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虫尸白脸笑声(1/2)

加入书签

  尸体被一根长矛给钉在了城墙上,周身包裹着如同蛛网一样的东西,好似被蜘蛛刚刚网住的猎物一样,此时正在剧烈的挣扎着。我感觉汗毛根根竖起,鸡皮疙瘩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

  应该是我的手电光在尸体上停留的时间过长,九儿从上面下来以后,也顺着我的电光看了过去。我明显的看到,她在看到尸体的时候,脸抽动了一下。

  原来她不是不害怕,只是承受能力比我强,感觉到她也害怕,我发现我竟然对眼前的恐怖产生了一点点的抵抗力。

  “你感觉这人还活着吗?”我问。

  其实我并不关心这东西的死活,只是怕他突然从长矛上下来,谁知道蛛网里面包裹的具体是什么。要真的是人,也已经是粽子一类的,不知道九儿能不能对付。

  九儿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不知是表示没活着还是表示她也不知道。

  同时她也打开了手电,顺着我的手电光向前照去,也就和这具尸体相隔七八米的距离,又出现了一具一模一样的尸体,同样在那痛苦的挣扎着。

  不过,这具尸体距离长矛的边缘已经非常近了,也就十公分左右。这让我不由自主的颤栗一下,这东西要是真的掉下来,应该不会被摔死吧。

  手电光继续向前走,这次并没有继续出现尸体,而只单单是一杆被扎入墙体的长矛。

  这个发现,让我向九儿靠近了两步,长矛上的尸体去了什么地方?

  是在我们刚刚下来的时候,从长矛上脱离出去了,还是当年爷爷他们进来的时候,从长矛上挣扎了出来,亦或是这长矛上一开始就没有尸体。

  我控制不住的开始胡思乱想起来,顿时感觉,黑暗处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用手电去照射那些黑暗的地方,心里非常清楚,如果我照了,可能再也停不下来了,我会就此崩溃。

  当所有人都从断崖上下来,九叔来到我身边,压低我的手电说道:“那些是虫尸,没有什么可怕的,只要不去碰它,基本上没有危险。”

  “如果碰了呢?”我刚刚还想着,要不要将那快要脱离的虫尸推回去。

  九叔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移动我手电,照在了那杆没有尸体的长矛下方。在那长矛的下方,是一具完整的白骨,我刚刚只顾着看那杆长矛,并没有发现地上这具白骨。

  白骨半躬着身子,应该是死前有过剧烈的挣扎。

  看见了白骨,我内心的恐惧稍稍的平复了一下,长矛上的虫尸,应该是在爷爷他们进来的时候,被这个人给弄了下来。

  不过那种被注视的感觉却没有消失,我以为这是因为我害怕,才产生的错觉。

  “走吧,进城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骸骨,咱们要把这些人都带出去。”九叔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九叔跟着三名持枪的汉子向着城门走去,还有三名持枪的汉子殿后,我和九儿走在中间。

  大门是乳白色的,手电照射在大门上,反射出银亮色的光芒。

  我用手电向大门的右侧照去,想看看是不是还有虫尸。右侧的城墙上,同样挂着虫尸,依旧是剧烈的挣扎着。就在我将手电撤回的时候,恍惚间看到了城墙上蹲着个东西,急忙再次用手电照去。

  这一眼望去,我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脸,脸上有一双超出常人大的眼睛,在手电光下,冒着青光。鲜红的大嘴,裂到耳根,此时正对着我笑。

  “鬼”

  我终于受不了这恐怖的刺激,眼前一黑向前倒去。

  老天并没有眷顾我,让我就此晕过去,睁开眼睛就在外面了。我还没有倒下,就被九儿给托住了,也不知道她刺激了我什么部位,只感觉全身如同过电一般,人顿时又精神了起来。

  这一切说来好似漫长,确只是发生在电光之间,在后面三人看来,我只是踉跄了一下。走在前面的九叔四人,甚至是都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常。

  “想活着出去就不要四处乱看!”九儿用低沉的声音告诫我。

  我想看,可是又不敢,咬咬牙将手电给关了。这完全是自欺欺人的做法,认为关了手电,就什么也看不到了。想要将头灯也关掉,手摸到开关的时候还是放弃了。

  “你有枪吗?”我问九儿。

  她犹豫了一下,伸手从内腋下,拿了一把手枪递给我,说道:“伯莱塔92,你知道怎么开枪吗?”

  我摇摇头,作为一名偶尔犯错误的普通人,平生第一次接触枪,是大一开学的军训。不过那次只是摸了摸,并没有机会开枪,至于这什么92,我是第一次听说。

  “那就好,拿着壮胆吧。”九儿似乎放心了,说道。

  酒壮怂人胆,可惜我不会喝酒,确实实在在的感觉到,自己就是一怂人。不过拿到手枪的那一刻,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壮胆。握着手枪,竟然给了我豪气冲天的感觉,仿佛自己已经成神。现在我确信,要是再看到刚刚那张对着我笑的脸,肯定不会和刚才一样的发晕。

  九儿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气息变化,很是惊讶的咦了一声,又从怀里拿了一把手枪出来,说道:“看到拇指边上的这个保险装置了吗?拨到这个位置就可以开枪了,按这个按钮是退弹夹,有效射程是五十米,所以如果到了非开枪不可的地步,靠近你十米左右开枪。”

  “知道了。”我点点头,还想再琢磨一下手中的枪,就听九叔喊道:“不要碰城门。”

  听见九叔的声音,我急忙的向前奔去。

  城门是开着的,不过只开了一个仅可一人通过的缝隙,却有一具白骨挡在了这缝隙上。

  城门是向里开的,从白骨的姿势上来看,当年这人是想关上城门。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被人在脑后开了一枪,面部的一部分骨头已经不知了去向,后脑上留下了一个弹孔。此时这具白骨的双手,还死死的抓着城门内侧的门把手,当年应该是非常的想把城门给关上。

  白骨的周边什么都没有,应该是当年的人把东西都给收拾走了。我看着白骨,陷入了沉思,当年这人为什么想要关上这城门?

  而为什么有人会阻止他关门?

  开枪的又是什么人?

  我心中产生了一个巨大的疑问。

  看样子,当年爷爷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内部产生了变动,有人死于自己人的枪下。

  “城门后可能有机关,我需要有人过去看看。”九叔站在城门前,不让人靠近说道:“应该是当年人布置的,不能碰这具骸骨。”

  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骸骨有一米七左右,两扇门的缝隙,也只有一人宽。想要不碰骸骨进去,除了翻越城墙,就只有从这具骸骨的头上跳过这唯一的办法。

  “帮我拿着背包。”九儿说道,脱下背包递给了我。

  卸掉背包后,她后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