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不要!”七魂少了六魄的凝萱慌慌张张的冲上前去,一把抓住夜瑾灏的手臂。“夜,你疯了吗?我都给你说了,我和他之间不是你看见的那样,你误会了。”凝萱急得头顶都快要冒烟了,她的小嘴不停的蠕动,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通。

  奈何夜瑾灏久久的都没有开口,两人的姿势一动不动的僵在原地。

  “夜…夜…瑾灏。”直到气息不稳的白净尘勉勉强强的出声打断了四周的寂静。

  一瞬间,夜瑾灏眸中的狠戾暴炙,他握住玻璃片的力道渐渐加重,不多时,鲜艳的血液沿着指缝间潺潺流下。

  凝萱又惊又怒,握住夜瑾灏的小手一紧。“夜,你住手,你给我住手,我不许…”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夜瑾灏便猛地一下子转过头,冷嗖嗖的眼刀毫不留情的射向凝萱。“不许我伤害他吗?”说完,夜瑾灏邪肆的一笑。

  “夜…不是的…不是的…”凝萱的额头上早已覆满了汗珠,望着他的眼中盛满了焦急。

  夜瑾灏强行将自己的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转而他对上白净尘涣散的眼神。“就凭你,也敢动我的女人。”

  突然,夜瑾灏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暴怒气息倾巢而出,他盯着白净尘的双眸赤红一片。

  “既然这么在乎他,那我就让他永永远远消失。”夜瑾灏紧紧的握住玻璃片,完全不顾及自己的手,尖端一点一点压进白净尘的胸口。

  “夜…不要…”凝萱下意识的去拽夜瑾灏。

  可是她那点微不足道的力气,在夜瑾灏的眼中根本不值一提,他狠狠的一甩手臂,凝萱娇小的身子顺着那股力道重重的摔了出去。

  “夜,你快点住手,不然他会死的。”凝萱忙不迭的从地上爬起来,不管不顾的冲上前。

  凝萱的小手刚刚碰上夜瑾灏的手臂,便被他再一次毫不留情的甩开。

  “刺啦”一声,夜瑾灏的半截衣袖被凝萱硬生生的拽了下来,那股惯性使她不断的往后退,谁知脚下一个趔趄,她又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凝萱手提包里的电话也被抖落了出来。

  正在这时,距离凝萱一公尺左右的地板上,手机发出嗡嗡嗡的震动声,她凭借良好的视力一眼便看见了显示屏幕上那个熟悉的名字。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拾起地板上的电话,匆匆忙忙的按下接通键。

  “糖糖,你赶紧过来,建设路的君悦大酒店……555号包厢……”

  凝萱的目光始终胶合在不远处那个冷漠的背影上,在看见他又要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她慌忙的丢下电话…。

  刚好在这附近的sugar就着凝萱没有挂断的电话似乎听见了夜瑾灏的声音,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时不时还能听见凝萱的惊叫声。

  sugar的整颗心不由得紧绷起来,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她快速的调转方向盘,白色的宝马朝目的地疾驰而去。

  白净尘微弱的挣扎在看见夜瑾灏手臂上那块淡淡的月牙形胎记时,心神有了一瞬间的恍惚。

  趁着他怔愣的瞬间,夜瑾灏轻而易举的突破白净尘最后一丝防线。

  “夜…你冷静点,听我说…”凝萱猛地一下子冲上去,从背后紧紧的抱住夜瑾灏。“我真的不知道怎么了?我只觉得身上很热,脑袋很晕,然后我就看见了你。”凝萱一股脑的倒出心中的话。

  闻言,夜瑾灏手上的动作一顿,直挺挺的背脊有了些微的松动。

  “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有这个?”白净尘魔怔的伸出手摩挲着夜瑾灏手臂上的胎记,尽管颜色淡淡的,但是还是能看出基本的轮廓。

  不适感浮上心头,夜瑾灏蹙紧眉头,好不容易灭掉一半的怒火又“嗖”的一下子燃烧起来。

  “灏,你在干什么?”风风火火赶过来的sugar,入目的一幕便是白净尘气息奄奄的躺在地上,他胸口的衣料染开一大片血红。

  率先反应过来的凝萱快速的转过头,红红的眼眶径直对上sugar震惊的目光,“糖糖,你快点来帮我阻止他,不然他要闹出人命了。”

