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 四三零:情之所至(1/2)

加入书签

  尘王府

  相府的马车缓缓挺稳之际,苏宝生已经迫不及待的从里面倾身走出,就连苏苓都觉得此时的苏宝生,就像个毛头小子一样,那股子急切的模样,让她都不禁失笑。

  “爹,你慢点!”

  苏苓在其身后不停的叮咛着,而苏宝生一袭青衫恨不能飞的样子,把王府门外的侍卫也都惊动了。

  谁能想到,平素沉稳内敛的相爷,今天竟火急火燎的赶到王府,而且还如此急匆匆的。

  入了王府后,苏苓连连扶着因急切而有些摇晃的苏宝生,随即二人便一路走向王府的西园。

  而西园内……

  “外婆,你在想什么呢?”此时,五月小小的身板正靠在凤茹筠的身畔,小手拖着脸蛋,仰头看着她,稚嫩的脸蛋上也写满了疑惑。

  至于瑾彦,正在西园的内室中,安然沉睡。

  思绪忽然间被五月打断,凤茹筠回神,垂眸睇着五月纷嫩的样子,微微一笑,“没什么,只是有些担心你娘!”

  “夫人,小姐会没事的!你放心吧!”此时恰好从偏房端着茶水走出来的碧娆,闻声便对凤茹筠说了一句。

  而碧娆出现的地方,自然也让藏匿在某个树上的人,登时坐直了身子,一双眸子不停的看着碧娆,一脸的痴痴模样。

  只不过,此景虽美,但是更让玉树心焦的是,刚刚回来不久的玉肃之还有楚易,像两尊门神一样站在西园入口处,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碍眼嘛!

  同一时间,玉肃之和楚易,双双打了个喷嚏!

  下一瞬,两人的视线同时刮到某个树上,这梁子越来越大了!

  凤茹筠回眸看了一眼碧娆,暗暗点头,“我没事,你们都不用担心!碧娆,你带着五月去玩吧!”

  碧娆情不自禁的看向五月,而五月灵动的眸子也看着她,这一大一小两人的心里,都还是有些不放心。

  毕竟打从凤茹筠回到齐楚之后,她的话就越来越少,平素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时间也越来越多。

  而她时常划过挣扎的眸光,其实也都被西园内的几人,全部收入眼底。

  不论如何,凤茹筠现在似是比以前更加安静沉默。

  见此,碧娆将手中的茶水放在桌案边,随着五月招招手,两人便手拉手走出了厢房。

  正厅内的气氛,也因此更加安谧静默。

  如此气氛中,凤茹筠的眉宇间,闪过复杂的纠结。

  回到齐楚国之后,她心里越的慌乱,回还是不回,她怎么也无法说服自己!

  她一走五年,却始终都没有任何只言片语给苏宝生传回来,这么多年任何变故都是难以预料的!

  “啊……”

  陡然间,敞开的门外忽然传来五月的一声惊呼,再次被打断思绪的凤茹筠,忍不住蹙眉看着门外骄阳似火的明亮,轻声问道:“五月,怎么了?”

  等待片刻,觉没有任何声音传来,凤茹筠心下担忧,不由得神色微敛,拧着柳眉起身走了出去。

  敞开的门扉,被阳光炙热的光束倾泻了一地绚丽的光晕,刺目的日头让凤茹筠下意识的眯着眸子,温雅如素的身影立在门外,略略的一眼看去,却登时如遭雷击的怔在了原地。

  但见,眼前光晕如柱的院落里,一袭青衫的苏宝生,就如同从天而降般,正站在门前的空地上,一动不动的望着凤茹筠,而他不停翕动的鼻翼,也在不停的泄露着他激动的情绪。

  而在苏宝生的身后,苏苓抱着五月,而碧娆立在她身侧,几人的脸颊都有些动容的望着眼前的一幕。

  老夫老妻,阔别五年,苏宝生微抖的唇角,带着沙哑的嗓音,呼唤道:“茹筠!”

  凤茹筠就这么怔怔的看着苏宝生,而她之前所有的挣扎和不确定,在他出现的时候,全部都烟消云散。

  她怎么能怀疑他的用心,他能够不求回报的在自己身边陪伴长达二十年,如今仅仅五个年头而已,还有什么值得去怀疑的呢!

  凤茹筠瞬间氤氲一片的双眸,看着苏宝生愈迷糊的身影,脚步也不期然的向前一步。

  虽说临近四十,但是凤茹筠依旧有些女人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