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九州却不肯收手,似觉这样很是好玩。

  白素贞初时顽抗的几招还作作样子,但随着运动间血气流转,那变异极乐散的药性在血脉间流动,不住游走周身,满腔情、欲再掩饰不住,招式那里还能遵循规矩?

  白素贞动作散乱之间,逐渐从抗拒挣扎,变成婉转迎合,纤腰扭动之间,体内麻痒无比,犹如十万只蚂蚁在挠痒,好生难忍。

  白素贞又只得强行忍耐,宁死不屈服于燕九州这个登徒子,纤腰香臀狂扭猛摆,彷彿要将那不盈一握的纤纤细腰扭折一般,晃动之间一双胀挺的不住弹跳跃动,更是款摆不休,舞出了无尽的活色生香、百般娇媚妖冶尽在其中。

  白素贞心知这样下去不行,再这样弄下去,等到欲、火焚身之时,自己便要出大丑了,偏偏心智虽明白,身体的反应却脱出了自己的控,尤其当着燕九州之面大跳艳舞,那异样的感觉,竟令她从体内深处浮起一股不可名状的渴望,愈舞动愈是投入,混乱慌急之间,动作愈发娇艳冶荡。

  更过份的是燕九州,明明就打不过自己,却趁着自己体内蝽药乱性的机会,对自己大加轻薄,虽说现在每一下魔手过来,都已勾的自己心乱如麻,几乎要从抗拒挣脱,变成迎合接受,却又不下重手,其心显可易见,是打算全不用强,只在她身上尽情地玩弄,希望弄的自己自动投怀送抱,才能遂其玩弄取乐。

  偏偏知道归知道,现在的白素贞却再不可能有效的反击了,燕九州的手段十分老辣有效,上下同时进攻,使得白素贞更是无力抗拒,樱唇微启、颊红身热之间,敏感之地已是瘙痒无比,忍无可忍。

  不知何时燕九州已从后方抱住了白素贞,双手从下往上,托住那的,好生揉了几下,白素贞挣扎之间,只觉燕九州身体充满了热力,竟令白素贞再也无心挣扎,腿脚酥软间登时没了力气。

  有此良机岂能放过?

  燕九州连忙搂住了这艳丽美女蛇,把她翻转过身子,一手托住,感受着她的结实,一手向白素贞根处进行马蚤扰,一种又酥又麻的美妙滋味从体内生起,让白素贞差点舒爽得呻吟出声,本想用手推开轻薄自己的燕九州,却是手足失力,又被燕九州反手一把抱住,强健的温热胸膛紧紧抵着她的高耸,口唇不住地吻舐着她的肩颈处,落下了一个接一个的樱桃印迹。

  “哼。”郭襄见状,禁不住动情的发出一声微不可察的低哼,差点软到在门前。

  郭襄的低哼声燕九州发现不了,白素贞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白素贞如丝媚目茫然一转,便发现在门外透过门缝偷窥的郭襄,令白素贞气恼万分的是,偷窥的郭襄非但没有援手自己的意思,反而看的脸红耳赤、颊润眼媚,纤手更不住在自己胸前轻托缓磨,正的火热,连自己发现了她在偷窥都不知道。

  白素贞心下悲叹,知道妹妹郭襄已动,若让郭襄再加了进来,怕是两女一同被燕九州这个登徒子玩弄而已。

  而且,白素贞芳心里根本就不想郭襄加进来,原想呼喊求救的樱唇又闭了回去,别过头去,假装没有发现在门前偷窥中的绝情仙子郭襄。

  白素贞这一转头,正好让的玉颈露出空门,惹来燕九州一阵狂吻猛亲,直吻得白素贞心中发慌,娇躯酥软无力。

  燕九州也已发现白素贞虽然还微羞地想要抗拒,但身体的反应却是渐渐向着情、欲靠拢,心中的戒备也渐渐消了下来。

  燕九州感觉到怀中的白素贞娇躯愈发火热,喘息无比销、魂,那里还忍得下去?

  便牡丹花下死,也想做个风流鬼,燕九州一把抱住白素贞美丽圣洁的娇躯,向床前走去。

  燕九州把白素贞轻轻放到大软床之上,眼神炽热的望向娇靥绯红,媚眼如丝的白素贞,惹得白素贞抵挡不住那炽热的眼神,娇羞的连忙闭上美眸,不敢去看燕九州。

  燕九州见状,那里还不知道白素贞已然动情,心中一阵欢喜无比,连忙爬去,将白素贞轻分,骑了上去。

  “哎……”白素贞咬着银牙一声轻吟,似苦似羞地闭着眼儿,娇躯一阵颤抖,体内已被欲、火占满,不能自已。

  燕九州终于再次进入了美女蛇白素贞体内,品尝到可口的美味,强烈的灼热刺激让白素贞甚至没法闭紧樱唇,一声声娇吟已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

  若说燕九州对白素贞没有一点儿感情,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燕九州心中其实对白素贞又爱又恨,爱得是白素贞的温柔贤淑,款款大方,实在是做后宫正妻的不二人选。恨得是自己实力太弱,白素贞修为高深,心中万分自卑,难以从男人强大武力上真正压倒征服白素贞!