  话落,sugar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上前,联合凝萱之力总算将恢复丝丝理智的夜瑾灏拽离了白净尘的身边。

  sugar眸色深沉的盯了一眼夜瑾灏,不再说什么,赶紧蹲下身查看白净尘的伤势。

  然而白净尘却只是目光呆滞的看着天花板,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几个字……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sugar淡淡的抬眸看了白净尘一眼,“我现在必须将你胸口的玻璃片拔出来,但是我随身的医药箱里没有麻药,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良久,白净尘都依然沉浸在自己世界中不可自拔。

  sugar不再迟疑,利索的打开医药箱,快速的带上手套……

  夜瑾灏的眸中快速的闪过一抹复杂,他下意识的抿了抿薄唇。下一秒,他毫无预兆的转身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糖糖,他就交给你了,帮我好好的照顾他。”凝萱

  担忧的望了一眼脸色苍白的白净尘,最终还是紧随离开的夜瑾灏而去。

  “夜…你等等我…等等我…”凝萱小跑着屁颠屁颠的追在脚步极快的男人身后,尽管她今天穿的平底鞋,但是礼服的束缚依然让她不能肆意妄为。

  夜瑾灏听见身后传来蹬蹬蹬的脚步声,心头一阵烦乱,然而他的脚下却不由自主的放慢速度。

  眼看自己就要追上前面的高大身影,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辆黑色跑车径直撞向凝萱。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彻在四周,夜瑾灏直觉的转过身来,看见的便是如此惊险的画面,他眼疾手快的扑上前,抱住凝萱的小身子快速的滚向旁边。

  “嘭!”的一声,直到夜瑾灏的后背重重的撞上坚硬的铁栏杆才堪堪停了下来。

  抬眼之际,黑色跑车一闪而逝,夜瑾灏只能勉强捕捉到驾驶位上刻意压低的鸭舌帽下的那张侧脸。

  “夜,你有没有受伤?啊?你有没有事?”怀中的小人儿语气中的担忧不言而喻,她忙不迭的伸出小手细细的在夜瑾灏的身上摸索起来,生怕他受了伤还独自承受。

  回过神来的夜瑾灏,一把抓住胸前不安分的小手。

  “傻瓜,我没事。”夜瑾灏的口气不由自主的放柔,与之前完全判若两人。

  凝萱不依的挣扎起来,试图将自己的小手从夜瑾灏的束缚之中挣脱出来。“夜,你放开我,我要自己查看,你快点放开我…放开我…”凝萱满脸的急切落入夜瑾灏的眼中,让他心情大好。

  突然,夜瑾灏一把拽过凝萱紧紧的收入自己的怀中,似懊恼似叹息道:“宝贝,对不起!”

  闻言,凝萱下意识的想要抬头,然而她刚一动作便被夜瑾灏按住小脑袋压回自己的怀中。

  “萱儿,萱儿,对不起,对不起!”夜瑾灏后怕的抱住凝萱呢喃道。

  他的不安清清楚楚的传递给凝萱,她心疼的反抱住夜瑾灏,轻轻柔柔的嗓音缓缓的飘荡在夜瑾灏的耳边。

  “夜,我们没事了,没事了……我也没事…”不知道凝萱重复的念叨了多久,夜瑾灏失控的情绪才勉强稳住。

  直到凝萱伸手拉过夜瑾灏的大掌,才发现那上面早已是伤痕累累,濡湿一片。

  “天啊,夜,你的手,我居然忘了你的手刚才就受了伤。”夜瑾灏小心翼翼的将凝萱从地上扶起来。

  夜瑾灏怜爱的吻了吻面前人儿的额角,“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倒是你有没有受伤?”说着,夜瑾灏不放心的将凝萱的整个身子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

  当看见她膝盖和手掌心蹭破了点皮的时候,夜瑾灏轻轻的蹙了蹙眉。

  正在这时,夜瑾灏放在衣兜里的电话微微的震动了起来,他本不打算理睬的,奈何对方锲而不舍的夺命连环call,最终他抵不过这份烦扰,快速的掏出来接通了电话。

  “sugar…”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只见夜瑾灏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黑沉起来,就连他之前温柔的眸光都悄悄的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精锐的厉芒。

  不消片刻,夜瑾灏便果断的挂下了电话。

  “夜,糖糖打来的吗?哥哥的情况怎么样了?”凝萱只要一想到白净尘那张苍白无血色、了无声息的模样,她心中的愧疚就犹如排山倒海般侵袭而来。

  话音刚落,夜瑾灏抬眸望向她,他的薄唇抿得死紧,眸中的颜色深如墨潭。

  突然,凝萱似是意识到什么,她忙不迭的开口解释道:“夜,你听我解释,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和哥…”刚刚说出一个“哥”字她便快速的改口,“我和白净尘不是你看见的那样,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夜,你要相信我,我没有骗你。”凝萱急得舌头打结,好不容易拼凑出一段完整的话来。

