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2(1/2)

加入书签

  好整以暇的靠在龙床上。

  「臣……臣不走。」君不凡瞪大了双眼,身形僵直,一脚迈下龙床,另一脚还在床上,却不敢动弹一分。

  「怎麽不走了?」恶质的捏了捏他紧窄的臀,燊附身在他耳边问道。

  想逃出他的手掌心,简直是在做梦,之所以陪他玩这场游戏,也是一时兴起,想看他与众不同的笑容,却没想到越玩越上瘾,有些不愿罢手。

  「皇上不要为难臣的双亲,臣什麽都答应。」一字一顿的说道,心中忿忿不平,却不敢当场发泄出来。

  淫蛇之缠33

  从没有想到皇上对自己做出这种事,若是往日,他一定会怒气冲冲的推开,可是现在他却没有底气。

  自己蒙受不白之冤,爹娘也尚在宫中,他不要做个不孝子!

  「朕什麽时候为难他们了?朕是说既然你都回来了,明日便将他们送回去。」燊放声大笑,好像他在说什麽笑话一般。

  他从到头尾就没想过要拿君不凡的双亲威胁他,当初他先到了京城听说君不凡的双亲在宫中,便潜入皇宫打算将人救出来,却发现皇帝暴毙在宫中。

  他不由的心生一计,幻化成皇帝的模样留在了皇宫中,等著君不凡找上门。

  「皇……」俊脸瞬间涨的通红,英眸中满是血丝。

  「不要忘了,是你自己叫热,朕只是为了帮你,才迫不得已……」将自己说的万般委屈,燊暗自偷笑。

  过了这些日子,君不凡已经同媚儿同化了,算起来,媚儿的发情期就是今日,不信君不凡不臣服於他。

  说来,他还从没有见到君不凡如此神采奕奕的模样,短短几日未见,眉宇间英气逼人,混身上下透著股清爽之气。

  「皇上,请不要开臣的玩笑。」扯了扯嘴角,想捡起地上的长裤,却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君爱卿,你这是怎麽了?」将他拖上龙床,大手有意无意的擦过他胸前的二点,燊一脸大惊小怪的模样。

  「臣只是乏力了,躺一会儿就好了。」不停的喘著气,他将头扭向另一边。

  「君爱卿,你的脸好红。」将手放在他的脸上,燊故作一脸惊奇的模样。

  「是吗?」他也感觉到不对劲,伸手摸了摸脸,果然烫的惊人。

  「这里也好红。」握住他的下身,燊笑的很暧昧。

  何里脸上和下身,君不凡的全身上下都像烤熟的虾子一般,红通通的,只要他一碰,便会发出淡淡的红色光芒。

  「我……我……」

  君不凡涨红了脸想要推开他,却晚了一步,修长的十指在笔直的茎干上来回轻抚,引得前端不断滴出透明的液体……

  「你这里都湿透了。」微薄的唇瓣邪邪翘起,燊舔了舔嘴角。

  「别胡说!」他低吼一声,恨不得挖个地洞将自己埋了,可事实上他却动弹不得,只能任由著燊乱摸。

  「朕可没乱说,不信你自己看。」

  话声刚落,他的双腿随即被用力拉开,被液体沾湿的後穴彻底暴露出来,一张一合的,仿佛在邀请他进入一般。

  不管进去多少次,内壁的颜色却没有变化,依然粉色如蜜。

  「放开我!」又羞又怒,他不顾一切的挥掌拍了过去。

  面对他的抗拒,燊不予理会,反而用手肘压住他,将沾满体液的手指探入他紧窒的後穴中,朝那一处突起用力的按了下去。

  「啊!」大叫一声,像被闪电击中一般,抖个不停。

  燊快速的封住了他的唇,舔吮著他的唇瓣的同时,侵入後穴中的手指也开始缓缓的移动,朝深处摸去。

  「唔……」君不凡轻皱眉头,却忍不住轻呻出声。

  淫蛇之缠34

  当燊的手指越来越快速的抽送时,他只能气喘吁吁的抓住燊的手臂,随著燊的频率摆动著身体。

  「想要吗?」燊突然停了下来,居高临下的望著他。

  君不凡缓缓张开双眼,英气逼人的眼眸显露出饥渴与迷惘,却令他看起来更加的诱人。

  燊的额头也渗出了些许的汗珠,充满欲望的神情让他俊美的令人屏息,让人抗拒不了他显露出来的妖异魅力。

  君不凡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只要看著燊的双眼,他就混身发热。

  「啊……我……」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不行了,他快要热死了──

  发情期是如此的难受,他也不想再抗拒,就算死也不是在这个时候!

