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回 师徒情谊碎(卷三)(1/2)

加入书签

  李怜玉道:“曹掌门,我已让你三招,还望你念在昔日情谊,就此作罢。{随}{梦}小说 {suing][la}”

  曹芙清不加理会,右手握剑挥舞一道剑气之后,左手疾速出爪。是时,剑气在李怜玉之左,爪功在李怜玉之右。李怜玉后退疾飞,使出御寒诀第十式:冰卷梨花,冰尖似碎玉一般,从双袖中奔腾射出。曹芙清见李怜玉此招甚是威猛,随即旋身横扫一剑,奋力划出一道剑波,横贯两道冰流,直击李怜玉。李怜玉连忙使出一记冰破穹庐,一道冰柱射向曹芙清的雄浑剑波。曹芙清的剑波射入冰柱一半之时,悄然消散,曹芙清见冰柱依然攻向自身,当即跃起握剑劈砍冰柱。冰柱受击蹦然两半,但白蛇剑之上,冰霜迅速凝结。正待曹芙清欲出左掌吹散冰霜之时,李怜玉快步上前,使出一招寒沙追影,一阵冰风卷过曹芙清,曹芙清不禁白发如雪,浑身阴寒颤抖。

  李怜玉使出一招寻常掌风,吹散曹芙清身上的冰晶,道:“曹掌门,得罪。”

  曹芙清道:“今日便罢,来日再战。”

  待曹芙清走后,李怜玉搀着赵青柔缓步上山。赵青柔回望曹芙清的背影,心中不是滋味。

  赵青柔道:“若是杨夫人与叶大侠不曾赶到,或许此刻我已死于师父剑下。”

  李怜玉道:“青柔姑娘,敢问《贞观兵要》卷一你是从何而得?”

  赵青柔道出先前与唐青梅之事。

  李怜玉道:“青梅如此在乎与姐姐同我的感情,不惜背叛曹掌门,我……我当真感动万分。”

  赵青柔道:“大师姐言之有理,《贞观兵要》卷一理应是甄医仙之物。我与大师姐所行之事,不仅在情,亦是在理。”

  李怜玉搀着赵青柔来到宏愿殿,智空大师为赵青柔敷药止疼。赵青柔将囊中《贞观兵要》卷一交给李怜玉,李怜玉当即与叶风携书拜见上清道长。

  寰宇观内,上清道长接过《贞观兵要》卷一,道:“失而复得,当真机缘。”

  叶风道:“不知曹掌门是如何得到《贞观兵要》卷一。”

  上清道长道:“前些时日,金军攻破大同府之夜,出现在雾龙山庄的黑衣人当是曹芙清。”

  叶风道:“可曹掌门为何对金军的行动如此了如指掌?”

  上清道长道:“此事并不奇怪,青麓宫本就有朝廷色彩,辽国大同府周遭定有夏国探子潜伏,曹芙清想要了解金军动向,不是难事。”

  李怜玉道:“《贞观兵要》卷一得以寻回,全仗唐青梅与赵青柔,但此时寻回《贞观兵要》卷一不知是福是祸?”

  上清道长道:“怜玉小侄,你心中有何担心?”

  李怜玉道:“怜玉认为,曹掌门定然将《贞观兵要》卷一返回我等之手的消息散布江湖,届时江湖英雄会上,众人的目标不单是《贞观兵要》卷四,还有《贞观兵要》卷一。以当下的形势,我若想成为北伐江湖军的统领,届时比武中,难免会遇车轮战。”

  上清道长道:“所幸司徒杰已死,萧天霸已被金军囚禁,我等将遇的凶险已然大打折扣。”

  李怜玉道:“姑姑不日便会到达天柱山,想必凌烟真人亦会前来助阵。”

  上清道长道:“有贫道、智空师弟、张师妹、云薇与你五人共同御敌,即便强敌再多,无需多虑也。”

  上清道长回忆起三十年前,自己还是一潇洒不羁的年轻剑客时,常常带着年幼的李云薇游玩于开封街头。李怜玉先前亦听秦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