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给你提个醒(1/2)

加入书签

  “你给了两千,你不是跟我说过吗?”沈绎暗中狠狠掐了贺盛曜一把,气他反应慢,叫人看出了端倪。

  “两千块?”颂苖仰头一笑,当即拉开旅行包伸手一掏取出一个塑料匣,匣子里铺着红锦缎,上面躺着只拇指粗的野山参,一看就知道是高级货。“两千块,一根参须都买不到!”

  方才女友说话,贺盛曜没拦住,就知道要糟。贺盛曜深知吴钧浩有钱,买的肯定都是好东西。颂苖刚才诱他报数,是因为颂苖很清楚,他说的数目少了肯定不行,就像现在这样被反将一军。可要是说的太多,在场的人不是没看到他们之间剑拔弩张的关系,一想就知道说不通的。

  对于颂苖掌中的山参,在场有不少人眼红,贺母只要想起十分钟前东西还在自己手里,就像挖了她的心肝一样疼。贺母暗中埋怨沈绎不会说话,但泼出去的水已经没办法收回了,她只能忍着怒气道:“这个人参谁知道多少钱?不过是五六十块的东西,样子好看骗骗人罢了。算了,我放你一马,就算这个人参不是你弟弟托你买的。你把包里其他的东西还给你弟弟,他可出了两千块呢!”

  这时候,在场的其实都明白,贺盛曜根本没托颂苖买什么东西,更没给什么钱。但是和贺家这样的人根本扯不清,他们就是仗着不要脸,占别人的便宜。

  颂苖不理贺母,凝视贺盛曜质问:“你说你给了我二千块,是不是?”

  贺盛曜不知道颂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一时间弄不清该不该承认。

  “他当然给了。盛曜!”沈绎扯了扯贺盛曜背后的衣摆。

  贺盛曜被缠的没法子,只得点头道:“是,我确实给了你两千块。”

  “那好。”颂苖静静地望着贺盛曜,沾满血的脸庞浮起一丝讥嘲。“你誓,只要你誓你昨天给过我两千块,我就把东西给你。你誓啊!你誓说你给了我两千托我买东西,要不然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啊!说啊!”

  “呸!”沈绎看不上颂苖逼迫的嘴脸,拉着贺盛曜的衣袖催促道:“盛曜,怕她干什么?誓就誓,说啊!”

  一直纵容沈绎的贺盛曜这一次却紧闭双唇,怎么也不开口。

  颂苖不再看贺盛曜,转朝贺母、贺父道:“贺盛曜不肯说,不如你们替他说啊?”

  面对颂苖的挑衅,贺父撇过头不理,嚣张的贺母居然也一不。众人疑惑暗生,他们满以为颂苖这么一说,贺家母子肯定抢着誓好把东西要过去。如今多少人把誓当放屁?贺家人没脸没皮的,这样的便宜怎么会错过?谁知道,对方还就真不敢说了。

  “贺盛曜,你到底怎么啦?”沈绎捶了贺盛曜两拳,绷着脸不解地追问。

  颂苖挑了挑眉,嗤笑一声道:“你不要问了,他是不会说的,还是我来告诉你吧。”

  “颂苖!”

  颂苖仿佛没听到贺父恐吓的声音,继续道:“你们这次本来不是要出国去吗?后来为什么来祁山?祁山可不是什么旅游胜地,但听人说附近的道观非常灵验,你们不就是为了断八字来的吗?你的准婆婆、公公就信这个,从贺盛曜懂事起就告诉他,不可以随便答应别人什么,特别是不能乱誓,否则见一次打一次。我记得有一次,大概贺盛曜八岁那年吧,他好像刚看完电影在和人吹牛,吹着吹着就和人争起来,誓说要是打不赢对方,出门被车撞死。正巧被你婆婆听见,一巴掌挥过去,打掉了贺盛曜三颗牙。从那以后,他就再也不敢誓了。”

  颂苖说的很快,贺父贺母根本不知道怎么去阻止,他们就是想过去捂住颂苖的嘴巴,也没胆子绕过蛮子身边。

  众人听了颂苖的话心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父母确实会教育孩子不能胡乱誓,但也没这么上纲上线的。正在众人猜疑间,贺母恨道:“不孝女,听你胡扯!我这样教你弟弟,就是不想让他和你一样。我和你爸都信道,你弟弟也懂事,就你一个教来教去教不听。”

  “是啊,幸亏贺盛曜不像我啊。要不然,你们怎么会有一个那么像你们的儿子,说骗人的话像喝水一样。”

  贺母见颂苖贬低儿子,虎目圆瞪道:“盛曜骗人又怎么样?盛曜说谎还不是为了我和他爸,他从小就孝顺,知道有了东西就要先给我吃。要是他像你这个不孝女……”

  “好了,妈。”贺盛曜打断贺母的话头,正视颂苖道:“姐,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一家人。现在又困在这样的地方,就更应该抱成一团。我知道,你在伤心钧浩哥的事。可是,你也不能迁怒我们啊?钧浩哥出事我们也伤心,可我们怎么知道天会塌下来呢?”

  “贺盛曜,你的脸皮可真厚啊!”颂苖骂了一句,怒目而视道:“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我气的不是你们过来,而是你们没有一个留在钧浩身边照看。钧浩昏迷不醒,你们就这样走了,说得过去吗?”

  贺母看儿子不知怎么接话,干脆撒泼道:“不要跟她说了,说来说去,她就是要我们死!明明是她先不顾钧浩逃了,反倒赖给我们,还不是为了抢东西。我真恨当年为什么不掐死她!”

  “妈,你……”从颂苖拿出野山参,入了那么多人的眼,贺盛曜就知道旅行箱里的东西拿不回来了。但是他们还有贺父手里的手提袋,手提袋里没什么吃的,但有祁山上装来的山泉。他原本想和颂苖提议,用水换吃的。可被贺母这么一搅合,只怕更难说动颂苖了。

  颂苖转瞥向蛮子等人,拍了拍旅行箱道:“这些东西我准备平分,没带吃的东西的都可以过来拿一份。说实话,要是你们都饿死了,我就是拿着一箱子吃的也出不去。”

  “你说的对,我们现在就该互相帮助。”王伟赶忙附和道。

  “那个手提袋也是我的,你们帮忙拿过来,我箱子里没水,都放在那里了。”颂苖指着贺父手中的布袋道。

  “胡说!”贺母闻被气得头皮麻,要不是顾忌蛮子拿着的枪,早就冲上去扯颂苖的头了。

  迎上蛮子贪婪的目光,贺父想躲无处躲,只能惊慌地把手提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