  “傻瓜!我知道,我知道…都怪我当时太冲动了,被愤怒和嫉妒蒙蔽了双眼。”夜瑾灏用那只没有受伤的大手将凝萱捞入自己的怀中,紧紧的抱住,恨不得将她就此镶嵌在自己的身体里。

  不待凝萱反应过来,夜瑾灏径直将凝萱打横抱起,大步往停车的地方走去。

  身体突如其来的腾空,吓得凝萱赶紧伸手搂住夜瑾灏的脖颈。

  “夜……”

  未竟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凝萱的小嘴上便多了两根手指。

  “嘘!宝贝,你累了,闭上眼睛好好休息一下。”夜瑾灏微微垂下头冲着怀中的凝萱温柔的一笑。

  然而凝萱还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夜瑾灏却不再给她机会,他快速的抬起头一眼不眨的直视前方。

  凝萱无奈的撇了撇小嘴,气鼓鼓的用手指戳了戳夜瑾灏结实的胸膛。

  奈何夜瑾灏根本没有丝毫的反应,无趣之下,凝萱只好不情不愿的将小脸往她怀中埋进去,乖乖的闭上了双眼。

  与此同时,夜瑾灏平静的脸庞慢慢龟裂。

  刚才sugar在电话里告诉他,在凝萱和白净尘所喝的饮料中发现了迷幻剂的成分,白净尘身体里迷幻剂的成分随着血液

  流了出来,可是萱妹纸如果不及时排除这些迷幻剂成分,对身体会有极大的伤害。

  然而这个排除迷幻剂的方法,不言而喻。

  夜瑾灏轻轻的将凝萱放进打开的副驾驶座位上,随后给她系上安全带,大手恋恋不舍的摩挲着她柔嫩的脸颊,眸中的爱恋暴露无遗。

  顷刻,夜瑾灏想到sugar在电话中千叮万嘱的时间不宜久拖,他猛地的一下子从自己的思维中抽离出来,快速的关上车门,大步绕过车头往另一边走去。

  上车,启动,踩油门,白色玛萨拉蒂一闪而逝。

  当凝萱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舒舒服服的躺在温暖的浴缸里,整个红果果的身子软软的依偎在夜瑾灏的怀中,缓缓流淌的温水轻轻的刷过她的肌肤。

  凝萱半眯着眼眸迷迷糊糊的四周望了望,记忆一点一点回笼,她习惯性的嘟了嘟小嘴儿抱怨道:“夜,我们到家了,你怎么没有叫醒我?”

  闻言,夜瑾灏更深的将她的小身子圈入自己的怀中,俊脸暧昧的蹭了蹭她白皙柔滑的脖颈,“看你睡得很香,不忍心打扰你。”炙热的鼻息重重的喷洒在凝萱的颊边。

  有点痒有点麻,凝萱下意识的躲躲了,红晕一点一点爬上她的侧脸。

  “宝贝,我来给你解解乏。”夜瑾灏一口含住凝萱的耳珠,不轻不重的吮吸起来。

  凝萱的全身情不自禁的轻颤起来,她柔若无骨的窝在夜瑾灏的怀中,任由他肆意妄为。

  渐渐地,夜瑾灏的大手不安分的四处摩挲起来,所到之处无一火花乱溅,直到他带有薄茧的手指慢慢的滑下水底……。

  凝萱闭着眼睛似痛苦似舒服的嘤咛出声,下一秒,她的小手快速的滑入水中准确的抓住夜瑾灏的那根使坏的手指。

  “夜…不要…”媚得滴出水来的嗓音让萦绕在他们四周的池水温度攀升,一瞬间,夜瑾灏全身的肌肉紧绷起来。

  夜瑾灏的大手迅速的翻转过来重重的扣住凝萱的小手,暗哑的嗓音消逝于凝萱的耳际,“宝贝,不要…什么…”

  话落,夜瑾灏带着凝萱的小手灵活的钻入了水底之中……

  “不要…”凝萱“咻”的一下子睁开双眼,映入视线之中的便是那样一幕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

