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维尔,你别吓我们,好好的怎么突然说出这么不吉利的话来。”二女唬了一跳,抱着我的手都有些发抖了,可见她们内心的震撼。

  “我也不想说这种煞风景的话,但是我真的很担心你们怀着那种心情,难保不会做出傻事来。”我神色平静的说道:“与其亡羊补牢,不如未雨绸缪。”

  伊莎贝拉和克劳迪娅神色严肃地互相看了一眼,心意相通地异口同声说道:“维尔,你放心,我们发誓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决不做出你担心的傻事来。”

  我满意地点点头道:“这我就放心了,找机会把这话跟其他姐妹也说说吧。说实话,我的心其实是很脆弱的,我可承受不起任何打击。”

  克劳迪娅吻着我,柔声说道:“我们知道,我们会告诉姐妹们,我们每一个人都会为你好好保重自己的,不管在什么时候。”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姐妹是我的软肋啊,我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却很怕你们姐妹出点什么事。”二女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拥着我,一时之间,室内陷入了沉默。半晌之后,还是由克劳迪娅打破了沉默:“维尔,要不要我们再陪陪你。”

  我摇摇头道:“不用了,我搂着你们说会话就行了。”说着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克劳迪娅,叹道:“迪娅姐,你真是越来越美啦,现在只有娜娜可以跟你一比啦。”

  “人家哪能跟娜娜姐比啊,她毕竟是经过「紫金玉兰」改造过体质,绝非我们能比得上的。”克劳迪娅羞笑着说道:“你还不知道呢,艾米和黛丽、茱迪偷偷还问过我,到底你使了什么魔法,让我变得如此漂亮,你说让我怎么说啊。”

  伊莎贝拉接口笑道:“这有什么不好说的,你就告诉她们,都是因为它——”伊莎贝拉指的是我仍然挺着的玉茎,克劳迪娅羞涩地捶了伊莎贝拉一下道:“又胡说八道,如果是因为它,维尔在姐姐身上花的时间更多,怎么姐姐变化没有这么明显呢?”

  “这就问小色鬼了,一定是他出工不出力。”伊莎贝拉笑着说道,居然将矛头指向了我,我伸手在她的俏臀上大力拍了一记道:“越说越离谱了,我什么时候没有喂饱你这张小馋嘴啦?”伊莎贝拉被打得「哎哟」叫了一声,自己也觉得好笑,伏在我身上嗤嗤娇笑不已。

  ※※※※※※※※※※※※※※※※※※※※※※※※※※※※※※※※※※※※※※上午的时间,在和克劳迪娅、伊莎贝拉的厮混中很快就过去了,吃过午饭之后,我就带着克劳迪娅和伊莎贝拉来到了学院,想到有一段时间没有见丹特院长了,所以我带着伊莎贝拉和克劳迪娅去了院长办公室。刚一进院长办公室,丹特院长就大惊小怪地叫了起来:“哎哟哟,我的大忙人,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这糟老头子,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伊莎贝拉和克劳迪娅听丹特院长说得有趣,捂着嘴咕咕娇笑不已。

  “爷爷,瞧你说的,不过就几天没来看你,你也不用这样酸溜溜的吧?”我苦着脸说道。

  “你这小子,回头再跟你算帐。”丹特院长笑呵呵地说道,然后望着伊莎贝拉道:“你是海伦的母亲吧,我老头子可是早就想亲眼目睹你这巾帼英雄的风采,今天总算如愿了。”

  伊莎贝拉有些不好意思道:“院长过奖了,我这点贱名哪能跟您「大魔导师」的威名相比。”

  丹特院长哈哈一笑道:“你也别谦虚了,我代表学院欢迎你成为学院的客座导师,我想学院的学生一定也会非常欢迎你当他们的导师的。”说着他又望向克劳迪娅道:“你是茱迪的母亲吧?”

  “是的,丹特院长,我是茱迪的母亲克劳迪娅。”克劳迪娅有些拘谨地答道。

  丹特院长哈哈一笑道:“不用这么客套了,说来我们还是一家人呢。”伊莎贝拉和克劳迪娅的俏脸都是一红,有些不好意思,丹特院长是人老成精,哪里会不明白其中的蹊跷,朝我暧昧地笑了笑。我视若未见地问道:“对了,爷爷,最近怎么样啊,一切都还顺利吗?”

  丹特院长没好气地道:“你小子什么事情都不管,好像学院跟你没关似的,现在还好意思问?”

  我有些忿忿地说道:“那是我上了你的当,你说我又劳神又破财,我又得到了什么好处?哼,你还对我不满意、横挑鼻子竖挑眼,我还不想要这劳什子呢?”我指的是带着我小拇指上的红色戒指,那是「天星魔武学院」院长继承人的信物。

  丹特院长连忙换了一副嘴脸,嘻笑着说道:“小子,我不过随便说说,你不用这么大反应吧?话说回来,你得到的好处也不少噢,要不然你哪能骗到我的宝贝孙女,还有梦盈、安菲雅导师她们,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噢。”克劳迪娅和伊莎贝拉是知道这些事的,两人笑嘻嘻地看着我们一老一小逗嘴。

  说笑过后,丹特院长正色道:“一切事情都有条不紊地按计划进行着,可以说这段时间是我当院长以来最为舒坦的一段日子,我不用再为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整天忧心忡忡了,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对学院的未来进行规划,我相信「天星魔武学院」有一天会成为青龙大陆、乃至整个玄幻大陆上最著名的魔武学院的。虽然我不知道我能不能亲眼看到那一天的到来,但是我相信维尔你一定能看到的。”

  “爷爷,你未免太悲观了一点吧,你现在才不过六十出头呃。”我微微皱了皱眉说道。

  丹特院长笑着摇了摇头道:“生生死死,是谁也无法抗拒的,而且说不定哪一天就突然降临到你身上。没事的时候我就会想到拉曼院长,我们两个可以说是因为惺惺相惜才成为朋友的,没想到他却去的这么早。”

  “爷爷,不要再说这种伤感的话了吧,我的心可是很脆弱的。”我半开玩笑地说道。

  丹特院长微微一笑道:“好了,不说了。不过维尔,我求你件事。”

  “爷爷,有什么事情你就吩咐吧,跟我还用得着客气嘛。”我笑着说道。

  丹特院长沉吟着说道:“是这样的,如果有一天你有机会到兰风帝国的话,我希望你能打听一下拉曼的真正死因。哦,对了,拉曼除了有一些弟子外,还有一个孙女在世上,我猜她跟雅兰应该差不多年纪吧,如果能找到她的话,也许能够知道更多有关拉曼的事情。”

  “原来是这件事情啊,如果有这种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弄明白的。”我点头说道:“说实在的,没有能亲眼见一见这位与爷爷齐名的「大魔导师」,我还真是有些遗憾啊。”

  “你这小子只对姑娘感兴趣,拉曼跟我一样是个老头子,你有什么好遗憾的?”丹特院长嘻笑着说道,伊莎贝拉和克劳迪娅闻言都娇笑了起来。我看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于是说道:“爷爷,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