  沈沦吧,堕落吧,他的身子已经污浊,恐怕蛇妖早已将漫天的淫欲注入他的体内,让他逃无可逃!

  燊低下头贪婪吮吸著他的乳尖,连著带著连蛇形小环也没有放过,也加快了手指在他紧窒的後穴中抽送……

  「啊哈……」

  「很舒服吧?别把我忘了。」

  燊飞快的褪去自己的衣衫,分开他修长的双腿,将自己早已蓄势待发的巨物抵在他湿润的後穴入口。

  「不,不要!」眼睁睁的看著巨物进入自己的体内,他一时无法接受,大吼出声。

  他想要反抗却太迟了,燊抬起腰用力的朝里顶去,蛇根瞬间整根没入他的体内,一点缝隙也没有留下。

  被温暖潮湿的内壁给包裹住,那种销魂的紧窒让他忍不住呻吟一声,退出了些许,又重重的顶入,不断的重复著这样的动作。

  君不凡紧咬著下唇,眉头轻皱,不住的喘著气,感受到燊在自己身体里那股奇异的熟悉感,他抬起头再度打量起燊。

  「总是说不要,到最後嚷著不要停的还是你。」停在他的体内没有动,燊将他的双腿拉起,环在了自己的腰上。

  「快……快出去……」不住的喘息著,出口的全都是呻吟声。

  不及细想,燊紧紧的扣住他的腰,在他的体内疯狂的冲刺著。

  燊的占有一次猛烈过一次,每一次都是那样的深入,彻底击溃了他所有的抵抗,令他不由自主的攀附著他,随著他的律动摆动著自己的身子。

  「不行了……」迷乱的意识令他只能忘情的大叫,再也无法思考任何的事情。

  燊的呼吸紊乱,动作越来越狂野,许久燊才发出低吼声,将滚烫的体液全都射在了他的体内……

  ******

  转眼已是四更天,燊依然有些意犹未尽,用力的顶了几下,方才撤身而出,紫红色的蛇根上沾满了白浊的液体。

  半靠在床上,炽热的目光落在君不凡赤裸的身体上,刀削似的脸颊微微发红,细细的汗珠布满他的额头。

  见他的肌肤微微冒汗,魂游天外的模样,燊的心神不由的一荡,下身的蛇根又硬了起来。

  将他压在身下,俊美的脸上勾起邪魅的笑意──

  淫蛇之缠35

  「怎麽办,怎麽要也要不够。」燊的声音沙哑,带著一抹激情的馀韵。

  不仅仅满足於身体上的契合,他想要的更多,不止要君不凡的笑,他还想要……

  如玉般透明的食指在君不凡的胸口画著圈,感受著君不凡温热的体温。

  好想剖开他的心,看看里面是否有自己的存在?

  「嗯……」在他的抚摸之下,君不凡的身体又开始发热,睁开英眸,迷茫的望著他。

  「又想要了?」明知故问,弹了弹君不凡胸前的果实,立刻听到了一道抽气声。

  「啊……」唇间半开,吐出的全是白蒙蒙的雾气。

  燊低头吻上他的唇,他也生涩的回应,燊索性将蛇信探进他口中,吮吸著他的舌尖,他也顺势缠了上来。

  「唔……」他半闭著双眼,轻声呻吟。

  燊的手沿著他的腰摸到了双腿之间,触手而及的坚挺让他不由的得意一笑,紧紧的握住根部撸动起来。

  这比在府洞之中有意思多了,就算君不凡想反抗,也会顾虑到他如今的身份,那副想动手却又不敢的模样,实在是太好玩了!

  「嗯……轻点……」君不凡轻吟著,并没有排斥他的碰触。

  「你的身子越来越淫荡了,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燊在他耳边轻声呢喃。

  燊的手抚摸著他肿胀的乳尖,并用手指拉扯著乳尖上的蛇形小环,略带些惩罚的意味。

  他就是要君不凡离不开他,居然敢骗桑带他逃跑,胆子倒是不小!