  “宝贝,你自己…”最后几个字被急急切切转过头来的凝萱狠狠的堵住了。

  彼此唇齿之间疯狂的过滤着*的味道,肌肤密密实实的熨帖着。

  “嗯…”凝萱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两颊酡红,望着面前男人的眼眸似醉非醉。

  夜瑾灏越发狂肆的伺弄起这副让人*蚀骨的柔软身子,扣着她小手的力道不断加重,破碎不堪的音调源源不断的从凝萱的小嘴里哼出来。

  双重攻击之下,凝萱承受不住的仰着脖颈轻泣出声,软成一汪水的覆在夜瑾灏的身上。

  夜瑾灏慢慢的从水底抽出凝萱的手指,凑近她的面前,橘黄色的的灯光下,闪烁着点点水光。

  凝萱不好意思的咬唇狠狠的瞪了夜瑾灏一眼,眸中的迷雾还不曾褪去,她下意识的想要抽回自己的小手。

  然而夜瑾灏却紧紧的拽住不松手,就在她懊恼得想要大骂出声的时候,夜瑾灏突地邪肆的一笑,转瞬张口裹住她的手指细细的吮舔起来。

  “轰隆”一声,凝萱的脑中炸开了锅。

  她越发挣扎起来,细若蚊蝉的声音缓缓的响起,“不要…不要…脏…”

  可惜,夜瑾灏不但不如她的意,反而放肆的将整个头颅埋入水中…

  一时间,满室春色,暧昧不断……

  ……

  等他们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那已经是几个小时以后的事情。

  凝萱早已累得昏睡了过去,水颊泛起一丝迷人的嫣红,那是每次欢爱之后才会出现的,独属于夜瑾灏的美。

  夜瑾灏用浴巾包裹住沐浴后的小人儿,任由着全身*的自己抱着她走出了浴室。

  他轻轻的将凝萱抱上床,让她的身子斜靠在自己的怀中,随后拿起床头柜上的吹风机,温柔细致的为了吹干半湿的长发。

  柔柔的暖风飘荡在四周,睡梦中的凝萱舒服的叹息出声,尽管她面上并没有丝毫难受的表情,但是她的嘴里还是不停的呢喃道:“夜…轻点…轻点…不要那么重…我疼…疼…”

  红肿的嘴唇在夜瑾灏的眼中越发的可口,他强忍住想要大肆蹂躏一番的冲动,快速的低下头浅浅的啄了一口。

  随后心满意足的继续为凝萱服务,他修长的手指灵活的穿梭于凝萱柔滑的头发之中,细细的理顺她的乱发。

  夜瑾灏从来不知道只是这么简单的为自己心爱的女人吹干头发,他胸臆间的幸福感都快要爆棚了。

  半晌,凝萱的头发干得差不多了,夜瑾灏才恋恋不舍的放下吹风机,转而将她放进了被窝之中,体贴的为她掖好了被角。

  直到这时,夜瑾灏才有时间顾及自己那沾了水的伤口,些许血迹透过沙发缓缓的沁了出来,他下意识的蹙了蹙眉

  下一瞬,他提出柜子里的医药箱,动作娴熟的为自己的伤口重新上药包扎。

  待到一切都完工之后,他随手拿过旁边衣架上的浴袍披在自己健硕的好身材上,慢慢的走向不远处的巨大玻璃窗前。

  他透过玻璃窗眺望远方,璀璨的夜空繁星点点,然而却抹不去他心头的那丝烦绪。

  夜瑾灏伸出两指重重的揉了揉疲惫的太阳穴,另一只手紧了紧握在掌心的电话。

  片刻之后,他前一秒还萎靡不振的模样,后一秒便变得精神奕奕起来。

  他轻轻的掂了掂掌心的手机,随后拨通了一串熟悉的电话号码。

  短短的嘟音之后,耳边响起了一道从睡梦中刚醒的沙哑声音。

  “寒羽,帮我查一件事……”

  ……

  从最初的震惊失落无法置信到如今的欣然接受,白仁宇放不下的除了感情深厚的亲人,还有那白氏企业的未来继承人。

  当他再次踏进白家老宅的时候,距离他知道真相又过去了一个星期。

  白仁宇刚刚走进大厅,迎面就碰上了管家陈叔。

  “二少爷,你回来了?吃过晚饭了吗?”陈叔热情的迎上前。

  闻言,白仁宇轻轻的点了点头,转瞬他开口问道:“陈叔,老爷呢?”

