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不过遇见你路棣VS鸢儿结局篇(1/2)

加入书签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累,我真的很累,而且筋疲力尽,用你的话说,女人就是麻烦,可是路棣啊,我就算再累,她是我心爱的女人,我g她,更多的时候,我是开心的,把她g的无法无天。”

  “看着她每天开开心心的,我就是再累,再没有尊严,我也情愿继续g她,因为我爱她,娶了她,就打算把一生所有能给她的,都给她,路棣,你还没有彻心彻肺的深爱过一个人,所以,你根本就不会懂那种心甘情愿为了某一个人甘之如饴的付出。”

  借着酒劲,萧容烨难得多絮叨了几句,说起厉影嫣,萧容烨还真的很说上三天三夜,他们之间的相识、相知、相爱、相守,还真的可以写成一本书了。

  “萧四爷,我真的和你想的不一样,其实,我又何尝不渴望得到爱呢,只是……有些东西太过厚重,我……我无法承受啊!不说别的,就单单女人这边,我就不愿意相信,女人,在我看来都是喜欢红杏出墙,所以,我不信任任何女人,又何谈让我对某个女人负责呢?”

  “路棣啊,其实不是这个样子的啊,你想想我,想想少仪,我们同样也是男人,却能获得爱情,而你也同样是男人,也是可以获得爱情的,其实,我今天来找你啊,也是因为中午那会儿,狗蛋和你说的话,那鸢儿啊,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姑娘。”

  “人家都把第一次给你了,还对你那么真心实意,你又怎么忍心去伤害她呢?其实狗蛋的话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了,路棣啊,你早晚都是要成家的啊,现在,你和你生父的关系也好了起来,你今天也二十有二了,是时候稳下心了。”

  萧容烨耐心的和路棣说着话,身为好哥们,自然是希望路棣收获爱情的,他们一起相互扶持的走到了今天,自己和霍少仪都已经成了家,就剩下这路棣还油走在花丛里,萧容烨早就想给他找个女人,好好的收拾收拾他了。

  “容烨啊,我……我说了啊,我真的不敢承担责任,我怕我像我爹一样,失去我生母那样!”

  想到自己的生母,路棣的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他本以为自己的父母可以相敬如宾的生活一辈子,却还是双双走上了彼此背离的轨道,这点儿,让他至今都难以接受。

  “路棣啊,既然你今天说到了这里,那我也来给你说说我的父皇和母妃好了,你应该知道他们也是没有爱情的,而且,我母妃常年在外有廖占昊。”

  “同样,在你看来是我母妃背叛了我父皇,其实不然,父皇不是我母妃的真爱,所以,很本就不算我母妃出轨,与心爱的人在一起没有错,你生母选择了去青楼那里,自然也是有她的人生,你不能总活在她和你爹的阴影里啊。”

  萧容烨知道路棣的心结,只有把他爹娘那里的事儿说开了,他才能明白,其实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他不必去打扰,也不必去计较,那不过是一个人的一种生活态度罢了。

  而听到萧容烨在把事情给说开了,路棣的心,猛然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他难以形容那种感受,就像是忽然看开了某件事,但还是有些难以承受看不开,就像两个极端在拉扯着自己。

  “可是我……我始终还是在意那些事情的!”

  路棣承认,那尘封的旧事,萦绕了自己二十几年,他真的难以释怀,他也懂,要适时的学会放弃,去向前看,可每当他要面对生活的时候,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想起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

  “路棣啊,有些事,就算在意,也要试着学会别在意,精简才是人生。我真的希望可以有一个女子能帮助你抚平心结,只要你肯打开你的心门,总是会有阳光照射进来,去冲散你心中的阴霾。”

  越听着萧容烨的话,不经意间,路棣竟然有泪水滑落。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啊!

  看来,他爹娘的事儿真的是他致命的心结啊!

  “路棣!”

  正巧此时,门口那里,传来了一道清幽的声音。

  顶着泪眼迷离的抬眸,路棣的桃花眼,一下子就看见了鸢儿。

  蓦地,他的心尖一颤。

  她怎么会来?

  莫名的,路棣竟然觉得自己没有任何颜面去面对鸢儿,不自觉的,敛下眸子,刻意的去忽视鸢儿的存在。

  吸了吸鼻子,路棣并不想让一个女人看见自己的脆弱。

  而在门边,鸢儿早已把路棣和萧容烨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所以,对于路棣,鸢儿真的有一种想要上前拥抱他的冲动。

  瞧见路棣对自己的疏离,鸢儿并没有悲切,反倒是勇敢的上前,一下子就把路棣揽入怀中。

  对于鸢儿的突然触碰,路棣表现出了明显的反抗之色。

  “放开我,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不管怎样说,自己当初都是欠鸢儿,路棣是在是不想再继续亏欠她什么,便也就极力的挣脱着她。

  “不,路棣,今天不管你怎样赶我走,我也不要离开你!”

  莫名所以的,鸢儿竟然也泪腺喷涌,她看着路棣痛苦的样子,她也不受控制的哭了出来。

  “滚啊,我说了,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快滚啊!”

  “不,我不要走,我要留下来陪你!”

  “我不需要你陪,滚!”

  “不!”

  “不滚是吗?那好,我滚!”

  说着,路棣一下子就挣脱开了鸢儿,继而步伐踉跄,近乎飞奔一样的离开太医署,他真的、真的没有勇气面对鸢儿,这是他生平以来,第一个无法给交代的女人。

  他不可以再继续对于她的痴心一片做到不闻不问了,他不能给她任何诺言、责任,长痛不如短痛,他真的不能再给她留下什么念想了。

  看着路棣急速的离开,鸢儿也赶忙追了出去。

  她再也不要放任他一个人了,她要用实际行动告诉路棣,还有她鸢儿愿意一生一世的陪伴着他。

  思及此,鸢儿加快了追随路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