  「啊……」他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惹得燊心猿意马。

  燊低下头发狂地吸吮著那两颗饱满的乳尖,并用蛇信磨擦逗弄著,像个孩童一般,贪婪的吸吮著。

  「啊……不……」情欲被他完全挑起,半睁的英眸中满是欲望的火焰。

  他的双手紧抓著床栏,身子往後仰起,毫无赘肉的修长双腿毫无防备的张开,平坦的胸口也随著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

  抚摸著大腿内侧,燊将他的双腿拉开盘在自己的腰上,炽热的巨物顶在他早已被体液浸湿的後穴口轻轻磨擦著,并不急於进入。

  「要我进去吗?」顶入了半寸,头部便立刻被小穴紧紧包裹住。

  真是要命,这哪是在惩罚他,简直是在惩罚自己,刚进去就吸的这麽紧,叫他怎麽继续下去?

  「等……等一下……」君不凡瞪大了双眼,望著腿间的巨物,倒抽了一口冷气。

  什麽时候皇上的龙根变的这麽大,足足有他的二倍有馀,想起方才的那一场情事,难怪刚才涨的他难受……

  他本以为欲望纾解一次便足够了,如今却发现一次根本就不管用,这次的欲望似乎来的比上次更加猛烈。

  「还要等什麽?」燊脸色一冷,下身用力的往前顶了进去,瞬间整根没入。

  「不,不是……」被顶的两眼翻白,君不凡紧紧的抓住他的肩膀,才没有昏过去。

  君不凡感觉到巨物顶到了他体内的最深处,那种冰冷刺骨的感觉与蛇妖好像,可眨间功夫,冰冷又化为火焰,燃烧著他的意志──

  「啊……」他闷哼一声,留在他体内的浊液顺著腿侧流了出来,让燊的进出如入无人之境,一次比一次的更加深入。

  「叫啊,叫的越大声越好。」用力的在突起的那一处戳刺著,燊的眼眸闪烁著金色的光芒。

  只要将君不凡压在身下,强烈的征服感就会袭上心头,当听到君不凡连串的呻吟之後,欲望才能得到满足。

  「不……会被听到的……」喘息不止,他却倔强的咬紧牙根,不让自己叫出来。

  淫蛇之缠36

  「叫啊,叫的越大声越好。」用力的在突起的那一处戳刺著,燊的眼眸闪烁著金色的光芒。

  只要将君不凡压在身下,强烈的征服感就会袭上心头,当听到君不凡连串的呻吟之後,欲望才能得到满足。

  「不……会被听到的……」喘息不止,他却倔强的咬紧牙根,不让自己叫出来。

  被迫臣服於人下,已经是万不得已,若是被人知道他和皇上有了不可告人的关系,麻烦就大了。

  滚烫的泪水不断的往外涌,他的身子已经污浊,先是蛇妖,後是皇上,若不是念著洗刷冤屈,早在方才就撞墙自尽了。

  发现他的失神,燊不悦的抿起薄唇,用力的在他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痛……」感觉到血液在流失,瞳仁剧烈的收缩。

  「知道痛就好,这种时候还不专心。」舔吮著伤口上的鲜血,燊恶意的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牙印。

