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又见命案(1/2)

加入书签

  谭老汉心里有气,被这吴掌柜这样一说,那脸是呱唧就落了下来,心里暗想:你们算计了我们,我还没说话呢,你们倒是问题挺多啊!

  这吴掌柜那自然不会派人盯着陶晋,想着寻些什么由头把这个会赚钱的钱库拉到自己身边。所以这谭婆子的事,他是不知道的,他只是觉得这谭勇不在,这谭老汉就不要来这里装大爷了。

  “二老爷呢?”谭老汉憋着一肚子的火气,对着吴掌柜气哼哼的问道。

  这吴掌柜以为那谭老汉,那是要找二老爷告自己的黑状,越的厌烦,于是伸手赶着那谭老汉道:“你且闪开,二老爷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你以为,你是谁啊!”

  儿子,老婆子,伤的伤,死的死,谭老汉心里压力也大,见此火气往上一撞,扯着那吴掌柜的衣袖就是一拉。

  到底是做惯了农活的,力气就是大,这拉扯之间,那吴掌柜的衣袖,就被扯落了下来。

  吴掌柜本就对着那谭勇有着深深的怨恨,此时谭老汉又扯掉了他的衣袖,他也是怒火上头,忍不住从柜台上走出来,对着那谭老汉就是推搡。

  这悦来居里,有些人那是谭勇的心腹,有些则是吴掌柜的,见此两方的人,那都跑过来拉着。

  只是谭老汉到底年纪大了,加上谭勇不在这里,那些谭勇的人那里敢真的和吴掌柜动手,所以这谭老汉最后却是被吴掌柜派人丢去了后巷。

  夜此时已经深了,路上本就人不多,何况是后巷?这谭老汉从地上爬起来,晃悠悠的想走,却不防身后串出一个身影,捂着谭老汉的嘴,对着那谭老汉的后心就是一刀。

  谭老汉挣扎了几下,那就没了动静。那人将刀子擦了擦,扛起了谭老汉的尸体就没了身影。

  周围一片静悄悄的,连灯光都没有一盏,那地上谭老汉的流出的血,顺着石头的缝隙慢慢流淌着,沁到了地里。

  陶晋坐在自己的卧室里,呆呆的愣,想着自己不过就是想有钱而已,为什么这都能惹上权贵。

  虽然说,这谭婆子的死,那是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但是到底传出去,名声不好,陶晋有些头疼了。

  元宝给陶晋送上来一些吃的,见陶晋也没吃,就劝说道:“少爷,你曾经告诉过我,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到底是长大了,居然知道用自己教他的话,来劝自己,苦笑了一下,陶晋拿起了筷子。这ri子还是要过的,若是自己这都应付不了,那自己有了钱,怕是也保不住。

  这一夜陶晋辗转反侧,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迷糊了的睡了一会,也就一个多时辰,就被元宝叫了起来。

  这太子也去,齐王也去的府衙,怎么也轮不到他陶晋迟到。这到府衙的时候,那宋光忠已经等在了门口。

  陶晋看看天,以为自己来的迟了,却见宋光忠瞥了他一眼说道:“你没迟到!”陶晋放下了心,宋光忠也不等他问,就说道:“太子殿下要来,那是储君,我等自然要早早的等着。”

  这一般是辰时升堂,如今这还差了半个多时辰,陶晋人已经来了,自然是要陪着一起等的,只是那苦主,谭老汉却是迟迟没到。

  眼见着太子的车马都到了跟前,这谭老汉却没来,宋光忠的头上也见了汗了。这苦主都没到,这案子要怎么审?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不是难为自己吗?

  这边太子从马车上下来,陶晋等人那都是低头长揖,口称:参见太子殿下!

  谁知,太子下了马车,却又将手对着马车伸了过去,随之是里面伸出一只纤纤素手,被太子握在了掌心。

  这是审案子啊,还是旅游啊?这都带着妞呢!陶晋心里邪恶的想着,斜着头偷偷的看了一眼,陶晋就再没有抬头。

  “都免礼!”太子的声音温和极了,似乎有种难的温柔,但是陶晋却是感受过他变脸的人,所以自然不会相信这样的假象。

  等陶晋抬起了头,看见太子李建成身边的女人,他却是忍不住一呆。

  挽起的乌,配着珍珠的饰,朱红se的外袍,嫩黄se的抹胸,整个人那是娇嫩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