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道路(1/2)

加入书签

  住在铁匠铺这件事除了卡特丽娜没人知道,她不会用“爵士”这个词,会是谁呢疑惑地走到窗前,楼下停了一辆马车,他见过那个车夫,是戴维斯爵士的仆人,那楼下的人是桑德拉她来这儿干什么整理了下内衬,快速洗漱后穿上外套。

  “爵士”,桑德拉候在楼下。

  “你好,你在这儿让我有些意外”,的视线在她脸上多作停留,“你在找我吗”

  “不我只是正巧经过这里”,任何人都能听出桑德拉的局促,她在撒谎。

  “有什么事”低着头走过她的身旁。

  “得知您在这儿我很高兴,希望来见见您”,桑德拉跟在身后。

  史迪威靠在门柱上看着奇怪的两人,“爵士,或许你可以向我们介绍一下这位女士。”

  桑德拉立刻转身依次向史迪威和曼海姆行礼,“对不起,还自我介绍,我叫桑德拉,是爵士的朋友。”

  曼海姆放下铁锤,抬手行礼,“真是个漂亮的姑娘。”

  “非常感谢”,桑德拉微微一笑。

  “桑德拉,你看到我现在的情况了”,摊开手,“我在这里工作,在铁匠铺。白雾区跟我关系了,我也不再是爵士,早就不是了,我绝对不是你想象中的,我是个落魄的、退休的冒险者。”

  “不,您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贵族都更,就像故事里的传奇勇士”,桑德拉毫不停顿地诉说着褒扬之词,“你是一个真正有信仰的贵族。”

  摇摇头,“一定有些奇怪的误会让你这么想,不管是什么我都向你道歉”,指了指身上的便服,“我不是你想像中的任何一个角色。”

  桑德拉不再说话,双手紧握在一起。

  曼海姆的粗拇指揉了揉脸,“史迪威,我好像听见女人在叫我们上去。”

  “嗯”史迪威仔细听了听,“是吗我没听到哦哦对,她在叫呢”,他跟着曼海姆跑上楼。

  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他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够明确。

  桑德拉轻轻说道:“爵士,您是不是鄙视我们这样的人,对社会贡献,享受着荣誉称号,我们像依附在树干上的害虫。”

  略惊讶于桑德拉这样直白的描述,社会底层的人、甚至包括一些上流社会的人确实对这类贵族有,但又有几个人能奉献出与自己名誉相衬的贡献,将军们参加过战争,爵士们世袭着祖辈的名誉,开拓者已经失去了进取的精神,“我任何冒犯之意。”

  “我明白自己的身份,也能明白”

  “不,玛克辛庇佑世人,不分贵贱”,想结束对话,“抱歉,今天我还有事,我得出门一趟,时间不早了。”

  “您要去哪,我可以送您一程。”

  犹豫了下,“魔法研究院。”

  桑德拉点点头,“请上车。”

  冲着楼梯口喊道:“史迪威,我离开一下,下午回来”,楼上应了一声。

  两人在车上面对面坐着,桑德拉低头玩弄手纱,仿佛不经意地说道:“爵士,您和卡特丽娜小姐”

  回避,“她是我最亲密的人。”

  桑德拉双手相叠慢慢放在膝盖上,脸庞面向窗外,回答,期间抽了两下鼻子。

  看着另一边的窗,想说些什么又觉得不适合,能把关系分清不是很好吗

  车停下时,推开门,刻意转身看了眼桑德拉,她转头,告别的意思,识趣地轻轻关上门向车夫打了个再见手势,马车跑出一段距离后车内的人才转过头,用手背擦着脸。

  为什么总有让人不快的事发生,十分愧疚,也才换一种表达方式可以婉转地拒绝桑德拉不至于使她那么伤心,让双方笑着告别,唉,事情已经发生,等桑德拉能接受拒绝之后应该向她道歉,低着头跨进研究院。

  “圣骑士小子”,老头露出一口残缺的牙,“很久没来研究院了,成为龙纹圣骑士了有什么不同吗”

  心情调侃,他耸肩回应,楼道上遇见的朋友他也用相同的方式回应,实在有些事让他纠结,跨进卡特丽娜的房门时,那种纠结的心情更加严重,她正在看一本厚实发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