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情窦初开(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谢谢透明胶带、13714191400、晓661401、是123、aa、lingling125、g13399095355、oneowo、jiahuachen、qquser6542738、ffi、逐梦人生22、痴柔、kary花花、13952000386等人投出的可爱月票~

  ------题外话------

  想到这里,浅浅到嘴的话顿了下,换而说道:“没事,我听阿三说你跑医馆来了,怕你还在纠结蓝姑娘的事,就来看看!”

  若是真真喜欢他,也能嫁他,倒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远远的,能看到他干净修长的十指以及嘴角温柔清浅的微笑,她记得和古小大夫打过的几次交道的经历,古小大夫是一个十分温暖的人。

  浅浅张了张嘴,想要问真真是不是动了,可抬眼自真真肩上望了过去,就见古小大夫正低头在配药。

  真真左右看了两眼,这才小步的跑到浅浅的面前,一脸笑容像被渡了一层光芒似的,开心的问道:“姐,你怎么来了,可是有什么事?”

  她看着真真,轻笑说:“过来。”

  想到这里,浅浅心很复杂,甚至有些失落。

  浅浅惊奇的现,真真嘴里虽然开心的叫着她,但是脚步却是一下没挪的跟在古小大夫的身边,若是换了以前,真真应该是早就兴冲冲的跑到了她的面前。

  真真抬眼左右看了两眼,看到浅浅眼神一亮,大喜道:“姐……”

  “真真?”浅浅站在医馆门口,不敢置信的叫出她的名字。

  紧跟着他身后出来的人正是好几日未见的真真,只见她仰着小脸,一脸娇羞与爱慕,浅浅当即怔了下,不明白这才几日未见,她单纯不识爱的妹妹脸上,怎么就浮现了这种神。

  浅浅正准备上前问大夫,这几日可有见过浅浅时,就看到内室的帘子打开,一张干净清雅的面容露了出来,颊上还染了几分无可奈何的浅笑。

  医馆这会儿倒是没有人,就一个坐馆的大夫抱着一本书正看着,里面空空如也一目了然。

  浅浅越想越坐不住了,也没有和阿三她们多聊,拉着穆清两人就到了古家医馆。

  她倒是记得古小大夫的样子,模样出众,气质干净,浑身一股药香味,是一个容易引起小姑娘注意的少年。

  但是真真也不是没见过古小大夫,要犯花痴不是早就该犯了吗?

  浅浅一脸古怪,心中有种不好的感觉,突然扯到了古小大夫,而且还每天笑得像朵花一样,怎么越听越像犯花痴的女子?

  “古小大夫?怎么提到了他?”

  阿三耸耸肩道:“应该说是古家医馆,真姐姐说过古小大夫的医术很好。”

  浅浅决定不再胡猜,还不如直接去看看好,便问道:“好了,知道了,我去看看!她跑的是什么医馆,你们知道吗?”

  若是这样的话,就定然不是为了蓝冉莹的事,她每次提起蓝冉莹,哪一次不是横眉冷对的样子,什么时候给过一个笑脸。

  浅浅抽了抽嘴角,不敢置信的扬了扬眉,笑得像朵花儿一样?

  小曦凑近,神经兮兮的说道:“是啊!而且真姐姐这几天笑得像朵花一样,天一亮就跑到医馆里去了,天快黑了才会回来。”

  她前几天忙,见真真也没闹出什么事,她就将真真的事忘到了脑后,这会儿听阿三说她天天往医馆跑,这才提起了心。

  浅浅怔了怔,难道真真还在纠结蓝冉莹的事吗?

  “跑医馆?”

  阿三翘着嘴说:“真姐姐在天天跑到医馆里去,也不和我们玩了,也不教我们刺绣了,真是没劲。”

  浅浅眯了眯眼,询问阿三,“你真姐姐去了哪里?”

