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金枝方士符籽(2/2)

加入书签

支狩真的目光越向河流之外,两岸始终笼罩在沉沉混混的黑暗里,什么都瞧不见,仿佛一幅刚刚拉开卷轴的画,只露出其中一角,尚未窥得全景。

  “河外面是什么?”支狩真问道,“幽门喉笼不会只有这么一点大吧?”

  “生灵总是这么贪心!”老头子发出奇诡的笑声,“想要看得更多,当然要满足你!”

  烛焰又一次绽开,角烛飞快燃烧,冉冉升起一朵蘑菇状的巨型光环,光芒亮得晃眼。河岸边的黑暗像被撕开的幕布,随着烛光向外不住翻卷。

  支狩真的血急速流逝,不断被角烛吸噬,但他无暇顾及,两岸金光灿灿的茂密树枝扑入眼帘。金枝似从虚空探伸而来,无根交错,华美璀璨,光芒流烁不定。

  枝头处,偶尔杂生着一串串金色的葡萄,葡萄表面生有一缕缕暗金色的美妙花纹,与道门的符箓颇为相似,但比道门符箓少了几分复杂繁密,多出了一丝自然的野趣。

  这是方士的符籽!支狩真心头一跳,毫不迟疑地催动老头子上前,伸手摘向金葡萄。

  八荒天地的符箓一道,最早诞生于巫族,叫做巫符。巫符以巫族最古老的鸟鱼文字为基础,嵌以各种星图,主要用来缚鬼、请神。

  后来人族崛起,人类的方士以阴阳五行为基础,将巫符改造成蕴含术数的符,称为方士符。当年的方士以方士符为修仙之道,在体内种下本命符籽,壮大修炼,方士的道又称作方仙道。一旦方士死亡,本命符籽也随其灰飞烟灭,唯有即将飞升的方士,本命符籽不灭,哪怕死亡也不会消散。

  “玉叶生玉烟,金枝结金珠。”不二凝视着金枝玉叶,微微蹙眉,心中一下子浮出许多被遗忘的画面,却又迅速沉下去,重新模糊起来。

  支狩真抓住一串方士符籽,用力一拽,塞进嘴里。符籽没什么味道,就像吞吃了一个空气泡,但刹那间,一些关于方士符箓的窍要犹如醍醐灌顶,汹涌冲入支狩真的脑海……短短十来息,他就像修行方仙道经年,对最核心的方士符了如指掌。

  失去了符籽的金枝随即失去光泽,变得干枯如裂,被支狩真轻轻一触,碎成了屑。

  烛焰的光亮又一次放大,角烛爆出刺眼的烛花,一滴血红色的烛泪滚落下来。老头子眉开眼笑,舌头唰地卷出,接住异香扑鼻的烛泪,吃得啧啧有声。

  支狩真的血飞速流失,脸色更显苍白。他迟疑了一会儿,又折下几串符籽,迅速吞下。

  符箓一道,方士符可谓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它既发扬了巫符,又为道门符箓奠定了基础。后来方士没落,道门大兴,最终将方士符融入道家奥义,改成以祈使、敕令为主的道门符箓。

  方士原始的符箓之道早已失传,世上只有王子乔一人得其真传。支狩真力求掌握方士符,一来可以更透彻地理解巫符、巫咒,二来可以防范王子乔,三来可以借此一窥道门奥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