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章 没有人能替你活(二更)(1/2)

加入书签

  因为衣服上沾了被方芸娜吐的白沫,特别难闻,三人先回了趟宿舍,准备换身衣服。

  一推开门,宿舍里依旧散发着一股难闻刺鼻的农药味,地上倒着一个绿色的农药瓶子,里面被方芸娜喝剩下的半瓶农药流了一地。

  颜暮道:“我们收拾下再去教室吧!”

  宿舍里这么重的农药味,别说住人了,就连待几秒都呛得慌。

  简践和李安安点头,三人开始收拾起宿舍来,简践拿了个塑料袋子将农药瓶子拾起来,颜暮拿扫把将泼在地上的农药扫进塑料簸箕里,李安安拿着拖把拖地,为了掩盖掉农药味,简践拿着花露水满宿舍的喷了一遍……三人分工,很快,宿舍的农药味便去了大半。

  换完了衣服,李安安她们回到班级的时候,数学老师正在上课,看到李安安她们,数学老师关切的问了几句方芸娜的情况,得知方芸娜还在抢救,数学老师没有再说什么,让李安安她们回到座位上,而后数学老师继续上课。

  下课铃声一响,数学老师刚走出教室,李安安她们就被全班同学围了起来,他们叽叽喳喳的问方芸娜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喝农药,现在有没有死之类的话,被简践一声怒吼给吼散了,只见简践伸出手重重的拍了下桌子,道:“都给我散开!谁敢再问一个字试试看!”

  简践是班长,学习成绩全班第一,再加上她长的又高又壮,在班级里挺有威慑力,所以班级里的学生都有些怕她,一见简践发火了,忙都作鸟散状散开了。

  一下午的课,李安安都没怎么听进去,她在想方芸娜,想方芸娜说高泽园喜欢她时的羞涩样子,想方芸娜说高泽园欺骗她时的伤心难过的样子,想方芸娜看向她的双眼通红的样子,想方芸娜喝了农药之后哭着说她不想活了的样子,想方芸娜口吐白沫浑身痉挛的样子……想着想着,李安安就忍不住掉下了眼泪,明明方芸娜那么相信自己,什么事都和自己说,而自己对方芸娜的关心实在太少太少了,要是自己多关心关心方芸娜,说不定方芸娜就不会绝望到要喝农药自杀。

  下午放学后,李安安、简践还有颜暮连饭都没有吃,直接来到了医院,刚走到走廊里,李安安她们就看到一个四十岁左右、和方芸娜长的有六七分像的中年女人坐在椅子上一直哭,边说嘴里边说:“娜娜啊,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呢……”

  李安安一听娜娜两个字,腿当即就有点软了。

  她不希望,一点也不希望方芸娜真的出事!要是方芸娜出事了,她真的会自责死的!

  李安安赶紧往病房跑去,简践和颜暮也跟着一起往病房里跑,一进病房,看到躺在病床上,虽然看起来很虚弱,脸色依旧不好但已经睁开眼的正在打吊水的方芸娜,李安安她们这才松了口气。

  方芸娜看到李安安、简践还有颜暮,朝她们挤出一丝笑,李安安正欲朝方芸娜走过去的时候,这才发现,病房里的气氛非常凝重。

  病房里只有林雷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副校长、教导主任以及其他几个老师都不在了,李安安猜测她们应该已经回学校了,这个中年男人长了一个特别红的鼻子,头发白了大半,但面相特别凶狠,一直瞪着病床上的方芸娜,李安安丝毫不怀疑这个中年男人下一秒要冲上去打方芸娜一顿。

  林雷看到李安安、简践还有颜暮来了,开口道:“你们在这陪着方芸娜,我和方芸娜的爸爸出聊聊。”说着,林雷拉着中年男人出了病房。

  林雷这么一说,李安安她们才知道原来这个中年男人是方芸娜的爸爸,不过想想也是,方芸娜出了这样的事,她的父母肯定要过来的。

  那个中年男人似乎并不想走,但碍于林雷是老师,又不敢太过得罪,只能跟着出了病房的门,只是在临出门之前,他又回过头狠狠的瞪了眼方芸娜,那模样,根本不像爸爸,倒像是仇人!

