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六七六:抽什么风?!(1/2)

加入书签

  穿越吧yxsr????“属下所言句句属实娆妹,你要相信我啊,我对你的心天地可表,日月可鉴,我对你忠贞不二,至死不渝啊”

  玉树对苏苓表完忠心之后,就开始看着碧娆腻腻歪歪的说着情话

  这情况,让苏苓一阵阵的眼疼

  尤其是,碧娆前后不一的表现,此时正挂着满脸娇羞的望着玉树,点头温柔的说道,“树哥,我我相信你”

  这俩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苏苓感觉自己收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她忙不迭的捂住了五月的眼睛,表情淡然的开口,“碧娆,你和玉树先下去吧”

  “是,小姐”

  苏苓亲眼看着碧娆急不可耐的和玉树手拉手离开,她的心情虽因此而缓和几分,但是没多久她就觉得格外的沉重

  难怪凰老三看起来有那么多的不同

  难怪昨晚上他咳嗽起来半天都止不住

  难怪玉树他们会为了他准备那么多大补的膳食

  他用了七成内力去救权佑擎,却对此三缄其口

  他的用意苏苓不必多想也能猜个不离十,只是让她较为心疼的是,七成内力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是何等的重要

  “娘亲,现在怎么办”

  五月的小手指在苏苓有些僵硬的脸颊上轻轻戳了一下

  闻声,苏苓展眉叹息,“五月,既然是你爹不想让我们知道,那就当做不知道吧”

  “但爹爹如果没有内力的话,那他岂不是很危险”

  五月水灵灵的眸子中泛出了担忧,而苏苓则摇头道,“没事,这次换娘亲来保护他你放心,不管以后再发生什么,我们都一起面对好不好”

  “嗯,那我听娘亲的”

  五月懂事的点头,心里也暗暗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她要努力的学武,以后娘亲和爹爹由她来保护

  “走吧,我们去换一身衣服,一会跟你爹一起进宫”

  苏苓敛去眉眼间的担忧焦虑,随后拉着五月走向了内室

  有些事,其实已经不需要说出来就能明白彼此的心意

  待苏苓和五月纷纷换了较为正式的宫裙走出西园时,厢房正厅内凰老三已然安稳的等候在座

  看到苏苓拉着五月走出来,他的眸光一瞬就变得柔和,睇着她们暗含浅笑

  “我们走吧”

  苏苓的神态一如平常般,没有半分的波澜

  五月也恢复了顽皮的灵动,跑上前抱住凰老三的大腿,仰头笑道,“爹爹,抱”

  凰老三唇角微翘,一把就将五月捞在怀里,随后又揽住苏苓,一家三口踱步而出

  途中,凰老三姿态凌然,昂藏迈步,当走过花厅,穿过回廊后,凰老三脚步微缓,轻声开口,“刚才你找过玉树”

  闻此,苏苓心中一紧,却伴随着阵阵的刺痛感

  曾几何时,凰老三从来不会询问自己这些芝麻绿豆的小事

  可如今他却出其不意的开口,苏苓也只能装作不知,“是啊耽搁了这么久,玉树和碧娆的事也该着手准备了

  这次去废城,玉树功不可没所以我想着给他和碧娆举行一次大婚的仪式怎么了”

  苏苓澄澈的凤眸转念就睇着凰老三

  就连她自己都情不自禁的高看自己一眼,她现在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是越来越强了

  果然,听到苏苓这样的回答,凰老三平稳的气息似乎也轻轻的喟叹,“没事刚才有事要让他去办,一时找不到,才知道去了西园至于他和碧娆的婚事,你来定夺就好”

  苏苓微微点头后,便不再开口

  而身在凰老三怀里的五月,此时也像只小猫一样安静的伏在他的肩膀上

  一行三人很快就上了马车,在安静的车厢内,苏苓不想引起凰老三的怀疑,不由得没话找话的闲聊,“我们回来的事,皇上知道了吗”

  “嗯回来的当天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他了”

  “哦那朝中情况如何了”

  凰老三眸色一顿,“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前段时间皇兄端了几个和孙庆远走的很近的大臣现在孙庆远正告病在家,朝中大臣也都收敛了不少”

  提及到孙庆远,苏苓的脸蛋上就不免泛出一抹嘲讽

  这厮结党营私的事恐怕早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