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jieqi_title?})正文,敬请欣赏!????“啊啊啊啊啊啊——”神威昂起头,从心底发出的嘶吼隔空仿佛让人感受到了无边的痛彻心扉。

  为什么他和封真会走到了如今这一步。

  封真,我们不是从小就约定好了吗?你会保护我,一辈子,我会好好的保护小鸟,我们最疼*的妹妹。

  可是为什么,如今我们刀剑相向?为什么我要和你杀得死去活来?

  为什么……连最后一位亲人,都化为那柄神剑了?

  神、剑!

  神威红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个举起神剑,不断朝自己靠近的人影。

  挺拔的身材高出了他一头有余,脸上的表情不似记忆中的温柔体贴,是一种近乎邪魅的笑脸,带着挑衅和赤-裸-裸的欲-望……他们,究竟是为什么会发展到如今的情况?

  为什么?

  “不——我不会放任你的,封真!”就在那人距离神威不足十米远的时,神威忽然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身周围的墙壁碎裂开来,一股莫名的气包裹着他的身体,他的拳头,舒展了浑身上下的每一处般,显得格外强大。

  他朝那个从小呵护自己的男人挥舞出拳,强大的爆破力令封真一个踉跄,险些被身后的碎石木头绊倒。

  他看上的这个少年,意外的成长得更加耀眼了。

  呵呵,没错的神威,就是这样,就该这样的。

  这样才更加有趣,不是么。

  如果这么快就束手就擒,那么真的太无聊了。

  一个飞快的躲闪,封真轻而易举地化解了神威的空气波,不过他身后的土地已经变得千疮百孔,支离破碎。

  强大的爆发力却得不到很好的操纵控制,神威,想必现在胸口会觉得不好受吧。多少年了还是改不了这个毛病呢?太容易冲动了。

  两人几个跳步约上了一栋摩天大楼的顶端,哪怕不会制造结界,哪怕下一秒钟就可能被擒或者死去,神威都不想去管那些了。

  他不想再这样坐以待毙下去了,真的太痛苦,太无助了。

  他是神威,承诺过要保护小鸟,守护封真永远的神威。

  所以——他朝封真冲了过去,身体翻转,犹如一支离了弦的箭,强烈的气令他气势高涨,“封真,这一次!换我来守护你!”

  小时候的美好回忆,岂是说不在乎就能不在乎的吗?

  封真一个错愕,带着电流的铁拳便已经袭到了眼前。

  他急速后退,还是那张玩世不恭的笑脸,眼中却多了几分认真,也不再挑拨神经脆弱的神威了,专心致志地在半空中开掐。

  “轰隆隆隆”……所到之处,绝无完好之地。

  神威心中仿佛在滴血,明明神威守护天龙中神威,却无法保护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他还是很无助的,却不想放弃一切打醒封真的机会。

  又是几个会合,两人的身影在半空中反复交错重叠,再分开,再次颤抖于一体。

  终于在付出了一只手臂的代价下,神威成功的伤到了封真的脸,也意外地触发了前阵子被星史郎打到毁容,差点死去的封真最神经质的地方。

  结果那家伙,瞬间疯狂,魔障了。

  “啊——干得不错呢,神威。”他眼神危险漆黑,摸着脸颊边缓缓流淌的血液,竟伸出一指来,静静地擦拭后放在了嘴角边。

  舌尖轻舔,一脸的妖邑。

  可是,如果你认为这样就能打败我的话,太天真了吧?嗯?

  就在神威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封真已经狠狠地抬起手,掐出了他脆弱的脖颈,令他呼吸困难得很想咳嗽,背脊阴凉,是一只肆意的大手在不断游-走。

  “不——咳——咳咳——”

  “啊啦,还能挣扎么?”再一次触碰到了自己在意的人,另两只地龙也在不停的搞破坏,效果显著,封真明显心情不错地放松了些力道,不过还是令神威很痛苦就是了。

  孰不知这痛到扭曲的表情,正是他的最*。

  “你——”

  “神威,放开神威!”身后跟着一条雪白的大犬,穿着青学校服,那一身青菜装的猫依护刃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原本她就在附近和最近新交往的特种兵哥哥约会,一起逛宠物店准备给犬鬼在东京布置一个像样的小窝,可是忽然感觉到了神威释放出的强大能量,便丢下男友飞奔而来。

  神威不会制造结界,这点天龙们都清楚。

  打了这么久也不见有人跑过来放出个结界,可见其他人也被什么给绊住了,无法过来助神威一臂之力。

  跑来的这一路,猫依护刃已经充分分析出了最坏的情况。

  不过,那个地龙……好像也受伤了?

  等等,这不是在叫做樱冢星史郎男人的家里见到的地龙么?他不是被……打残了吗?

  “那么重的伤到底是怎么在短时间内恢复的?可恶!”猫依护刃咬住嘴唇,闭上双眼,从胸腔中释放出了一个结界来,虽然年纪很小,却制造得格外完美。

  神威因为缺氧视线模糊不清,但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还是不由得瞪大眼睛——是护刃吗?

