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章小小交锋(1/2)

加入书签

  就在乞愿节后的第二天,李明昊来到京兆府鸣冤,声称自己的父亲李树杰一直都在靖州任官,从来没有离开京城,更不曾为他定下任何亲事。[]他带来了父亲的画像,以及李府的家人,请温府的人当场指证,确定先前声称是李树杰之人并非真正的李树杰,而是冒名顶替,请求京兆府还他父亲清名。

  这件事自然又唤醒了人们关于先前温府婚事的记忆,一时间又在热议。

  而在确定这点之后,温阁老为人耿介,也坦诚王家小姐的事情是温府所安排,因为怀疑假李树杰的身份,但是因为靖州遥远,一时拿不到证据,假李树杰又咄咄逼人,煽动群众闹事,意图不轨,他不得已只能使出这招缓兵之计。如今李明昊在此,证明了先前的李树杰的确是假的,真相已经大白。而这段时间,温阁老也查证李树杰的为人,认为他行为端方,才智出众,完全是凭借自己的能力步步高升,并无任何违反律法的行为,特此澄清,并为此事向李明昊及其父亲道歉。

  对此,李明昊微笑接受,反而称赞温阁老机敏睿智,不曾为歹人所欺。

  证明先前的李树杰是假的,澄清了真正李树杰的清白,温府和李明昊双方和平落幕。

  消息传出后,京城人士纷纷称赞温阁老机敏练达,看破假李树杰的身份,巧计拖延直到真相大白;同时也对李明昊及其父亲的通情达理表示赞赏,一时间,原本已经沉寂的事件又再度被翻了出来,热议纷纷。

  对于这个结果,京兆府有喜有悲。

  喜的是,先前以为假李树杰是朝廷命官,失踪乃至可能被害,却迟迟找不到凶手,甚至连尸体都没找到,无能这个帽子是跑不掉了,现在证明这个李树杰是假的,心头总轻松了许多;悲的是,先前的李树杰虽然是假的,但是堂堂京城,竟然有人敢冒充朝廷命官骗婚,而且骗到了当朝阁老的头上,同样影响极坏,皇帝严令详查此案,定要让此事水落石出,京兆尹仍然一个头两个大。

  不过,倒也有明眼人,想想假李树杰骗婚的时间,种种反常的行为,也隐约猜到了真相,暗笑李阁老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但没能借此抹黑温阁老,反而令他声誉更上一层楼,稳稳坐上了首辅的位置。

  这些议论自然也传到了元歌耳中,她只是一笑置之。

  在裴府的时光安逸闲适,但裴元歌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太后仍然想要掌控利用她,皇后仍然对她恨之入骨,若不能扳倒这两个人,连带她们身后的庞然大物叶氏,她可能永远都过不上安稳的日子。不过,经过她之前的种种铺垫设计,太后和皇后之间的关系已经僵硬而紧张,而她则是激化两人矛盾的最佳人选,皇帝也不会错失这样的机会,让她长久离宫,给太后和皇后缓冲冷却的机会。

  果然,这天太后的懿旨到了裴府,而传旨的人则是赵林。

  “太后有旨,刑部尚裴诸城任职勤勉,功在社稷,听闻其如今大病初愈,特赏赐千年人参两根,天山雪莲四朵……。”后面是一堆补身的药材。最后赵林将懿旨一合,笑着道,“太后娘娘吩咐了,如果裴四小姐要谢恩的话,可以直接随奴才入宫,这些日子不见,太后娘娘对裴四小姐十分思念。”

  听了这话,众人就都知道,赏赐东西是假,太后真正的目的还是在于宣召裴元歌入宫。

  裴诸城和舒雪玉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看起来太后对歌儿竟是志在必得,半刻都不肯放松,裴诸城身体才好些,她就命人来宣旨,又想让歌儿入宫。但先前裴诸城“病重”,歌儿要侍疾,还有借口推搪,如今他已经“病愈”,太后又这样说话,再不入宫就有藐视太后,欺辱皇室之嫌。

  裴元歌心里更明白,来宣纸的人是赵林,就意味着这也是皇帝的意思。

  “多谢太后垂爱,小女数日不见太后,心中也十分思念,还好家父已经痊愈,小女也能够抽身,正巧借谢恩的机会看看太后。”该来的躲不过,再说,裴元歌也没有躲避的意思,她更喜欢迎难而上,因此笑盈盈地道,“有劳赵公公走这遭了,请到偏厅用些茶点,小女稍候即来。”

