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1/2)

加入书签

  远远的,漫天风沙又起,朦胧了眼前的视线,模糊了兵刀相接后的腥风血雨,那是上官熙婳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识到何谓让敌军闻风丧胆的战神……

  第十章

  "爹呀!娘要打人家的屁屁啦!"

  宁静的午后,长街上人潮熙来攘往,一名粉雕玉琢的小娃儿三步并作两步、哭丧着脸冲入高壮的男人怀里磨蹭,可怜兮兮的泪水盈在眼睫,瞧上去教人又疼又怜。

  "喜乐,怎么?你又做什么事惹你娘生气了?"高壮男子像抓小鸡般轻而易举地把她抓进怀里,漂亮的凤眸里满是暖意。

  "娘不爱人家,娘不给人家买冰糖葫芦。"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呀眨的,好不委屈。

  "她这两天老是闹牙疼,有什么资格吃冰糖葫芦?"一身鹅黄衣裙的少妇缓步走来,即使戴着笠帽,仍难掩她的绝色姿容。

  她警告性地看着喜乐,粉唇微抿。

  "爹呀!人家要吃冰糖葫芦。"喜乐小小年纪已经古灵精怪,表现得好可怜。

  高壮男子揑揑女儿的鼻子,语气里满是宠溺,"好,爹爹买给你,可是你若再闹牙疼的话可别哭啊!"

  小喜乐听了眼睛一亮,更撒娇的往男子怀里钻。"就知道爹最疼我了。"

  "小喜乐都是让你宠坏的!"眼看小萝卜头又奸计得逞,少妇美眸微瞪。

  "不过就是让她吃串冰糖葫芦,没事的。"高壮男子很无所谓的笑笑,掏出银子向小贩买了两串冰糖葫芦。

  "慢慢吃,千万别噎着了。"男子把冰糖葫芦拿给小喜乐,后者欢天喜地的接过手,急急的咬了口。

  "婳儿,要吃冰糖葫芦吗?"一手抱着小喜乐,高壮男子另一手不忘拥爱妻入怀。

  那声亲昵的"婳儿"让上官熙婳不由得红了粉颊,无论她听多少次,她还是不能习惯。

  "不要!"她佯怒地瞪他,"还有,在大街上不许叫我婳儿!"多羞人哪!

  "怎么?你害羞了?"见她粉颊染上迷人的酡红,阙炎炽笑得恣意;她愈是害臊,他愈是爱这样唤。"记得从前的你不会如此羞涩呀!还是喜欢听我称呼你为亲爱的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