  突然,燊抽身而出,将他翻了个身,从後面将坚硬如铁的蛇根顶了进去。

  「唔……」他努力的吸著气,脑子里乱成一团麻。

  「很难受吗?」见他满头的大汗,燊抽出了些许,留在了外面。

  「不是……」艰难的回应了一声,身子不由自主的蠕动起来。

  不够,这样远远不够,他想要的更多……

  又麻又痒,体内像被无数只小虫啃咬一般,急需止痒,而唯一能帮到他的只有那可怕的巨物。

  尝试著扭动著腰,让巨物更加的深入,却适得其反,燊担心伤到他,又往外退了一些。

  「别……」低呻一声,他高高的抬起了臀。

  「早说嘛,我还以为你不想要。」摸著他的臀,燊邪肆一笑,用力的顶了进去。

  酥麻感刹那间传遍全身,在他体内的巨物变的更加坚硬粗大,将本来就紧窄的後穴撑得毫无空隙。

  和方才相同的奇怪感觉席卷而至,只觉得埋在体内的巨物寒冷似冰,却由随著抽动变的滚烫如铁……

  那种灼热的胀实感,使他全身起了阵阵痉挛,後穴也不由自主的吸吮起来,紧紧的含著巨物不肯放。

  燊扣著他柔韧的臀瓣,粗大的蛇根在後穴快速的戳著,大手抚在他胸前,揉搓著他早已肿胀挺立的乳尖。

  「啊……啊……唔……」破碎的呻吟声不断的从他的口中溢出,响彻整个宫殿。

  「对,就这样,叫的越大声越好。」压在他的身上肆无忌惮的弛骋著,燊也忍不住吼了出来。

  「不……啊……」激情的汗水顺著他赤裸的身体往下滴,打湿了整张龙床。

  「唔,夹的真紧。」感受到异样的紧窒,燊的脸上也浮上淡淡的红晕,情动不已。

  近似透明的大手从君不凡的小腹往下抚去,君不凡的身体难耐的扭动著,不知何时,下身又再度挺立了起来。

  燊的双手不紧不慢的揉抚过他的全身,腰下却没有停止抽插,只是频率变的缓慢了不少──

  君不凡星眸微闭,俊脸涨的通红,双手紧抓在床栏上,身子随著燊的动作前後摆动。

  「啊……」

  燊望著他一副飘飘欲仙的模样,心中不禁得意万分,加快身下的律动,不断的挑逗著他的欲望。

  「啊……不行了……」腰像要断掉一样,却停不下来。

  随著燊的疯狂抽送,他的小腹处传来阵阵酥麻感,如同火山喷发一般,向四肢蔓延。

  他的意识渐渐模糊,剩下的除了困还是困……

  筋疲力尽的他很想睡,可是身後的人却不让他睡,每当他垂下了眼角,燊便在他体内一阵横冲直撞。

  这一夜,很漫长,直到天蒙蒙亮,燊才意犹未尽的拥著他一起入眠。

  淫蛇之缠37

  清晨,君不凡从睡梦中悠悠醒来,浑身上下像被巨兽踩过一般,酸痛无比,特别是腰像要断了一样。

  胸口被重物压著,他不耐推了几下,压力依然,当他看清压在自己身上男子的模样,脸刷的一下全白了。

  「皇……皇上!」昨夜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上脑门,头痛得都快要炸开了。

  该死的,他和皇上居然做出这种事,叫他拿什麽面目去见皇上!

  「君爱卿,可好?」慵懒的趴在他的身上打了个哈欠,贪恋著他的温暖,燊并不想起来。

  其实他早就醒了,他们蛇族除了冬眠期以外,本就浅眠,只是君不凡的身子太过暖和,他抱著不想动罢了。

  「臣……臣……」张口结舌,他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这算是皇上早就对他另有所图,还是他自己欲火焚身勾引皇上?

  可是皇上後宫佳丽无数,皇子皇女也有十来位,平日里也没听说皇上有断袖之好,怎麽偏偏对他另眼相看?!

  依稀记得,很热很热,皇上曾对他做出一些不轨的举动,而他也没有反抗,甚至最後还迎合了……

  「君爱卿,你离京这些日子是不是发生了什麽事?朕本无意男欢,可见你昨天那副痛苦的模样,实在狠不下心看你受苦,只好……」燊皱起眉头,一副心痛不止的模样。

  「皇上,实在是一言难尽。」被这麽一提醒,他立刻想起了燊。

  难道昨夜的意乱情迷是蛇妖在他身上施了法术?

  还是说他吃了银环蛇留下了後遗症?

  不管是哪一种,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就算他想否认也於事无补,只能想办法弥补自己的过错。

  当他仔细想清楚之後,越来越觉得错在自己,自己惹祸上身还害了皇上,实在是有辱君家的颜面。

  「君爱卿,有话直说,朕一定会帮你。」拔弄著他黑亮的长发,燊的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畅。

  「其实……其实臣之前误食了一条淫蛇,所以昨夜才会……」他不知道如何解释蛇妖的事,说出来太过於骇人听闻。

  若不是真的发生了这种事,他也不会相信!

