着许多个妇女。有些男人既想看又觉得不好意思,故意落在人群后远远的掂着脚尖看着内院的方向。

  “美呀,你这是怎么回事呀,让我怎么回去给爹娘交待呀”郝芬人还没跨进卧房开始大声喊道。

  “唉哟,大嫂,我不活了,我的脸都丢尽了”钱富美见苏大婶进来时在那儿边扣着衣扣边哭边闹,做给一个人看不用那么费力。这会儿见大嫂带人来了,音量陡然提高了八分,哭得悲悲切切震耳欲聋

  “啧啧,瞧瞧这伤心的样子”胡招娣依着房门低声笑道:“老三这次把人整凶了吧”

  她不还好,一又惹得郝通厌恶,屡次招呼不听,索性顺手狠狠的捏了她手臂一把,无奈冬季穿得厚,结果像给这个婆娘挠痒痒

  “我不活了”哭天抢地,以头撞墙,要死要活。

  演戏得有个演戏的样子,看人来了鼓足了劲往墙上撞去。

  “美,你怎么这么傻”郝芬想要上前拉她,却有人比她动作更快。

  “呀,你可不能死”捂着撞得生疼的胸口玉兰后悔拦了她,真该让她撞墙上去:“有什么事好商量,我表姨又不是那种容不下人的人,你要真死了多不划算”两只手捏着钱富美的肩膀使劲的摇了又摇:“反正都是要嫁人的,嫁给我叔也不错呢”

  废话,姑奶奶是想要嫁给你叔才自甘毁名的抬头看着玉兰,假装委屈却真是泪如雨下。

  “我要是你,不哭了,看他们怎么解决才是正经”玉兰这话时还故意向她眨眼示意稍安勿躁。

  “解决,还能怎么解决,我要么死,要么剪了头发去当姑子婆家回不去了,娘家也容不下我了,我还怎么活啊”钱富美到儿又放声大哭起来。

  “啧啧,别哭了,哭得怪累人的”玉兰将她拉着坐在梳妆台前“看看,都哭成啥样了”完还把铜镜递她手上:“我叔要看你这副样子会怎么想”

  样子,姑奶奶样子一直很好啊

  透过十指缝隙看铜镜,娘呀,简直跟鬼一样,是不能再哭了,演戏也不能真把自己哭丑了。

  “这对了”听人不哭了,玉兰声道:“坐在这儿看你哥嫂找我叔讨公道这种事儿到底是咱女人吃亏,我都支持你呢”

  你是个什么东西钱富美当真不哭了,但也不理玉兰。

  玉兰自讨没趣扒开人群挤出了卧房。

  转眼,端了一杯热水进来递给钱富美“喝吧,我知道你肯定又累又渴,静下心来听听他们怎么解决估计再过一会儿我表姨也该回来了,到时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