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裂痕(1/2)

加入书签

  伸手指了指许博年,连俢肆继续质问唐翩跹,岑冷中带着明显失望的眼神,毫不客气的落在轮椅上低垂着眼睑一手捂胸一手捂脸哭的不能自已的小女人身上,被她气得他都有了想上去掐死她的冲动。

  “你跟这个人非亲非故,为什么下不去手?他是杀了你丈夫全家的刽子手,是我命大才逃过一劫,你现在跟我说你对这样一个丧心病狂的人下不去手,你的同情心可真是会用对地方!所以,你现在是要为了这个人背叛我,嗯?”

  缓缓抬起那张被泪水浸湿的脸,唐翩跹望着他的眼神里满是无奈。

  她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他才听得进去,才能理解此刻她内心深处那种饱受煎熬的痛苦感受。

  “不是这样的,我没有背叛你的意思。我也知道……知道这个人他该死,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是觉得心口好痛,我没办法点火……”

  “唐翩跹!!!”对她的言行失望透顶,连俢肆勃然大怒。

  撕咬着唇瓣一副不理解他的表情直视他被怒气席卷都变得扭曲的俊颜,唐翩跹流着眼泪直摇头,“阿寺,我真的不理解你,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我动手呢?你自己来就好,为什么要逼我?”

  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该再激怒他,不过就是杀一个罪大恶极的人,打火机点燃往外一丢就完事了,可她就是做不到将眼前这个人活活的烧死,她觉得好残忍!

  十字架上的许博年,将女儿痛苦和挣扎的表情全看在眼里,除了感到欣慰,他更多的还是替她担心。

  显然,连俢肆已经被她激怒。

  她若是再不动手,搞不懂连俢肆一冲动会对她做出什么过分之举。

  这个孩子,怎么那么傻呢!

  若是手脚能动,许博年恨不得自己冲上去把地上的打火机捡起来**算了。

  只要连俢肆不为难他的女儿,要他死一百次都可以。

  薄唇烦闷的来回抿了几下,又连续做了好几个深呼吸,连俢肆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尽量不冲她发火。

  毕竟手刃自己的父亲这的确需要勇气,哪怕她尚不知情,但亲情这个东西存在于无形,冥冥之中总有牵引。

  “那天是你自己说的,你说要帮我手刃凶手,你说还要掘他们家的祖坟,我好像没逼你吧?”

  “是,是我亲口说的。我也很想把他杀了替你报仇,替你出气,可我总觉得他那双眼睛好熟悉,我觉得我应该认识这个人,所以我才下不去手。”

  说完,唐翩跹伸手去扯他的衣摆,仰着一张泪迹斑斑的小脸用着近乎于求他的眼神对他说,“阿寺,你把他脸上的胶布撕开,让我看看他是谁,好么?”

  她越说越过火,竟然还想看胶布后的脸,连俢肆恼羞成怒的一把甩开她的手,一个冷眼射过去,大有毁天灭地之势,“唐翩跹,你找死是不是!”

  眸色复杂的看一眼十字架上的人,再把视线落回到连俢肆身上,唐翩跹冒着再次激怒他的危险直言不讳的告诉他此刻她心里最真实的想法,“阿寺,我知道我不该跟他求情,老实说我也不理解我自己今天是怎么了。但我就是不希望他死,尤其是被火活生生的给烧死,我觉得好残忍……”

  连俢肆快被她气死,冷幽的眼神充满警告意味的瞪着她,恨不得在她身上剜出无数个洞来。

  该死的丫头,她一定要跟他对着干吗?

  “言外之意,你是觉得我残忍,是吗?唐翩跹,你可真是个好太太,还没举行婚礼就胳膊肘子往外拐,难怪你会背着我跟湛天丞去澳洲双宿双栖!看来,真是我错看你!”

  “这是两回事,你为什么要扯到一起!而且,我也没说你残忍……”越解释越乱,唐翩跹都有点语无伦次了,“阿寺,我们不吵架,好不好?我不想跟你吵,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的隔阂。”

  “是我想跟你吵吗,是你在这里无理取闹,伤我的心!”俯身捡起地上的打火机,连俢肆被她凄凄楚楚的眼神看得心软成一片,语气不免放缓了一些。

  抬手摸摸她的脸,连俢肆亦是痛不欲生,“跹跹,你乖,听话,嗯?你说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