  育幼院里,孩子们都在学习,唯独不见真真。

  反正这种事,传开就传开了,浅浅也是不在乎的,照样跑了一圈庄子,看了下暂时被当成工人使唤的未来护卫,以及去了趟育幼院看了下孩子。

  由于西顺村的田地也有唐家的,这次签合同也是一起签了,因此,家的事也就没有瞒住,直接传开了。

  待她好不容易打算找点活干,去看看被养在庄子上,阿大买来的奴才时,这才现,她成大地主的消息,已经传得街知巷闻了。

  浅浅身上的担子轻了,在家里也舒服的窝了两日,打算年后再找铺子开米行,因此,她一时倒是闲得很,尽在家里折腾她的酒。

  两边分开办事,收租子和签合同,跑上跑下这么多户人家,在两天之内竟然也全部漂亮的处理完了。

  虽然有佃户会问浅浅昨日为什么没有来,但是她一说是收租子耽误了,佃户倒也没有说什么,都清楚明白收租子是多费时间的事。

  光签约不管收租子的事,再加上又是用的马车,行程快了许多。

  更何况子衍和阿大不同,阿大有朝一日可能会飞走,可是子衍,浅浅是一门心思的将她当成自己的大将在培养,自然要让他了解她的全部产业。

  虽然说这千亩地是她家的产业,但浅浅就没有把育幼院和她的事分开过,让子衍同行,他也能清楚这千亩地是哪千亩,这些佃户是哪些人家,以后穆清若是有别的事要处理时,也不至于一时找不到人手一下。”

  穆清突然翻过身,浅浅一双小手正好按在他坚硬的胸肌上。

  浅浅也想穆清陪着,但是收租子的事,本来就只请了两个人,她爹都要干活,难道她还把强而有力的穆清拉走,留下老父在这里干活么。

  穆清没有什么意思,不过却是担忧的说:“你一个人去找他们签约吗?”

  说好了今天,但是今天却没有露面,她感觉有些而无信了,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开端,便不想再拖了。

  “我们明天要不要分开啊?你去收租子,我去找千亩田的佃户签合同?”

  浅浅跪在穆清的身边,一双小手有力的给他纾解着身上的紧绷,小嘴里也是不停的说着话。

  穆清舒服的趴在床上,享受着浅浅的关怀。

  子衍带着工人都住在西厢房里,后院里倒是一派静谧,今日跑上跑下一天,倒到床上,浅浅难得没有折腾穆清,反倒是极为贤惠的给他按摩了一番。

  之前他们一家人在庄上住了一晚,当时就已经各人选好了房间,永福也是洗梳了就直接回了他的房间。

  浅浅让刘老给邵正安排了一间客房,她和穆清便回房休息了。

  邵正拍拍黄觉的胳膊,也不再耽误,快步走了出去,牵起老陈家的牛车又马不停蹄的往西顺村赶路。

  “诶,我省得!”

  黄觉见邵正这样说,也没有坚持,就说:“多谢啦!你自己在路上,当心一些,夜路就走慢一些。”

  邵正忙拦下说:“别,家好说话,我们也不能太过了不是,这大晚上我们俩都回去了,不说累着牛跑来跑去,我们明天自己也没精神,会影响我们干活的,而且一早要过来,回去又睡不了两个时辰,你家里我会去替你说一声的。”

  黄觉忙跟了上去,也是对他一番叮嘱,便仍然不放心的说:“不然我和你一起回去好了。”

  “好!”邵正一一应下,起身就要出去。

  浅浅一听正好,便说:“也行,你赶夜路就当心一些,然后向我娘说一声,我们今晚就住在庄子里了,还有陈叔家里,就说牛车多租用两日,到时候给付租金。”

  晚上回到庄子的时候,由于时间太晚了,浅浅他们就在庄子里歇下的,但是邵正担心家里的妻小会担心,便想回去一趟,明早再赶早过来。

  倒是浅浅,合同抄了厚厚一叠出来,算着这张数,只怕暂时够他们用的了。

  一天折腾下来,租子也没有收完,还只收到了一小半,这跑来跑去,都折腾在路上了,毕竟只有三辆牛车。

  中午叫厨娘随意做了几道菜,浅浅他们吃完又继续去收租子了,由于是第一次,浅浅也跟着跑前跑后。

  因此,永福在给不了浅浅帮助的时候,他也不会想着去扯她的后腿。

  光说她出门一趟,带回来一车药就能挣二千两,可不是谁都做得到的,至少换了他,他就不行。

  经过这么多事,他也看得出来,浅浅每次做事,虽然说做就做,但却都是有十足的把握,至少至今她的投资还没有失败过。

  永福好笑的摇摇,倒也不阻止浅浅。

  浅浅露齿一笑说:“爹啊!你什么时候看到有商人只做一种生意的,那种大商户,哪一家不是门下有几种生意啊!这互相之间又不影响,不是吗?”

