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叁十章(1/2)

加入书签

  t下的床单s透,p鞭男人慢慢放开她,chou出的rb带着白浊的粘y,瘫软的雪白细腿已经合不起来,让沾着露水的鲜艷娇n的花朵完全暴露在眾人眼前,在灯光下晶莹闪耀的娇小身t,因为高c而一下一下地chou搐,x前挺拔耸立的sx上,两颗粉红的小果跟着跳动,诱人采擷,乖巧绝美的五官,昏睡时也带着抗拒和痛苦,让人心疼,让人想好好呵护。

  p鞭男人摘下狼面具狠狠摔在床上,露出极具英气的脸,因为生气而使刚y的五官更具男人味,配合笔挺严肃的西装,让他浑身散发出凌厉的气质。

  他是齐朗,却和雪瑶认识齐朗完全不同,一个是古朴的古刀,带着憨直和亲切,偶尔散发出非凡的锋芒,魅力十足,所以杨静雨即使不ai他,也主动收藏,一个是锋利的杀人刀,泛着寒光滴着血,只是远远地看着,也让人感觉浑身发冷。

  “滚”

  一个男人的手想握住她的sru,被他低冷地一喝,瞬间收手。

  他的眼像刀锋,看着晶莹雪白的身t,娇小柔弱,仿佛轻轻触碰就会碎裂的瓷娃娃,他接近杨静雨就是为了能打入赵家,他演得太投入,不知道从什麼时候开始,他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对小他十一岁的她比对杨静雨还要好,不由自主地就是想哄她开心,在她十五岁的时候,他终於发现了

  那是医院举办的固定的一次篮球比赛,他假装受伤,浑身是汗地走向杨静雨的位置,杨静雨有点心不在焉,反而是被强拖过来的她,紧张地拿着白mao巾跑向他,连空气都变得甜腻腻的,他的反应有点慢,那张精緻清丽的脸,乖巧带着怯意,仿佛只围着他一个人转的月亮,她跑到离他半米的距离,才想起两人不适合那麼亲近,於是羞怯地笑了笑,双手捧着白se的mao巾,直直送到他面前。

  心裡有什麼东西在发涨,满溢出来,充斥整个x腔,带着一点点的疼痛,让他动弹不得,j乎就要控制不住想把她搂在怀裡,好像那样做会让他的整个世界变得完整,他居然都不知道自己已经ai上了她,猫以为把mao线团玩弄於鼓掌,最后却发现他已经被她缠绕捆绑,再也挣脱不开,他明白如果她知道他的真实身份,那样羞怯乖巧的笑顏再也不会对他呈现,多少次想退出,可如果退出了他连接近她的机会都没有了。

  “该死”

  一个男人的手忽然接近她x前俏立的雪白,他伸手如电,抓住男人的手腕,男人轻巧转了一圈,竟被他挣脱,他才发现是恶鬼男人,杀气这才慢慢消退。

  “妳在做什麼”

  恶鬼男人的声音变得危险。

  他把又壮又高的身t覆在她赤l的雪白身躯上,扣着她的双手,薄唇吻上她,用力索取,咋咋的水声从唇间发出,柔软的唇办被蹂躪地破了p,他仍然没有放开。

  好险还好他及时赶到,他阻止了第一次轮姦,他的兄弟居然瞒着他想再次让那些男人轮姦她他想独佔她,独佔乖巧羞怯的她,火热柔软的她,想到心都在胀痛,可她该死的居然有那麼多男人。

  恶鬼面具下的两道浓眉少有地不悦皱起来,用手势让两个男人把他拉开,再一个招手,又有两个男人,抬着一盆水,上面漂浮着冰块。

  “哗啦”

  一桶冰水猛然泼在火热还未退却的身t上,让陷入昏迷中的人霎时惊醒,爆发出一声高亢的惊叫,久久迴响。

  j十秒后,恍惚的瞳孔终於聚焦,像个无依无靠的孩子般四处寻找狼面具的齐朗,銬在床柱上的细白手臂以无力挣扎,掛着水滴的脸变得苍白透明,娇小白n的身t因为发冷而止不住地颤抖,合不拢的双腿瘫软着,露出被蹂躪后更加娇艷的花朵,神秘又可怜的洞口还冒着ru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