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突然的吻(1/2)

加入书签

  最后,卫博宁再次妥协,留下来陪简践说话。

  简践抱着枕头坐在床上,卫博宁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还没开始说话呢,卫博宁就已经打了四个哈欠了,简践气的将手里的枕头砸向卫博宁,“再打哈欠,信不信我拿针线把你的嘴巴给缝上!”

  卫博宁被砸的立马正襟危坐,不敢再打哈欠了。

  于是,谈话正式开始。

  简践问卫博宁:“你从小到大真的没有喜欢过哪个女生?”

  卫博宁说:“我不是说过了么,凭我的长相,我根本不需要专门去喜欢哪个女生!”

  简践嗤笑一声,问:“那你的理想型女生是什么样的?”

  卫博宁想了想,说:“长头发,大眼睛,长相甜美,性格温柔,善解人意……”

  简践:“……”

  靠!她居然一条都不符合,完完全全的规避了卫博宁的理想型女生!

  简践道:“你说的这些,暮暮倒挺符合的!”

  卫博宁一听这话,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你,你可别瞎说!”

  简践没有去看卫博宁,所以,她错过了此时卫博宁脸上的不正常的潮红。

  简践又问:“你觉得我和范冰冰,谁更漂亮?”

  卫博宁为难道:“你还是别问我这么难的问题了!”

  简践瞪着卫博宁,“必须回答!要不然,你是知道后果的!”

  卫博宁说:“如果大街上有100个人,会有99个人说范冰冰漂亮!但是有我在……巧了,刚好凑够100个!”

  简践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卫博宁,你找死!”

  卫博宁立马将枕头挡在自己的跟前,嘴里道:“是你非让我回答的,我回答了,你又不满意,那你让我怎么办?”

  简践深呼吸一口气,道:“这个话题到此结束,我们换个话题聊!”

  卫博宁问:“聊什么?”

  简践说:“聊什么都行,或者,你和我说说你的家里事儿。”

  卫博宁说:“我家里没什么好说的,我爸我妈平时都很忙,十岁之前,我都是在我大伯家待的比较多,你知道我大伯以前是做什么的吗?”

  简践问:“做什么的?”

  卫博宁说:“公交车司机。”

  简践说:“那你坐公交车岂不是免费?”

  卫博宁点头,双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是啊,我大伯出车的时候就会带着我,他坐在驾驶座上开车,我就坐在他身后的座位上,他时不时的通过后视镜看我,怕我被人拐跑了!”

  简践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她问:“你大伯出车带着你,难道就没有人投诉?”

  卫博宁道:“有啊,不过每次投诉都不是因为我。”

  简践问:“因为什么?”

  卫博宁道:“理由千奇百怪,有客人坐车坐反了,投诉我大伯没有告诉他方向,我大伯觉得特别冤,那人上车直接去车后面坐着,稳的跟泰山一样,谁知道他连反向都分不清?还有更奇葩的,有个客人投诉,说他去的地方我大伯不到,说我大伯没有把他送到他要去的地方,我大伯说,他差点以为他开的是出租车,不是公交车!”

  简践被这番话逗的哈哈大笑起来,她说:“太好笑了,居然还有这样的人!”

  卫博宁也忍不住笑了,他说:“可不是嘛,那些人都什么素质啊,一点也不实实在在,老是瞎投诉,我说,要我投诉,就直接投诉我大伯长的丑,结果我爸知道了拿着棍子对着我的屁股一顿猛抽,抽的我好几天都下不来床!”

  听了这话,简践笑的眼泪都流下来了,她边笑边道:“你活该!”

  卫博宁笑着道:“我那个时候才九岁,不懂事!”

  简践擦掉眼角边的泪水,问:“那你大伯长的真的很丑吗?”

  卫博宁说:“我大伯其实长的挺帅的,就是脸上有一个特别大的胎记,好多小孩子第一次见到他都会被吓哭,所以后来,我大伯就没开公交车了。”

  简践注意到此时卫博宁的声音有些低沉,她问:“那你大伯现在在做什么?”

  卫博宁说:“我大伯在县城里开了家小餐馆,后来又认识了我大娘,当时,我爷爷特别反对我大伯和我大娘在一起,我爷爷嫌我大娘比我大伯大五岁,又离过婚,但是我大伯特别坚持,他说,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大娘不嫌弃他的长相,后来,他们就结婚了。”

  简践听到这里,很是感动,她说:“那你大伯和你大娘一定过得很幸福!”

  卫博宁点头,“是的,他们的儿子都已经四岁了,小名叫豆豆,特别调皮,有一次我去他家玩,豆豆拿出一个苹果让我帮他削皮,他对我说:‘叔叔,你帮我削完皮后,你先吃一口,然后再给我吃。’,然后我削完皮,就咬了一口,豆豆当时‘哇!’的一声叫哭起来了,他说‘让你吃你就吃啊?我那是客气,你懂不懂?’”

  简践再次笑到流眼泪。

  这一晚,两人聊了好久……什么都聊,没有什么目地的去聊天,但是却聊的非常的开心。

  直到天边发白,两人都有些支撑不住了,简践打了个一个哈欠朝同样在打哈欠的卫博宁,道:“你也到床上来睡吧,这床好宽,够我们俩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