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七零章 大结局 终(1/2)

加入书签

  这个还真没有商量。

  要是皇上去养病,轩王又离开,朝中没有一个名正言顺的主事人,岂不是又要大乱?

  “让箫王叔与言秋一起去,我们留下来等着他们回来。”西门靖轩道。

  虽然西门季尧不打算与西门痕正式相认,不想再出面引起众人注意,但私底下,西门痕也应该知道自己的生父到底是谁,他的情况跟西门彻是不一样的。

  “好。”林馨儿欣然点头。

  西门季尧虽然隐居不显世,但身手不减当年,依旧保留着西门家翘楚的水准,跟随在冷言秋与西门痕身边最放心,何况他们父子在一起还能培养感情。

  在处理郑贤伦的事情上,林馨儿已经知道西门季尧其实一直在私下关注西门痕,单凭他对出入山庄路线的了解,就知道他曾私下里走过好多次,能让西门季尧离开山庄的只有对西门痕的牵挂。

  毕竟他们是亲生父子。

  其实,当西门靖轩去接姜子音的时候,已经简单把西门痕的情况跟西门季尧说了,如果西门季尧关心西门痕的安危,此时他怕是早就已经离开山庄,赶往京城。

  西门靖轩所料不错,跟冷言秋商议之后没多久,平王府的消息连夜送到锦阳宫。

  西门季尧已经到了平王府,跟姜子音一起成了平王府的秘密客人。

  事不宜迟,西门靖轩连夜出宫赶往平王府与西门季尧会面,详细告知西门痕的情况。

  西门季尧当即答应与冷言秋一同乘雕飞往东渚魔域。

  冷言秋是懂训雕之法的,由他从宫中接走西门痕,再加派欧南陪同西门季尧,四人一行便趁着天色未亮出发了。

  林馨儿给西门骏写了信让冷言秋捎上。

  朝廷上,西门靖轩对外宣布,皇上为养病需要闭关静疗,朝事由他代理。

  本来太上皇就曾封轩王为摄政王,而且对轩王众臣都很信服,没有二话。

  西门显楚就留在芷棋身边,一直由她带着。

  西门爱与西门安也一天天的长大,杨晨与烟儿也有了他们的儿子,依瑶也怀了身孕。

  姜子音在平王府住了一天之后就回到山庄,她在山庄的房间是禅房布置,伴青灯诵佛念经下地劳作是她每天过的日子,清苦而踏实。

  冬去春来。

  没有等回冷言秋与西门痕,而是等来了西门骏。

  西门骏带来了大家都想知道的消息。

  西门痕已经醒来,毒已经全部被冷言秋引掉清理,只是冷言秋自己化毒还需要一阵时间,所以他们还要晚一些才能回来。

  西门痕是一定要回来的,因为这里有冷慕然,还有西门显楚。

  当得知他曾亲手刺杀西门显楚的时候,真是无法言语自己的心情。

  所有人都怕那件事在西门显楚幼小的心里留下阴影,不过看起来度过了那段噩梦期后,并没什么异常,已经六岁的小殿下更懂得读书习武力求上进,在众人看来,已经具有作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的基础,是他的父皇当年根本无法相比的。

  而冷言秋在魔域,有了本地生长的奇药,双腿好的更快,力气跟上了不少。

  西门骏还汇报了他自己回到东渚之后的事,他还是住在国师殿,刚回去就被东渚王召见,问个不停。他也将在青辕王朝学到的东西讲给东渚王听。

  现在他已经被东渚王特封为异姓轩辕王,帮助东渚王研进治国之道。

  青帮在暗鹰与素莺宋淳的带领下日渐强大,势力横跨东渚与祁冥国,听闻西门骏回到东渚,很快就寻到国师殿,此时已经改名为轩辕府。

  在京城没有留多久,西门骏就又返回去了。

  临走林馨儿交代,既然跟随冷言秋学习毒术没有那个天赋,就记得学习武艺,还有其他的学识。连同季尧爷爷都是很好的老师。

  西门骏谨记在心,不敢荒废学业,回去之后魔域就成了他的学堂,而西门季尧也很喜爱这个好学上进的小子,不遗余力的教授。

  一直到了来年的秋天,离开青辕王朝一年之久的西门痕四人才返回京城。

  期间,青辕王朝在西门靖轩的治理下繁盛延续,而他还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就是在林馨儿的帮助下拆除了环绕在宫墙内外的机关。

  那圈机关是西门靖烈当年为了加强宫廷防御修建的,为了那圈机关死了不少人。

  机关是可以多加阻挠外来入侵,也可以成为宫内所有人的致命羁绊。

  试想,如果真有那么场祸事再次袭来,外面的人难以攻进皇宫,宫里的人却也难以逃出,外面的天地何其宽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