  「原来如此,难怪君爱卿对朕……」趁机将过错全都推到他的身上,燊一副很诧异的模样。

  「皇上现在明白臣的苦处,还请让臣起来,臣有罪。」浑身赤裸的躺在龙床上,还与皇上亲密相贴,这实在有违君臣之礼。

  而且,他也不知道会不会再度发情,若是忍不住欲望再起,那真的要以死谢罪了……

  「朕明白了,若是爱卿又……朕愿意帮忙。」

  「多谢皇上的好意,臣心领了。」虚汗直冒,君不凡一脸惭愧的低下头,捡起皱成一团的夜行衣,飞快的披在身上。

  「君爱卿,你这是要去哪里?」披衣下床,燊的脸色不太好看。

  才刚见面,就想走,就这麽不想见到他?

  还是说昨夜做的太过分了,他认出了自己?

  转念一想,应该不会,若是发现他的真实身份,君不凡恐怕早就逃之夭夭!

  「臣想去看看双亲。」僵直著身体站在门边,昨夜的情事透支了他太多体力,几欲昏厥。

  「慢著,朕陪你去。」看出他脸色不太好,燊上前扶了他一把。

  「臣不敢,皇上国事繁忙,不用再为臣费心。」想闪开,却被抓了个正著,俊逸的脸颊浮上一抹淡淡的红晕。

  心跳突然加快,这次进宫面圣,与以往大不相同,往日里皇上就算偶尔碰触到他,也不像如今这般让他无所适从。

  淫蛇之缠38

  「你都是朕的人了,朕为自己人费心是应该的。」拉住他的手,将他按在墙上,勾起他的下颚,与之对视。

  「皇上,请将昨夜的事忘了吧。」难堪的扭过头,垂下了眼角。

  他又不是皇上的後宫妃嫔,堂堂男儿志在四方,若不是出了叛徒之事,他宁愿待在战场,也不愿回到京城。

  「昨夜可是精彩绝伦,朕过的很开心,怎麽会忘?!」大手邪肆的在他的腰间滑动,尽挑他敏感的地方下手。

  真是无情,只不过才一夜便想甩开他,他都那麽卖力的取悦他,居然还是不要他!

  看来还要更加的努力,让君不凡迷恋上床第之事,至少他不在的时候,要想著他。

  「……」君不凡捂住嘴,阻止自己发出声音。

  见他情动,燊眉宇高挑,揿起衣袍的下摆,露出高挺的蛇根,正要剑及覆及,却被打断了。

  「皇上,冷将军求见。」又尖又细的叫声从门外传来,燊不悦的抬起头,瞪向殿门。

  「是他……」惊呼一声,君不凡瞪大了双眼。

  他还记得京中并没有一位姓冷的将军,来人除了是曾追杀过他的叛徒,不可能是别人。

  恨不得立刻冲出去将叛徒抓住绳之以法,可他现在副样子根本就没办法见人……

  「滚,谁也不见。」将蛇根顶在後穴的入口,便要强行往里顶。

  该死的,谁敢破坏他的好事,找死!