  为了她这事,他们一家人还特意跑到了姜家去,记忆太过深刻,永福可是忘不掉。

  永福在一边哭笑不得的说:“我这孩子,怎么一会儿一个样,说风就是雨,前几天你不都还在兴致勃勃的酿酒,说要开酒肆吗?”

  浅浅电光火石之间就分析了利弊,当即便说:“你这主意不错,很好,很好!我们就开米铺。”

  米是自家的,就是换了一个地方摆,有人买,他们就卖,卖不出去也没有关系,反正买下的铺子不会亏,米也不会亏。

  但是米铺就不一样了,一本万利的事,不过就是买下一个门面。

  她一直还没有找准要做什么生意,这些日子虽然在捣鼓酒,想开间酒肆,但心里却也是没有底的,怕她酿出来的葡萄酒梅子酒这些并不适合这里的人的口味。

  邱子衍一句调笑的话,浅浅还真的觉得不错。

  邱子衍打趣的说:“之前还不知道要做什么生意,如今倒是好了,反正这些粮食也多,不如就直接开间米铺好了,说不定照你这样的速度展下去,以后能开魏国最大的米行。”

  浅浅拱手道:“就承你贵了!”

  “倒也不用,庄子已经设计好了,再改动就有些麻烦了,而且工人已经施工了,不如就在庄子的后面多建几个大粮仓,我觉得以浅浅你这种势头,往后肯定还会展到上万亩你良田。”子衍说到后面,他自己倒是先乐了起来。

  今年倒好,百亩地的收成,可是到了明年,可是千亩地的收成,这么多的粮食,可不能胡乱堆在院里。

  浅浅嗔了眼,笑说:“哪里有你说得这么夸张,不过这庄子还得扩建一下,建一个大一些的粮仓。”

  浅浅轻轻一笑,不甚在意的口吻说了她昨日办的大事,把子衍吓了一跳说:“你可真是不呜则己,一呜惊人啊!”

  子衍回过神来,笑说:“也就你这样的地主,其他的地主恨不得早早就收了,就怕佃户拖欠。”

  浅浅笑着解释说:“不是买的,这是我收的租子,我不是有百亩田吗?之前一直忙也没有去收租子,今日才想着去。”

  浅浅还没有和子衍他们碰面,他们并不清楚浅浅已经买下唐家千亩良田的事,所以子衍看到浅浅拖了三牛车粮食来,还以为她是买的。

  “怎么买了这么多粮食?”

  山庄里,浅浅他们没有打一声招呼就过来了,也没有特意准备他们的午膳,不过子衍带了工人在这里开工,倒是不差人手。

  她心里估摸这一日怕是忙不完了,说不定还要折腾上几日,只盼着今日能把百亩地的租子都收齐就好。

  看时辰差不多了,浅浅便说:“先回山庄,把粮食都送过去,在山庄用了中膳下午再继续。”

  一个上午,挨家挨户的收租子倒也十分的顺利,三辆牛车已经被堆得满满,也就浅浅他们的车上还空闲一些。

  对于穆清这种强大的自信,这种神一样的逻辑,浅浅细想了一下,觉得他说得也没有错。

  她竟然被穆清说倒了,根本找不到一句反驳的话。

  浅浅怔怔的看着穆清,一时嘴巴张了张,半晌才道:“你说得好有道理。”

  呃……

  穆清不明所以的看着浅浅,狐疑的说:“他比我差,你又不是蠢的,怎么可能为了他而舍弃我,我为什么要吃他的醋?”

  她嘟高了唇说:“就是有,你别不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