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多么痛的领悟(1/2)

加入书签

  丁容心疼的同时,忍不住出言责备李安安,道:“这么喜欢吃辣,也不知道像谁,平时让你少吃辣,让你少吃辣,你偏不听,现在好了吧,知道错了吗?”

  李安安的心里在默默的流泪,她说:“我知道错了。”

  尤其特别的知道!

  这真是多么痛的领悟啊!

  丁容怒视着李安安,“知道还犯?”

  李安安:“我不知道!”

  丁容更怒了,边撸袖子边道:“那我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

  李安安吓的躲到了李崇身后,哭丧着脸道:“老妈,知道不行,不知道也不行,你让我到底该怎么说啊?”

  丁容道:“以后再敢吃辣,我扒了你的皮!”

  李安安吓的身子一抖,李崇安慰李安安道:“你妈也是为了你好,以前,你黑子叔就得过痔疮,还做了手术,受了不少罪,医生说就是因为他吃了太多辣的缘故。”

  李安安一听手术两个字,瞬间整个人就不好了!

  *

  李崇和李宓宓带着李安安去了县医院,丁容在家照顾李想。

  李崇上次阵发性室上速发作的时候,在县医院住过院,对这里,还算比较熟悉,这次来,李崇直接找到上次帮他看病的那个医生,托他帮忙介绍一个治疗肛肠方面比较专业的医生。那个医生挺热心,听李崇这么说,忙用办公室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说了几句话之后让李崇去三楼的308办公室找一个姓常的医生。

  临出门之前,那个医生问李崇,“你肛肠方面出现什么问题了?”

  李崇说:“不是我,是我女儿。比较喜欢吃辣,这不,不舒服了。”

  那个医生看了眼站在李崇身后的李宓宓和李安安,从李安安颇为别扭的站姿中,那个医生就可以断定,出现肝肠方面问题的肯定是李安安,再加上刚才李崇说女儿喜欢吃辣,医生心里便有了数。他说:“小姑娘年纪轻轻的得注意饮食啊!”

  李安安臊的都没敢抬头。

  而后,李崇、李宓宓还有李安安去了三楼的308办公室。

  上楼梯的时候,李安安一直在抠手指头,紧抿着嘴唇,一副十分紧张的样子,她朝李宓宓道:“姐,我害怕,我不想做手术。”

  李宓宓拍了拍李安安的肩膀,出声安抚道:“别怕,你的并不严重,不会做手术的。”

  李安安点点头,过了几秒,她又说:“姐,我紧张。”

  李宓宓说:“别紧张,姐会一直陪着你的!”

  李安安低下头,片刻后小声道:“好想欧阳奈陪我啊!”

  李宓宓没听清楚,有些奇怪的问李安安,“你刚说欧什么?”

  李安安忙摇头,“没什么!我说我怄气后悔呢,早就知道就不吃那么多辣了。”

  进门前,李安安看了看,门口的牌子上写着“外科主任”,李安安心想,肯定和刚才的那个医生一样,是个秃:“常医生问你话呢!”

  李安安看向常医生,开口道:“……常医生,你好!”

  李宓宓能感觉到李安安比刚才进门前更紧张。

  常医生说:“刚才我和你父亲聊过了,你的基本情况我已经了解了,我看你还能站着走,问题应该不大。”

  李安安咽了咽口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和这么帅的医生谈痔疮,李安安真的一点也不想谈。

  常医生却以为李安安是紧张,他又道:“别紧张,我戴手套,先帮你检查下。”说着,常医生朝李崇和李宓宓道:“你们先出去下,记得把办公室的门带上。”说着,常医生转身走到不远处的柜子那,打开柜子,拿手套。

  李崇和李宓宓闻言,赶紧起了身,又谢了好几遍常医生,才朝门外走去,李宓宓看到李安安瞪大双眼,肩膀都在发抖的样子,以为李安安在害怕,忙安抚李安安道:“医生都说了别紧张,你别害怕!我和爸就在门外,有什么你叫一声就行。”

  李安安的脸忍不住有些发烫,她结结巴巴的小声道:“他,他要看我后面吗?”

  李宓宓说:“对啊,医生要先给你检查。”

  李安安再次咽了咽口水,声音发着抖问:“能不能换个女医生?”

  李宓宓愣了愣,问:“为什么?”

  李安安扭了扭身子,道:“我害羞。”

  李宓宓忍不住笑了,她说:“没关系的,常医生是医生,这是他的工作,当初我生李想的时候,也是男医生帮我接的生,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啊。对医生来说,病人是没有男女之分的。”

  被李宓宓一说,李安安更紧张了,她心里在咆哮,这不一样啊,这个男医生长的太帅了啊!她一点也不想让人看她后面啊,尤其还长了痔疮,肯定丑死了!

  李崇和李宓宓出去后,常医生戴好手套,将帘子拉上,而后指了指最里面的一张床,朝李安安道:“你过来,侧卧在床上,把枕头放在小腹上,把裤子脱到屁股以下,双腿张开。”

  李安安怯怯的看了眼常医生,没动。

  光是想想,李安安就觉得腿脚发软,这姿势也太那……什么了,她在欧阳奈面前都没这样过呢!

  常医生大概是看出了李安安的紧张和不安,他笑着道:“不用紧张,我只是检查一下,几分钟就好。”

  李安安“哦!”了一声,迈着小碎步,慢吞吞的将裤子褪到屁股下面,而后慢吞吞的侧躺在床上,将屁股对着常医生。

  常医生看着印有hello—kitty平角内裤,忍着笑,道:“把内裤也脱了。”

  李安安:“……好的。”

  当带着一次性手套的手碰上自己的屁股的时候,李安安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她把头深深的埋在被子里,心里给自己催眠:这是医生的手!医生在给自己做检查!被看了也没关系,医生一天不知道要看多少个屁股!自己的屁股对他来说只是众多屁股中的一个!

  常医生说:“还好,看着不是很严重。”

  李安安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跟蚊子叫似的“嗯!”了一声。

  常医生笑了声,问:“你还在上学吧?”

  李安安又“嗯!”了一声。

  常医生问:“念初中还是高中?”

  李安安说:“高二。”

  常医生说:“那还有一年多就要高考了。”

  李安安:“嗯!”

  常医生又问:“你很喜欢吃辣?”

  李安安:“嗯!”

  常医生说:“一般四川人重庆人喜欢吃辣,安徽人喜欢吃辣的倒不多。”

  李安安小声道:“我觉得辣才有味道。”

  常医生说:“以后不能吃那么多辣了,要多吃点蔬菜和水果。”

  李安安:“我知道了……哎哟……”

  常医生问:“疼吗?我轻点。”

  李安安咬牙忍着,嘴里道:“也不是太疼。”

  常医生说:“别紧张,腿再张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