  「冷将军,冷将军,皇上……」殿外传来一阵喧哗声以及脚步声。

  「君爱卿,不要轻易妄动,朕自有主张。」捏了捏他僵硬的後背,燊在心中叹了口气。

  蛇目寒光四射,不用看就知道那位冷将军正在闯宫,屈屈一位将军胆子倒不小。

  想起前二日入宫来的情景,皇帝的暴毙或许和这位冷将军有关,君不凡曾和他说过叛徒之事,两者联系起来一想,不难猜出结果。

  看来这人族比他们蛇族还要更加复杂,不过君不凡倒是个另类,他说什麽,他就信什麽,所以他决定把这场游戏继续下去,太早结束就不好玩了。

  「遵旨,臣先告退了。」趁他不注意,君不凡推开了他,披上衣裳从窗口跃了出去。

  他这副衣衫不整的模样,也无法出去抓叛徒,而且皇上都已经发了话,他更是不能轻举妄动。

  这麽多天都等了,也不介意多等几天,皇上既然已经相信他,必会对叛徒有所防备,现在最重要的是去看望双亲,等回来後再和皇上商量大事。

  「哼,身手这麽敏捷,早知道就不放过你了。」怀中空荡荡的,怅然若失的燊低咒一声。

  ******

  傍晚时分,君不凡见过双亲之後,决定暂时还是将双亲留在宫中,相比之下,宫中比宫外安全许多,这样他也能专心对付叛徒。

  待他准备出宫之时,才发现太阳已经落了山,他心系皇上的安危,大步流星的朝上书房走去,却在御花园前停下了脚步。

  夕阳西下,园内的石亭中坐著一道明黄的身影,旁边站的那人再熟悉不过。

  他咬紧牙关,握紧双拳,告诫自己不要太冲动,以免坏了皇上的大事。

  「皇上,听说君不凡回京了。」说话的男子身材高大,眉宇轩昂,眼神中闪烁著异样的光芒。

  「哦,冷将军这话是何意?」对他的目光视而不见,燊抬起凤目睨著他。

  「皇上可要小心,君不凡狼子野心,这次回来有可能意图不轨,说不定会进宫刺杀您。」

  「冷将军真是忠心耿耿,乃我天朝难得的良将。」笑意并未到达眼底,燊端起面前的茶杯饮了一口。

  淫蛇之缠39

  「臣对皇上是忠心一片。」冷将军单膝跪在地上。

  「冷将军请起,对了,太後知道我们天朝出了冷将军这般难得的将才,凤颜大悦,想要见你。」燊伸手示意他平身。

  「臣惶恐。」

  「你先下去,过几日,朕会在宫中大宴,你也来吧。」好戏可在後头,敢动他的人,死一万次都不够。

  「谢皇上。」冷将军起身从右边退了出去。

  「君爱卿,出来吧。」早就知道他站在一旁,直到身边没有其他人,燊才叫他出来。

  「皇上,怎麽不把他拿下?」站在原地,君不凡脸色非常的难看。

  难道皇上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话,还是说皇上本就站在叛徒那一边的?

  「君爱卿有证据吗?你要朕用莫须有的罪名抓他进天牢?」将茶杯放在石桌上,敲了几下桌面。

  原来君不凡也有冲动的时候,在他面前却总是板著一张脸,好像他欠了他几万两银子一般,真是没意思。

  「没……臣不是这个意思……」他这才想起,除了自己和小马,其馀的人都死了,就算自己站出来,也无法证明姓冷的就是叛徒,说不定还会被倒打一耙。

  自责了一番,还是皇上英明,比他考虑的周全多了!

  「这不就结了,朕先稳住他,等他不耐烦了自会露出马脚,你不要走了,就留在宫中。」

  若不是为了君不凡,他才不想插手管人间之事,死了个皇帝没什麽,只是担心君不凡的希望破灭,万念俱灰之下,做出什麽傻事来……

  君不凡的倔强,他早就领教过,是外冷内热的性子,若是自己再像以前那般对他强取豪夺,恐怕只会离他越来越远。

  想到林中,他曾对桑露出过真心的笑颜,心中不由的一酸。

  「臣遵旨。」他不再反驳,事实证明皇上的话都是对的。

  「朕要沐浴了,君爱卿要不要一起来。」见他妥协,燊的心情愉悦,起身向浴池的方向走去,并向他发出了邀请。

  他本就有洁癖,见不得一点脏,那日暴怒之下,将自己的洞府毁去,事後便有些後悔,当初进入皇宫,有一部分的原因也是听说皇宫中有座百年的温泉。

  「臣不用了。」低下头,忽略掉身上的不适,俊脸微红。

  其实,早上走的匆忙,来不及清洗,现在身上还留有污迹……

  只是要和皇上共浴,实在是於礼不合,再说他现在这种情况,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要是再次扑向皇上,那他真的没脸见人了。

  「和朕客气什麽,来吧。」哪里不知道他心里所想,燊上前一步,拉著他的手便往前走。

  等他回过神来,人已经站到了雾气腾腾的沐池前,望著满池的热水,他也不再扭捏,不过还是穿著衣衫跳入水中。

  黑色的衣衫被水打的透湿,呈半透明状紧贴在他的身上,露出了他姣好的身形。

  「君爱卿沐浴也不脱衣吗?」慵懒的靠在池边,欣赏著君不凡被温水打湿的诱人躯体,燊惬意极了。

  有的吃又有的看,再加上君不凡温驯的像只猫,他觉得有生以来过的最愉快的便是昨日和今日。

  「不了,臣就这麽洗。」离他有数尺远,君不凡草草的清洗著身体。

  「君爱卿,朕累了,你过来给朕搓背。」不怀好意的笑了,散发著幽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