  赵林不敢在裴元歌跟前拿大,忙躬身道:“裴四小姐请便,咱家不急。”

  既然皇上派赵林来,那应该就意味着,太后和皇后的关系已经冲突到了顶峰,随时都可能爆发,所以才命她入宫来做这条导火索,因此丝毫没有掉以轻心,在更衣的同时做好了各种准备,并让紫苑随她同去。不知道这次入宫会面对什么样的漩涡,紫苑懂医懂药,也许能够帮上大忙。

  当她准备妥当,带着紫苑来到偏厅时,却在门口遇到了舒雪玉。

  一向素雅的舒雪玉现在却换了正红色的品级大妆,凤冠霞帔,隆盛异常,正是入宫的正装打扮。看到裴元歌有些怔楞的模样,舒雪玉微微一笑,摸着她的头道:“傻孩子,再怎么说我也是裴夫人,太后赏赐老爷这许多贵重药材,我这个裴夫人的入宫谢恩是天经地义,符合礼法规矩的,哪有让你一个女儿家单独入宫谢恩的道理?”

  裴元歌明白她的心思,心中一阵感动。

  母亲显然是怕太后借谢恩的名义让她入宫,然后趁机就留她在宫中住下,所以便要借谢恩的名义陪同她一道入宫,想办法拦阻太后,竭力能带她一道回来,避免又在宫中长留。

  虽然感激她的好意,但裴元歌却也知道,宫中的事情纷繁变化,诡谲难测,不是母亲能够应付得来的,如果太后要留她的话,母亲只怕也没办法。更重要的是,如果母亲跟着她进宫,也被卷入这场争斗,那绝不是她想看到的,再说,皇后和太后的事情早晚要解决,如果必要的话,她反而必须要留在宫里。

  但是,这些却不能跟母亲明说。

  “母亲,女儿明白您对我好,可是,皇宫是非多,您还是不要去了!”裴元歌软语央求着道。

  舒雪玉摇摇头,坚持道:“就是因为皇宫是非多,我才要陪你一起去。瞧你上次入宫一趟,至少瘦了一圈,这次太后说不定会直接留你,有些话你不好说,但是我这个做母亲可以替你开口。无论如何也要去试试,再说,我也的确不放心你这个孩子!”

  裴元歌无奈地紧皱眉头,思索着要如何说服舒雪玉。

  就在这时,赵林已经出来,看到舒雪玉正装打扮,他在宫中许久,心思通透,看着两人的神色就猜出大概,笑着道:“裴夫人也要和裴四小姐一道入宫谢恩吗?”

  “正是。”舒雪玉以为赵林是太后的人,神色端庄地道,“赵公公,我身为裴夫人,太后如此厚爱裴府,我当然要入宫谢恩。再说,这种事情本就该我出面,哪有让元歌一个女孩家入宫谢恩的道理,裴府又不是没有女主人。赵公公久在宫中,事理通透,您说我说得对吗?”

  赵林察言观色,知道这位裴夫人脾气多半执拗,再说她也言之成理,稍加思索便笑道:“裴夫人说的是,既然如此,您和裴四小姐就一道入宫吧!”裴夫人说得合情合理,他也无法辩驳,拦阻不许她入宫,反而有碍太后声誉,既然如此,索性让她前去,让太后来应对好了,也怪罪不到他的头上。

  裴元歌还想着赵林或许能拦阻舒雪玉一二,虽知道他这么痛快地就答应了。

  这样一来,舒雪玉更加坚持,连话都没有多说一句,已经转头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裴元歌忙追了上去,扭头见赵林故意落在后面,知道他是腾出空间让她们母女说话,便压低声音道:“母亲,您要跟我一道入宫可以,但是,您要答应我,到时候看我的眼色行事,如果我跟您摇头,不管您想说什么,想做什么,都要按捺住。宫里的事情比府里要复杂百倍,我不希望母亲您有什么意外。”

  “你放心吧!”看到裴元歌担忧的眼神,舒雪玉心中涌起一股说不出

章节目录