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暗算(1/2)

加入书签

  苏兴对容丁面见容首领时没有提起他的半点功劳而郁闷不已。他还把同样的情绪投射到六安身上。

  “难得到了橡城,怎么能不进城喝两杯?”六安似乎察觉到他的不快,好心带他来酒馆消遣。

  二人为了进城,也在城门口等了半天,直到夜幕降临,才来到这间位于油伞街的酒馆。

  橡城草创之初,这条街聚集了一些制油伞、制灯笼、打铁的手艺人。渐渐地,这里的油伞卖出了名堂,油伞街的名字因此流传下来。

  街头飘散着食物和酒的香气。路人叽叽喳喳,谈论的全都是家长里短的事。还有穿着薄衫、抓着竹骨风筝四处乱跑的孩子,嬉笑声既喜人、又闹人。

  苏兴赶了两天路,又受六安威胁,时刻提心吊胆,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骤然踏入这样舒适的氛围,他不自觉放松下来。

  他不再提起什么“早日回去向长老复命”的话。这些话,可以等他喝完几杯小酒、好好睡一觉以后,再用来送走身旁这瘟神。

  他断错消息,导致一条小命被人捏在手里。现在事情了结了,又有人做东请他喝酒。仔细想想,他这一趟也不算白走。

  于是,苏兴高高兴兴,和六安勾肩搭背走入酒馆,寻一个清静角落坐下。

  伙计招呼好客人,随后打来一斤蜜酒和二两烧刀,还替客人跑腿去附近的老铺子买了干果和肉脯——外乡人和老酒鬼经常有这种请托。

  “哎,我先垫两口,不然醉得快。”

  苏兴被灌了两杯酒,辣得张嘴直吸气。他已准备一醉方休,对六安的劝酒半推半就。

  六安故意说:“醉得再快,有你的春睡散快?你醉了,我肯定替你寻个暖和的被窝,不叫你冻死在街上。我可不会暗算你。”

  听六安提起几天前的旧事,苏兴有些羞愧。

  他在枌县暗算六安,对六安的酒坛动了手脚,却被早早识穿。当着六安的面,他忍耐住捶胸顿足的冲动,自发灌了几杯酒。

  “唉,”酒入愁肠,苏兴吐出一口浊气,“六哥,我是无用之人,这辈子老是做错事、跟错人。一眨眼,人都三十六了。三十六呀……”

  他本想用一顿酒和六安尽释前嫌?谁知一开口就变成了自怨自叹。

  “三十六好呀,六六之数,大吉大利。”隔了一张桌子的酒客插了一句话。

  苏兴眼角微红?有些好奇是谁在搭话。

  他扭头看去?只见到一个风姿绰约的青年女子的侧脸。

  女子对着一瓶一杯?自斟自饮,似乎没有搭理别人的意思。

  可近旁再无其他酒客,苏兴只能认准是这个青年女子无聊至极、找人抬杠。

  “好什么好?等你到了三十六?看你还能说得出这种话吗?”

  苏兴话刚说完?女子便忍不住捂嘴笑了。

  “姐姐我刚刚过了生辰,不多不少,正好三十六?你又在我面前装什么前辈?”

  受此奚落?苏兴越发感觉不甘。

  酒意已经上头。

  他将两掌撑在酒桌边缘?试图起身找那女子理论几句?却觉得浑身沉重无比。

  瞥见六安率先起身?他含糊说:“你别拦着我……”

  六安没有出声?只将苏兴跟前的酒杯拿开。

  即刻,苏兴的脸便重重砸在酒桌上,再也抬不起来。

  另一边,一个酒瓶破空飞来。

  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