  有……结界了呢。

  猫依护刃心中焦急,神威会不会被那个男人掐死?

  不——

  “犬鬼!”超短裙少女猫依护刃举起手,一个跳步握紧了犬鬼幻化出的剑来。

  耳边是婆婆在她前来东京前,反复叮嘱过,早已铭记于心的话——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要保护好神威。

  因为,我们都是和地球的未来息息相关的人。

  战斗继续,不过由两人对掐变成了二掐一。

  猫依护刃的剑乃古上传下,配合着犬鬼本身的灵力和不凡的剑术威力极强,但是在封真这个老人渣的面前明显就不够看了,没有救下神威不说,就连封真随手制造出的分-身都打不过。

  说白了就是缺少实战经验,哪怕剑术再精湛也无济于事。

  但是这小姑娘骨子里韧劲儿强,那股不服输的精神即使是封真也叹为观止。他本想点到即止,不欺负未成年的少女的。不过随即想到自己其实也没成年,很快就淡定了。

  束缚了神威的行动,居然还能游刃有余地对付猫依护刃。

  这人的实力确实bt,亦如其人。

  所以局面并没有因为猫依护刃的出现而一边倒,反而令封真攻击更加猛烈了,几个反手挥动漆黑的雷电突击,就将猫依护刃逼至绝境了。

  恢复了视线的神威大惊,双手却不知被什么捆绑住了,挣脱不开。

  “不——护刃!”

  “别过啦,神威。”手脚都被人刺穿,猫依护刃却咬紧牙关忍住了呼痛的呻-吟。

  她不允许自己懦弱,更不允许自己在地龙的面前服输。

  “啊呀,意外是个倔强的小女孩儿。”也难怪地龙里面那个当过兵的老男人会沦陷吧?封真有些不屑地步步逼近,带着报复性的一脚踩住猫依护刃尖尖的下巴。

  这个女人确实有几分姿色,可惜了,我是不会留你的。

  “不——不要——封真!你这个疯子!”神威脸颊流出了两行清泪,望着那令人窒息的一幕,眼中蹦出了凶狠,“你的目标不是我么?放了她,封真!”

  结界,正随着神威的话不断支解,破碎,消失。

  天龙的结界被破了,证明这个天龙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甚至死亡……

  “不——”远在天空树附近,正和电脑少女的电线颤抖的鬼咒岚和有洙川空汰同时大声呼喊,“护刃,坚持住!!坚持住!”

  “不——”神威眼中浮现了一片血色,而猫依护刃的气息正在不断转弱,眼见就要合上了双眼,陷入昏迷,就见神威突然一个大的爆发,掌心聚集能量,竟然挣脱开了那令封真非常自信的束缚纸绳。

  “噢?有两下子的。这个女人对你很重要么,神威?”听听,多么不爽的语气,多么酸的味道!

  丧心病狂的某人醋坛子打翻了,特别特别阴险地在人家小女孩儿脸上一阵踩,鞋底儿特别黑,踩得猫依护刃昏迷了还是很想骂娘。

  特么的不知道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脸吗?你直接一刀杀了老娘能死么,踩踩踩踩踩踩你妹啊!

  很快,神威和封真再一次对掐上了,而这一次,结界的制造者是风俗店女郎,穿着超短裙的性感美女夏澄火炼。

  结界乃十字架型,同样制造得十分完美。

  说起来释放结界也算是天龙们的看家本领了,这与战斗力没什么大的关系。

  “抱歉,我来晚了。”扶起奄奄一息的猫依护刃,将人暂时放在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后,夏澄火炼有些愧疚地说道。

  虽然在察觉到不对劲时就立刻赶了过来,可路上花的时间太多,不然护刃也不能被重伤成这样。

  三对一,胜算多少会大一些。

  神威摇了摇头,“谢谢,你已经尽力了。”

  这怪不得别人的。

  是的,怪不得。

  “神威,退后一点。我们离这种疯子远一些,被传染可就不好了。”夏澄火炼笑语嫣然,口中却吐出了令封真青筋暴跳的话。

  这位也是个毒舌。

  夏澄火炼此时心想,为什么同样是地龙里的,做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瞧瞧咱干儿子,再瞧瞧咱干儿子的爹!

  封真冷冷地看着她,“女人,你的嘴可真难看。”

  气氛恍若结冰,一触即发。

  不过这时,悠哉悠哉的公务员兄弟却忽然冒了出来,像个没事儿人似的热络地和夏澄火炼打招呼,“啊啦啦啦,这不是夏澄桑么,很久不见,最近可好?”

  “我很好,瞧您也气色不错呢。”夏澄火炼眯起眼睛笑,手中聚集成球的火焰却已经先一步朝那人丢了过去。

  牛郎公务员郁闷地撇了撇嘴,“就是这个,上一次让我吃了大亏。”烧掉了他最喜欢的一件风衣,如今绝版都买不到了,真讨厌火啊。

  不过这里有个喷泉池,我想,你的火可没那么容易站到便宜了呢。

  情况非常明显,公务员桑就是跑出来绊住火女郎的。

  于是二掐一还没正式开始,又变成一掐一,很让神威火大。

  “你是故意的——把你的狗招来!”

