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七章 真是月华国皇族(1/2)

加入书签

  “不能嫁给西门彻就做不成皇后了么”魔音使者风轻云淡笑与林可儿激愤形成极大反差

  “你有办法”林可儿语气又缓和了一些她从魔音使者身上看到了波澜不惊处事风范似乎还是有把握给了她希望

  魔音使者将手中玉笛旋了个漂亮圈儿“沒有你现是被厉害人盯上我也沒什么办法除非能够知道站西门亥背后人是谁有了明确目标我才好寻找对策”

  其实他想对付是那个躲暗处人那个人教唆西门亥强占了林可儿这一招可真是狠他们沒有暴露情况下林馨儿一定会认为是他做加激化了他与林馨儿矛盾颇有坐山观虎斗意味

  不过他不乎他跟林馨儿之间矛盾本來就存随时会激化不差他这点推进只是他对那个人身份很是好奇放眼整个青辕王朝还有谁能躲过一干人物眼睛暗中做事

  “那个人……”林可儿寻思起來她也想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如此不清不楚被人利用她也很恼火

  “那个人事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查到”魔音使者道其实他也不指望林可儿能查到什么不过

  魔音使者接着道“既然你现已经住进轩王府还是先考虑当下处境吧难不成你真肯你姐姐势气下过日子”

  魔音使者话无疑又掀起了林可儿短挑起了她恨意眼睛里光也紧跟着带了刺

  “祝你好运后会有期”魔音使者看着林可儿眸光昏暗中异样闪动知道自己话起到了点醒作用便也不再多言朝林可儿晃晃玉笛飞身向窗口掠去

  窗子轻轻打开又闭合屋内已经沒有任何可疑痕迹唯有香芋还昏迷地对发生一切浑然不觉

  “死丫头起來”林可儿走上前对香芋踢了几脚

  香芋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见林可儿气势汹汹站自己跟前连忙坐起看看四周屋子里黑漆漆只有月光透过窗纸射入微弱光线隐隐只能看到人影轮廓

  香芋站起身摸摸自己头疑惑问“小姐发生了什么事”

  “你还问我好好倒地上装死尸成心跟我过不去是不是”林可儿骂道

  “奴婢……”香芋有些糊涂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晕倒了可是她也无法跟林可儿辩驳只能沉默不语

  “好了好了我要睡了”林可儿也懒得再理会香芋走向自己床榻仰面躺下

  “那……奴婢告退了”香芋道不管究竟怎么回事小姐可算要睡了她也可以去长出口气去休息了

  看着香芋轻轻退出只留下一间空荡荡黑屋子月亮偏落屋子也越來越黑暗可是林可儿毫无困意眼睛越來越亮

  林可儿想到了自己被赶出墨雅轩情形虽然西门靖轩并沒有责怪她什么语气也比较平和但是从林馨儿眼皮底下离开墨雅轩还是有点灰溜溜逃离滋味面子上输了一大截

  而且西门靖轩虽然沒有对她怎么样可是处罚了那个放她进去守卫所谓杀鸡儆猴他其实还是针对她或许是看到林馨儿面子上才沒有对她这个妻妹下手

  这样一想林可儿便越來越气自己强硬了那么多年凭什么让林馨儿翻了身那个瘸子她跟前提鞋都不配

  墨雅轩……

  林可儿低声念着这个名字不过是一个住处而已林馨儿能进她也一定要进

  魔音使者说沒错她是不会落林馨儿之下太师府里林馨儿不值一提就算到了轩王府林馨儿也别想她跟前做轩王妃

  轩王又怎样说起來也是个男人男人有共性他也不会少以前是她一直将目标放太子身上才对他不屑一顾现呆他眼皮底下还有林馨儿旁看着就算为了对付林馨儿她也要接近西门靖轩反正身子失一次也是失了如果能对付到她厌恶人不怕再失第二次

  魔音使者刚出了听雨轩就被林馨儿发现了林可儿躺床榻上思索着自己计划时她所住听雨轩外暗中涌动着一场追击

  从林可儿昨日墨雅轩被赶走之后林馨儿沒有來找她她跟西门靖轩一起去审问了那日奉杨晨之命去修理小屋人果然发现了下毒疑犯但是那名疑犯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