  这一幕,让李安安她们挺尴尬的。

  李安安觉得方芸娜的爸爸好可怕,要不是亲眼所见,她根本不相信一个爸爸居然会用那样仇视、憎恶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尤其在方芸娜喝了农药刚刚被抢救过来之后。出了这样的事,一般的爸爸不都是应该更加心疼更加关心女儿的么?

  李安安想起方芸娜说过,她爸妈只宠着她的弟弟,而她在家里只是一个附属品,一个赔钱货,一个累赘……这样一看,事实果真如此!

  这样的事实,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也太过让人心寒!

  之前听方芸娜说是一回事,现在自己亲眼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显然,亲眼看到的冲击力要大的多!

  李安安虽然不是生在大富大贵的家庭里,可是她从小就备受宠爱,尤其是她的爸爸李崇,疼她疼的不得了,李安安长这么大,挨过丁容不少骂,也挨过丁容的打,可是李崇却连重话都舍不得对她说,这么一对比,李安安觉得自己简直太幸福了,而方芸娜,真的太可怜了!

  方芸娜好似没看到她爸爸看向她的仿佛要吃人的目光似的,又或者,她对这样的目光已经习以为常了,她又挤出一丝笑朝李安安她们打招呼,“你们来了。”

  方芸娜这一开口,李安安她们跳了一跳,因为方芸娜原本很清亮的声音如今听起来有些嘶哑,李安安愣住了,没说话,同样愣住的还有颜暮。倒是简践,很快的答道:“是啊,你怎么样了?”

  这大概是简践第一次对方芸娜这么和颜悦色的说话,方芸娜面上有些受宠若惊,她说:“我没事,谢谢你们!”

  中午,方芸娜喝了农药之后,还是有些意识的,她知道发现她喝农药的是颜暮,抬她出宿舍的是简践和李安安……可以说,要不是李安安、简践还有颜暮,她这会儿已经是个死人了。

  简践道:“我们一个宿舍的,别说谢不谢的话,你在这好好养着身体,等你好了,落下的功课我帮你补上。”

  颜暮也道:“我帮你做课堂笔记。”

  没想到方芸娜却摇头,她沙哑着声音道:“不用了,我不打算再念书了。”

  此话一出,李安安、简践还有颜暮齐齐愣住了,李安安诧异的问:“为什么啊?”

  方芸娜苦笑一声,说:“我爸有句话说的对,我怎么念也考不上大学的,所以还是就别浪费那个钱了。”

  简践似乎被这话气狠了,她踢了踢脚边的垃圾桶,怒道:“难道是你爸让你去死,所以你就喝农药了?”

  躺在病床上的方芸娜因为这话,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色更难看了,双眼里隐隐有泪光闪动。

  简践这话说的太过直白,也太过伤人,旁边的颜暮拉了拉简践的衣服,示意简践别这么说话。

  简践深呼吸一口气,似乎极力的在压抑着内心的怒火,半响,她开口:“方芸娜,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要喝农药自杀,但你要记住,生命只有一次,命是你自己的,你要是死了,没人能替你活!”

  床上的方芸娜听了这话,双眼里一直打转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掉了下来,李安安一看方芸娜哭,更心疼了,她坐到病床上,抽出一张纸巾替方芸娜擦眼泪,嘴里安慰道:“方芸娜,你不要难过,贱贱这么说也是为了你好。她不希望你放弃读书,放弃你自己!其实,我以前也差点放弃过我自己,你们都知道,我是花钱买进八中的,当时我就差了一分,为这一分,我妈多花了三千多块钱,我当时也不想念了,我觉得还不如出去打工,我妈在知道我的想法之后,骂了我一顿,她说她不怕多花三千多块钱,她只希望我能好好念书,别整天想着出去打工。而且,打工很累的,我姐以前在深圳做裁缝,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一个月才休息一天,她打电话和我说的最多的就是让我好好学习,哪怕考不上特别好的大学,最起码也能有个文凭。所以,我们都不可以放弃我们自己,我们一起努力,好不好?”说完这话,李安安满脸期待的看着方芸娜,方芸娜双眼通红回望着李安安,而后,她用另外一只没有打吊水的手握住李安安的手,边哭边点头,“好……”

  除了一个‘好’字,方芸娜不知道自己现在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