  也正因为如此,燕九州才想要用从男人实力上彻底征服白素贞这条美女蛇的身心!燕九州进入白素贞体内后,动作非常轻柔,力度大小适中,爱意浓浓。26041

  聊斋秘史txt下载

  正文 第052章 情与爱交融

  !!!!白素贞似乎感应到了燕九州的浓浓爱意,睁开一双水汪汪的媚眼看了一眼燕九州,心中幽叹一声,却是不再挣扎反抗,放弃了矜持,跟着自己的身体感觉走。

  白素贞是一个痴情的美女蛇,燕九州先前对她所做的事情实在难以忘却,令她无法接受无法原谅!

  白素贞心中爱恨交加之下,索性暂时忘却燕九州的存在,只享受那欲、望的欢腾。

  燕九州见状,心中也似明白了白素贞的心中所想,虎目中禁不住一阵红润,隐隐有一道后悔之意飞快闪过,无奈身下快感阵阵袭来,燕九州也禁不住坠入情、欲深渊,被欲、望所掌控。

  好在燕九州意志坚定,心神强大,又快速从欲、望掌控中挣脱出来,反客为主,掌控欲、望,一双贼手在白素贞滑嫩柔软、曲线玲珑的娇躯上下飞快游走,逗的白素贞情难自禁,轻启的唇间不由哼声渐起,一点一点地臣服在那燕九州火热的疼爱之下。

  燕九州感觉身下的白素贞纤冲腰轻扭,却不是为了挣扎,而是为了迎合,寻求更为强烈的欢乐。

  燕九州心下不由一阵欢喜无比,激动得差点流出泪来,自己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连忙小心翼翼的伸手攀摸向白素贞不盈一握的纤腰间,时柔时重地按摩着,动作温柔无比,弄的白素贞心中又爱又恨,体内欲、火一发不可收拾,柳腰扭摇的幅度,也从一开始的含羞微颤、几不可见,渐渐地加大了力道,娇弱地在燕九州的压制下扭动起来。

  酥麻间渐渐涌起一股满足充实的滋味,反而更衬着白素贞犹未陷落的深处饥渴期盼,明明是正被燕九州驰骋着,可又在燕九州无所不至的温柔与疼爱中,芳心慢慢的被感动,身体甚至逐渐投入迎合的享受之中。

  白素贞一时间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却又是欲罢不能地主动迎合燕九州的疼爱。

  “娘子,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燕九州苦叹一声,摇头说道。

  白素贞闻言,心头一颤,沉默不语。

  燕九州见状,心下一阵气恼,动作忍不住变得狂猛起来,甚至有些粗暴。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燕九州无心之下,竟然使白素贞品尝到前所未有的满足滋味,品尝着燕九州的深入和强大,感觉着那每寸都被燕九州彻底充满,再也没有一处逃离他魔掌控制的滋味。

  “娘子,对不起,我刚才不有有意思的。”燕九州发泄了一会儿,神智猛然清醒过来,连忙向白素贞诚恳的道歉,动作也随之变得慢了下来,轻柔无比,却又富有技巧,正是九浅一深,玉女也销、魂的御女绝技!

  白素贞本来正在快乐的享受之中,这种享受突然减弱甚至终断,心下不由一阵抓狂。

  “公子,好好爱姐姐一回儿好吗?”白素贞只觉体内空虚无比,敏感深处忍不住那火热的连番刺激与挑引,自己更隐隐有种将要崩坏溃倒的感觉,偏偏芳心深处还有个声音不断在提醒自己,只要放任那处崩溃,随之而来的滋味,便会美妙的无与伦比,咬着银牙的白素贞小瑶鼻里哼声沉媚,腰臀却已含羞扭摇起来,情不自禁的向燕九州发出一声动情的娇呼。

  “娘子,你原谅我了!”燕九州闻言,顿时精神大振,心下惊喜无比,变得龙精虎猛起来。

  “啊……”白素贞情难自禁的发出一声销、魂的欢愉呻吟,在燕九州的疼爱下,哼的更媚,美目迷醉般地微睁一线,着迷地享受着那深刻无比的快意。

  燕九州见状,连忙施展浑身风流手段,疼爱白素贞,努力的服侍白素贞,使得白素贞整个心神都飘了起来,美滋滋地感受着那美妙的刺激,舒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