  “呵呵,是啊。”封真丝毫没有觉得这样做哪里不对,他本来就是地龙的头头,手下如果不听话他会很苦恼的。

  公务员同志刚骚包的甩了甩自己漂亮的金色头发,紧接着就听到了这样一段令人吐血的对话,心中各种不爽,手中的水叉凶狠地舞动起来,杀伤力十足。

  “这个说法太不爽了!”居然敢形容这么帅的我是那种动物?不可原谅。

  爆发后的游人同志前途无量,很快就将那名妖娆的女士裙子撕烂了,成功把人放倒不说,还分出水的绳索来把人困住,令她的火焰没有办法释放。

  真是阴损的招式啊,明知道水火不容的,却偏偏把人困在了水中。

  嗯……阴损的完全没有鸭梨,我们领导比我阴险多了我会告诉你吗?

  所以很快,神威这苦逼孩子又被封真给逮住了。

  实力差距就是这么大,吸收了能力者们力量的封真今非昔比,说不定连星史郎都要费上一阵功夫才能把人弄残。

  捏住神威的小脸,封真用力地啃上了肖想依旧的红唇。

  “味道还是这么好,神威。”

  “滚——”某人火爆的很想自燃。

  公务员男看到这基情四射的一幕,不禁抚额,“啊啦,我好像又成了电灯泡?哎……你说看上谁不好,偏偏看上天龙的神威。”

  无论是身为天龙还是身为地龙都会觉得特别坑爹啊!

  一阵疯狂亲吻后,封真忽然笑了起来,爽朗又灿烂的笑容令神威觉得有些熟悉,是的,这正是儿时那个温柔的封真,默默地保护着他和小鸟的封真,根本就不是什么地龙神威。

  不过,很快神威就傻逼了。

  “为、为什么?”他的裤子被封真大手一扒,直接撕裂成碎片了不说,连正在樱冢护大本营里洗碗淘米的小鸟都被弄了过来。

  傻眼地看着他哥压在神威的身上,大手肆意地摸在两-腿-间。

  “你——呃——”不对!我不是在洗碗吗?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鸟对上了封真深沉地视线,蓦地打了个寒颤,不断退后,却发现背后已经是一片绝路。

  这里,居然是三十多层的摩天大厦顶层,特么的我又不是能力者,我特么的鸭梨很大,我有恐高症啊啊啊啊……

  “怎、到底怎么回事……唔……”神威一个没注意,呻-吟出声来。

  脆弱又敏-感的地方被人揉捏在掌心,反复把玩,一股莫名地感觉涌上心头,令人血脉贲张,下面不自觉地就立了起来,真的非常丢人!

  “原来,你喜欢这样,神威。”封真望着身-下脸红心跳的某人,不自觉地吻上那光滑的脸颊,反复啃咬了几口,并不卖关子的说出答案,“这是阴阳秘术的一种,说起来我能发现这个还要感谢叫做樱冢星史郎的家伙。以为阴阳术只有他会么?太天真了。”

  “你……”桃生小鸟惊悚地看着自己的手腕上莫名多出好几条深深的血痕,心中大骂起这人的bt!

  居然利用血脉相连,用阴阳术把自己召唤来了这里。

  “你,唔唔……”神威咬牙,因为下面被人毫无征兆地紧紧捏了两把而脸色发白。

  封真到底为什么召唤来小鸟?为什么!

  难道还不够吗?

  你做的恶事,难道还不够吗?

  “当然不够了,神威。”封真快速套-弄了两下,满意地看着身0下的人脸色再次转成淡红色,小神威吐出了甜美的精华,令他心中非常满足。

  反复亲吻着令人着迷的双唇,封真起身,朝无助瑟缩的少女走了过去,“上一次就被你逃了,小鸟,我的妹妹。”

  “你……桃生封真!”这辈子,休想再听到我叫你哥!

  小鸟少女杏眸瞪得大大,脸上泪如雨落,真的非常给穿越者们丢脸。

  想都不用想就会知道他家渣哥要对自己做什么……看来今天真的凶多吉少了,哎。

  可惜,还没偷窥到少主和星史郎那个渣滚床单,居然就要命丧与此了吗?太可惜了……

  已经逃命了很久的小鸟少女,意外地冷静了下来,目光沉沉地望着不断逼近的渣哥哥,唇边浮起一抹淡淡的笑,令少女的五官鲜活又漂亮,“我死了以后,不要再逼神威了。”

  “你觉得可能吗?”封真挑起眉看她。

  小鸟苦笑着摇了摇头,“不可能的。”

  “所以……”封真耸肩,不逼神威么?恐怕无意间就逼他了吧,所以,做不到的。

  神威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快速穿好内裤,忽略他脸上的红晕和手指的颤抖,那么这个人看上去真的很冷静吧。

  “别伤害小鸟!封真!她是你的亲妹妹啊!”

  “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