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都过去了(1/2)

加入书签

  rose无比痛苦的一闭眼,两行泪珠滚落,心中无比纠结,我该不该告诉晓春有关他的事情啊?他是我所有男人当中唯一一个对我无所求的男人,也是和我相处时间最短,快乐最多的男人。""

  他是彻底的解脱了,而我呢?我却又一次的在选择之中败下阵来。

  我得把他告诉晓春,既然都开了头,那我就不想保留,早晚是要说的。我必须得让晓春对我死心……必须得让晓春对我厌恶,彻底的把我忘掉。

  rose决心已下,冷冷说道:“他……他就是一颗流星,刚刚点亮我的生命就陨落了。他和我一样,也是一俱空壳。他教我飙车、探险、玩各种极限游戏以填充我们那空虚的灵魂。可我们的缘分……太浅了……我们的缘分太短了。他飙车出了车祸就……再也没回来……他是真的解脱了。”

  我也想解脱啊!rose在心中苦苦哀嚎,像我这样的龌龊人生还有什么意义,真不如一死百了,昏昏噩噩的活着,不但自己痛苦,而且还牵累父母担惊受怕,我真是该死啊。

  晓春面无表情,目光呆滞,脑袋痛得要炸开一样。

  rose瞥了一眼呆若木鸡的晓春,冷笑着喃喃道:“他走后我也不想活了,生活对我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我也想解脱,想找一个没人认识我……知道我……找得到我的地方去了结残生。”

  rose低头看着发蒙的晓春苦笑,怎么样?我的小男人,听了我的故事还想和我在一起吗?想和我结婚吗?还想和我有孩子吗?不可能的,都过去了,谁都不会和我这种肮脏的女人结合的,何况是晓春。

  晓春神情恍惚,哑口无言,如万蚁噬肤般颤抖着……挣扎着……反抗着……

  “不可能的……不可能……不可能……”晓春讷讷摇晃着脑袋,好似要把rose的话统统从自己的脑袋中甩掉,又好似在一遍一遍的否认rose所说的一切。""

  rose双手捂住苍白的脸颊,几秒钟后抬起头,继续讲述自己的遭遇,“一个雨夜,我……我驾着车漫无目地的狂逃,好似有一个肮脏的恶魔在追赶着我,吞噬着我……我简直就是疯了。真的疯了……我拼命的逃,拼命的跑,真的想一下就甩掉我那丑陋、恶心的一生。”

  那个时候我是真的疯了,简直就是不管不顾的想一死了之。人要是活到我那个份上也就离死亡不远了。rose至今还记得那个雨夜的滂沱大雨好大啊!我开着车都看不清方向,分不清南北,车子像飞起来似的,我是真的在心里高兴自己就快解脱了。

  老天太眷顾我这可怜的女人了!老天又给了我重新做一回女人的权利,可我……可我却得不到一个女人所应该拥有的一切了。

  晓春低着头,躲避开rose发疯的眸子,rose激动过度而红唇不断抽噎起来,

  “天亮了,我开到山顶……闭上眼……任车向山下冲去……冲去。”rose痛苦的冷笑,“哼……老天不让我死,不让我死啊……一块凸出的山石挡住了我的车。是你家老头子救了我,把我从快要燃烧的车上托了下来,报了警。并在医院里陪了我两天……老头子一直到我脱离危险苏醒过来,他就那么始终在陪伴着我……照顾着我这个陌生人,他是一个好人!我这辈子遇到的最好的人!”

  晓春目光散乱,如五雷轰顶般呓语:“结束了……结束了……都过去了,过去了……”

  “第三天,我爸妈和亲戚从省城

  老天为什么要救我,老头子又为什么要救我啊?你们救了我……为什么又要剥夺一个女人做母亲的权利啊?rose的心都要被撕碎了,我要是怀了晓春的宝宝,我……我就不至于……离开晓春了……

  晓春脑中一片空白,木讷的站起身,像丢了魂似的向门外走,都过去了。

  rose望着晓春离去的背影,泪水模糊了双眼,亲爱的……对不起……亲爱的,亲爱的……对…不…起…啊……她扑倒在沙发里痛哭起来。

  方汉年仰坐在办公桌后面,神情严峻。我得把rose要和晓春分手的事情告诉姐姐。下午看到rose开车出去后他就一直担心不已,rose是去和晓春摊牌去了,她不会有事吧?他很担心rose的精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