  “吃完饭,老爷和大少爷一同去书房了。”陈叔毕恭毕敬的回答。

  白仁宇微扯嘴角,笑道:“那我上去找他们。”

  说完,他快速的绕过陈叔大步的往楼上书房走去。

  ……

  “爸,我找到弟弟了。”白净尘满脸欣喜的将一份dna报告递到白秋言的面前。

  “老大,你说什么?”白秋言似是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幻听了,忙不迭的开口询问道。

  白净尘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一把抓住白秋言的臂膀。“爸,你知道吗?dr集团的董事长夜瑾灏居然是我失散多年的弟弟,也就是你的小儿子。”

  闻言,白秋言整个身体为之一震。

  转而一股狂喜涌上心头,他反握住白净尘的大手。“老大,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找到弟弟了?”白秋言老泪纵横的望着面前的白净尘。白净尘强忍住喜悦的眼泪,破涕为笑。“爸,我找到弟弟了,夜瑾灏就是我那被调包的亲生兄弟。”

  白秋言心中的喜悦无以名状,他倾身向前重重的抱了抱白净尘。“老大,真是太好了,太好了,总算找到人了……”

  书房里欢天喜地。

  书房门口。

  白仁宇举起的大手僵在半空中,脸上的颜色灰暗难辨。

  他踟躇了几秒钟,最终还是没有叩响书房的门。

  突地,他黯淡的眸光快速的划过一丝晶亮,不再徘徊,他快速的转身扬长而去。

  ……

  咖啡馆。

  整个大厅飘荡着悠扬的钢琴声,温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投射进来,浅浅的笼罩在靠窗边坐着的两人身上,视线范围之类,隐隐约约看见细小颗粒状的尘埃浮漂在周身。

  两人就那么坐着,一个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流,一个望着滚烫的咖啡,谁都没有出声。

  诡异的气氛一触即发。

  夜瑾灏撕开方糖的包装纸,“啪!”的一声,方糖掉入了咖啡,溅起的咖啡在他白色的餐布上肆意染开,而他若无其事的用勺子搅拌着。

  “不知白sir,有何指教?”要不是上次的事情确实有隐情,夜瑾灏也不会如此慷慨赴会。

  白净尘眼眸深深的望着他,丝毫不介意他话中的轻蔑之意。

  他沉默了半晌,随后将那份dna报告缓缓的推到夜瑾灏的面前。

  “这是什么?”夜瑾灏斜挑眉毛,玩味的盯着那份大封包裹着的信件。

  白净尘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毅然的抬眸迎上夜瑾灏好奇的目光。

  “你看看就知道了,”白净尘眼中的殷切满得都快溢出来。

  直觉的,夜瑾灏不安的移开视线,转而投注到手中的那份大封上。

  他扯唇一笑,随后慢慢的解开封口,从里面抽出一份报告,定睛一看,居然是最具有权威医院的dna报告。

  更可笑的是上面赫然写着他和白净尘的名字,这一瞬间,他只觉得前所未有的荒谬。

  “白净尘,你以为这个又能算什么?”夜瑾灏重重的将报告摔在桌上。

  “我知道,一时之间你很难接受。”白净尘望着夜瑾灏微微变色的脸庞,心一点一点下沉,“可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夜瑾灏不耐烦的打断了。“没有可是,”停顿了一下,夜瑾灏激狂的笑道:“就算这是真的又怎样?仅仅一份报告并不能代表什么。”夜瑾灏再一次挥手打翻了放在桌面上的报告,纸张纷纷扬扬的飘散。

  有几张落在了白净尘的脚边,他慢慢的弯下腰将其拾起来,禁不住喟叹出声。

  心绪紊乱的夜瑾灏再也坐不住了,他猛

  地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转瞬大步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夜瑾灏,不管你多么的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你和我身体里都是流的一样的血,你怎么都抹杀不掉我们是亲兄弟的事实。”伤病刚愈的白净尘激动起来,连气息都有些不稳,他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臂止不住的颤抖。

  然而夜瑾灏却像是没有听见般,脚下一刻不停的大步离开。

  ……

  满桌丰盛的佳肴,凝萱却没有一丁点胃口,就连平时最爱吃的宫保鸡丁,此时吃在嘴里也味同嚼蜡。

  白净尘之前告诉她的事情,着实震惊,连她都怔愣了许久才勉强回过神来,她不知道自己那样做对不对?她只是想要给夜瑾灏一个真相。

  “啪嗒”一声,凝萱手中的筷子掉在了桌子上,然而她却毫无所觉。

  下一秒,一双熟悉的大手拾起了筷子,随后放回了凝萱的手中。

  凝萱呆滞的目光顺着黝黑的手臂缓缓往上攀爬,直到心中的那个人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夜,你回来了?”筷子再一次的被凝萱丢到了桌上。

  夜瑾灏眸色深深的望着她半晌,最终无奈的轻叹出声,转而宠溺的揉了揉凝萱的头发,“萱儿,怎么不好好吃饭呢?”

  闻言,凝萱眨巴眨巴眼睛,脸上绽放开一朵灿烂的笑容。“额…没有你在身边,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